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飞行课——8【柯王子】(设定沿用哈利波特以及神奇动物在哪里)

CJ火星:

米娜桑,情人节快乐!特献上万字(流水帐)更新!

既然知道被人惦记了,遮遮掩掩也就没必要了。杰克一路闲庭信步踱回宿舍,利落的收拾好剩余几个坩埚里的魔药。推桌落座,魔杖轻点,卷好的羊皮纸在桌面舒展开全身,杰克才写了个标题“论吐真剂的实用性与副作用”就写不下去了,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他脑子里轮番折腾,捉老鼠,准姐夫,飞行课,期末考。后面两个问题基本结局已定,先丢在一边。碍眼的格兰芬多不足挂齿,摆在面前的问题才是最需要解决的。

 

直到晚饭前杰克都窝在沙发里看书,乔瑟夫回宿舍喊他吃饭的时候,他和颜悦色的对人家招招手:“乔瑟夫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见鬼了,乔瑟莫名的后背发凉,手抓住门把准备夺而逃,杰克懒懒的喊了一嗓子“固若金汤”。

“你,你,你又想干嘛?”乔瑟夫帖墙而立,后背与墙之间连张纸都插不进。杰克右手撑着腮帮子,左手手指弹钢琴般上下起伏,装满乳白色液体的试管在指间穿梭跃动。

“知道这管子里是什么吗?”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啧,我好不容易才熬好的呢!就不能配合一下我嘛。”杰克用中指和食指夹住了滚个不停的试管,挥袍起身走到乔瑟夫面前,“这应该算是吐真剂的加强版,我把它称为吐念剂。要不要来一口呢?”

 

“该死的,杰克,如果这是什么恶劣的玩笑,那么我告诉你这一点也不好笑!如果你在说真的,那我也要说你可不像那些觊觎别人隐私的无耻之徒。”人有些瑟缩,乔瑟夫的声音却是坚定有力。

“没错,我对你那点卑劣的小心思一点也不感兴趣,我只是不想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杰克回以一个欠揍的微笑。

“杰克•本杰明,从你二年级借我扫帚参加魁地奇选拔开始,我就一直把你当朋友!你以为是个人我都愿意倒贴帮他保养扫帚吗?”乔瑟夫从壁虎状态挣脱出来,向前逼近一步,“我,乔瑟夫•安德森,从前没有对朋友做过背信弃义之事,现在也没有,以后更不会有!你尽管把你那什么吐念剂往我嘴里倒!看看能不能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乔瑟夫的眼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他努力攥紧手指克制自己不去揪住杰克的衣领,往他傲慢的小脸蛋上来上一拳。他毫不示弱的与杰克对视着,好像这样就能在对方脸上盯出个窟窿来。他们相互盯了像有几个世纪那么久,最后杰克率先收回视线,他抱歉的笑笑,试管旋转着从手指滚入校袍,“我们先去吃晚饭吧乔瑟夫,一会儿让我告诉你点事,你绝对会原谅我刚才的鲁莽。”

 

事实证明,杰克说的没错,乔瑟夫才听到杰克差点溺死在牛奶池那段就彻底原谅他了。他俩对坐在沙发里,乔瑟夫指甲深深掐进了柔软的布艺扶手,身体绷成了一张弓。“嘿!你不用那么紧张,我这不还活着么!”杰克给室友召来了一杯果汁。他俩就幕后黑手问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讨论,甚至半夜三更的时候把整个宿舍翻了个底朝天,结果当然是连一片窥镜碎片都没找到。

 

隔天上午杰克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去食堂吃饭,配上他那双红的不像样的嘴唇,活脱脱是个吸血鬼样。有同学好心的向他指出,杰克装模作样的拉过一杯番茄汁,潇洒的一饮而尽,激起长桌上斯莱特林以及隔壁学院的部分女生的骚动。杰克强迫自己吃下足够的早饭,尽管睡眠不足让他没有什么胃口。开玩笑!第一节黑魔法防课可是个体力活。卢克·帕斯夸尼洛教授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难缠,更别提这家伙还是个打架高手!教授本人其实年轻英俊,长着姑娘们喜欢的端正五官,身形精悍,沉默寡言,如果他肯高抬贵手打理一下那油腻腻的半长发,一定能比埃德加教授先人一步找到女朋友,这是杰克私下里对他的评论。

 

今天的黑魔法防御课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博格特对抗战。“同学们,关于博格特的要点上一节课已经讲的很清楚了,现在就让我看看你们实际掌握情况。”空旷的教室里回荡着帕斯夸尼洛教授的声音,他身后的铁皮箱子“咯噔”作响,显然有只博格特在里面蠢蠢欲动,“那么女士们先生们请排好队,本杰明先生麻烦排到最后一个,你的杀伤力过于强大了!”同学们哧笑着迅速排成一列,杰克心里有点急,还有点生气。他怎么就不怕别人先把它玩坏了呢?他抱起胳膊不情不愿地踱到了最后一个。

 

教授打开笼子,最初的恐慌过后,前面的同学都能相当镇静的喊出“滑稽滑稽”,站在最后一个的杰克勉强能看到打结打成麻花的巨蟒,四处奔逃的狮鹫,样子就像拔光了毛下锅前的火鸡。一只血淋淋的眼球滚到了杰克脚边,他嫌弃的挪开了皮鞋。场面在博格特变成龙的时候一度失控,匈牙利树蜂在教室上空不断盘旋嘶吼,巨翼刮起的劲风吹得大家睁不开眼。“镇定!时刻记住,这只是表象,他不会喷火,爪子也没那么锋利!”教授的喊声适时的响起。树蜂的尾巴正好扫过杰克头顶,杰克手一伸就摸到了尾巴上的尖刺,没使多少力尾刺就断在了他掌心里,不愧是脆皮假把式,教授说的一点也没错!随手扔了手里的东西,龙已经飞到了最前面。先前那位同学显然恢复了镇定,大叫“滑稽滑稽”。巨龙的四肢躯干寸寸断裂,整个身体化为齑粉洋洋洒洒落在靠近安德鲁•史密斯脚下的地板上。全班同学迸气凝神盯着那堆粉末,只见它像施了生长咒的树苗一样不住上窜,还扑梭梭得往下掉粉末,最终长成了一个风化多年的人形雕塑。杰克瞅着那轮廓顿觉无比眼熟,在他揉眼睛的时候,雕塑的外壳崩裂了,里面走出来的人让大伙傻了眼,几十道目光齐刷刷的射向杰克。杰克也不明就里,眼睁睁看着博格特变化而成的父亲朝倒在地上的安德鲁步步逼近。

 

这简直匪夷所思,像他这样的无名小卒,哪里有机会见到身为世界魔法联合会的会长,更惶论成为他内心的恐惧之源?眼前的这个塞拉斯穿着样式古怪的黑袍,脚步虚浮表情刻板。安德鲁如遭雷亟,他倒在地上有一会了,似乎忘了自己还有魔杖这回事,手脚并用着向后退缩,脸色白得像教室新刷的天花板。围观人群窃窃私语,教授若有所思的搔着下巴。眼看塞拉斯布满青筋的手抓向安德鲁,这事儿虽然诡异多少跟杰克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既然到了这个份上……杰克双手拨开人群,三两步挪到安德鲁身后,攥着魔杖的手穿过他的腋下,大声道:“滑稽滑稽!”塞拉斯两腿间多出一柄扫帚,他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就乘着它撞碎了窗玻璃,不过几秒就飞出了大家的视线。“他可是变成我父亲的样子,我可下不去手直接干掉。”杰克对教授抱歉的耸耸肩。“本杰明先生,麻烦你把史密斯先生送到医务室,其他人跟我去把博格特追回来。不能让它找上低年级学生!”教授简洁的布置任务,眼神犀利的在杰克和安德鲁之间扫了几个来回。同学们一个个摩拳擦掌跟在教授后面呼啦啦涌出了教室,转眼这里就剩下杰克和安德鲁两个人。

 

“你还能站起来吗?”杰克笑容可掬的对安德鲁伸出手。

“收起你这付惺惺作态的样子!”安德鲁一巴掌打开杰克的手,“我很好,不需要你陪我去什么医务室!”

“那怎么行呢!教授都这么说了,不去可不行!”话是这么说,杰克叉手抱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滚出去!”安德鲁直接拔出了魔杖。

“除非你告诉我你和我父亲之间的瓜葛——”杰克不依不饶的向前一步,安德鲁倏地拔地而起推开了杰克向大门狂奔而去。“你就是一直在暗中窥视我的人,对不对?”杰克在他背后喊道。安德鲁的脚步顿了一下,“是跟你的家族有关吗?你父亲?还是你母亲?”

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回头恶狠狠的瞪了杰克一眼跑出了教室。杰克望着他的背影嘴角翘起好看的弧度,狐狸和猎人的角色终于能交换了!

 

吃午饭的时候,格兰芬多的级长和学生会主席在盥洗室酗酒被逮的消息传遍了四张长桌,学校这种地方,八卦消息总是发酵的很快。换做平时,杰克一定会去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长桌边浇上一桶油。可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要怎样套出安德鲁的口风,凭他刚才的表现,跟踪换毛这个事就算不是他亲自干的,也多半脱不了关系。杰克抬眼看了看前面两张长桌边愁眉不展的小情侣,心情大为舒畅。这种好心情持续到下午的草药课和保护神奇生物课,下午是这两节课连上,三年级第一次被允许在教授陪同下进入禁林。与夜晚的阴森恐怖截然相反,白天的禁林跟普通林子一样绿意盎然鸟语花香,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摩挲着小巫师的脸颊头顶。杰克和同学们享受着惬意的冬日暖阳走在林间小道上,不知名的漂亮小鸟不时飞过头顶引得同学们指指点点驻足观看,就这么拖拖拉拉的跟着尤娜教授来到了一片相对阴冷的背阳处,这里是魔鬼网的地盘。

 

杰克趁着此刻无人注意走到安德鲁身后低声道:“你们家那点勾当我已经一清二楚,如果你不想事情曝光,晚上就跟我来。”杰克的话像是一拳打在安德鲁脸上,他瞬间就变了脸色嘶声道:“你知道多少?”

“你管不着!”你这家伙明明就是心里有鬼!我是学不会骑扫帚,还诈不出你脑子里那点东西!

“好了同学们!聊天时间结束了!”尤娜教授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大家都知道了魔鬼网是夜晚活跃的魔法植物,白天它要休眠,反应与攻击强度大概不足夜晚的一半。好了史密斯先生麻烦你扶我一把让我量一量这一株的主干周长。”然后安德鲁就为大家表演了如何正确的把自己勒死在魔鬼网里。尤娜教授把它从粗大藤蔓织就的网里掏出来的时候都快看不到他的黑眼球了。接下来的保护神奇生物课上他也没好到哪里去,依旧在那株危险的植物旁边,南宫教授跟大家解释了魔鬼网与金甲蚁奇妙的共生关系。“……金甲蚁吃掉魔鬼网捕捉的食物,排出的粪便滋养了魔鬼网,魔鬼网为这些蚂蚁提供了有力的庇护……”南宫教授侃侃而谈。

“那金甲蚁岂不是没有天敌?”有同学问。

“你在说什么笑话呢皮特小姐!魔鬼网又不是24小时保姆,况且它们那么闪闪发光的外表在黑暗的地下世界就像太阳一样瞩目。很多在地下安家的魔法生物都以它们为食,有哪位同学愿意来给我们举个例子?”

杰克“刷”一下举起了手。

“本杰明先生!”

“嗅嗅!”杰克肯定道。

“斯莱特林加10分!”南宫老师向杰克赞许的点点头,对着掩盖在魔鬼网下的一小块土地抖了抖魔杖“四分五裂!”草地瞬间炸裂,湿润的泥土塌陷出一个不大坑洞。不用他出言提醒,小巫师们跳脱着往他身后退去,速度快得像受惊的兔子,谁都不愿意成为第二个安德鲁。二度惊醒的魔鬼网愤怒的甩着他粗壮的藤枝,草皮飞溅枝叶漫天。大伙儿耐着性子等它重新进入沉睡,露出根部黑黝黝的洞口,南宫老师为他们精彩演绎了完美的切割咒与悬浮咒,他将那座小山包一样的蚁巢从地下挪上来时连一只小蚂蚁都没掉下来。

“好啦,观察金甲蚁,就魔法生物的共生系统写一篇五英尺长的论文,下周二交!现在你们可以给他们喂食了”一盒盒的饲料懒洋洋的飞到同学们手里,“注意,虽然它们是号称温顺勤奋的物种,也请你们不要过份靠近蚁巢!”

杰克捧着盒子蹲在地上,眼睛盯着蚂蚁开始思考晚上的行动计划。才有了点头绪就被女生的尖叫声打断了。抬眼一瞧,又是安德鲁,他走得离蚁巢过近,几只大蚂蚁充当了忠实的守卫爬上他的鞋子,强而有力的下颚不容置疑的刺进上好的小牛皮。他龇牙咧嘴的踢蹬着鞋子,倒是招来了更多的蚂蚁。这个蠢货想害我们失分不成!杰克避开地上成群结队的蚂蚁,踮着脚走到他身边,抓一把干蚯蚓迅速捻碎,往地上洒成一条饲料沟。蚯蚓碎对卫兵蚁的吸引力显然比硬梆梆的鞋子高多了。很快安德鲁的鞋面干净了,除了多了好几个洞眼。看着他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杰克确定今天下午的课他是半个字都没听进去。

 

下课后杰克拐道去了柯蒂斯的小屋,确定下次补课时间,临走时顺手拿走了巡夜用防风灯。好不容易熬到晚饭结束,杰克回到宿舍整理装备,乔瑟夫欲语不语的站在他身边看他把吐念剂小心翼翼的灌到水壶里。

“有话就说,别磨磨唧唧的。我时间不多。”杰克旋紧了瓶盖,塞进校袍口袋。

“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告诉教授。”

“别傻了,我什么证据都没有。”他抓起披风旋开门把,想了想又转回来抓了几块白癣“说好了,如果看到烟花的话你就通知教授来给我收尸吧!”

“杰克!”乔瑟夫的双眉皱成一团死结。

“放轻松,看好窗外,我就靠你了兰斯洛特!”杰克一脚踏出门外。

 

漆黑的禁林一派肃杀,今晚不是满月没有月光,杰克解下了兜帽,借着防风灯微弱的火光检查白天留下的记号,身后时隐时现的蓝光提醒他某人跟得很紧。他猛一回头,蓝光骤然熄灭。切,果然对我的行动一清二楚嘛,那就放马过来吧。四周围的草丛里有不知名的野兽低吼,杰克屏气凝神,磨磨蹭蹭的绕过这片灌木,他的目的地近在眼前。

 

安德鲁亦步亦趋的跟在杰克后面,他很清楚杰克知道自己跟着他,这小子肚子里花花肠子太多,因此跟了这么久他也不敢冒然出手。看着杰克蹑手蹑脚拐过那片危险的灌木,算准了跟过去却左右看不到那点如豆黄光,安德鲁吓出一身冷汗,心急火燎的点亮了魔杖。不知道什么活物缠上了他的双脚,整个人被卷起拖入了一个柔韧的桎梏,这冰冷柔韧的触感似曾相识。“魔鬼网!”他尖叫道!不远处幽幽地亮起一盏黄灯,杰克晃悠着双腿坐在山毛榉树的矮枝静静的看着跟踪者再一次被魔鬼网吞没。

 

“本杰明,别以为我不知道怎样摆脱魔鬼网!这是常识!”安德鲁气急败坏道。

“我等你啊!你不摆脱它怎么掉到陷井里去呢?”

“什!什么!”安德鲁有点懵了,就像一只被困在蛛网里无法动弹的小虫,“你动了什么手脚到底?”

“本来下午上完课教授就没把土填平整,我只不过刚刚过来撒了点松土剂而已。”杰克无辜道。

安德鲁想起了今天下午的课,和魔鬼网共生的金甲蚁。要么被藤勒死,要么被蚂蚁咬死么。等等,他撒过松土剂?为什么他没有被魔鬼网抓住?

”哼!小白脸花花公子休想骗我!安德鲁努力屏住呼吸放松肌肉,尽力假装自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魔鬼网渐渐松开它的束缚,安德鲁重获自由,然而脚一着地,脚底就塌方了,根本没给他反应的机会,

随他一起掉落的还有杰克的声音“忘了告诉你,这里的生物特别讨厌魔法,这就是你被抓住的原因,到了下面后可别再激怒小蚂蚁呦!”

 

从腐烂潮湿的泥土里撑起身体,脑袋嗡嗡作响,恶臭顺着食道钻进安德鲁的肚子捏住他的胃,他吐了个一塌糊涂。漆黑的空气里充斥着“悉嗦”声,他无从分辨杰克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只得贴紧坑壁掏出魔杖出声询问:“本杰明,你到底想干嘛?”

“我说过了,告诉我你是怎样跟踪我的?还有我父亲跟你或者你们家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慵懒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安得鲁咬牙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我刚刚不小心喝了遗忘药水,劳驾你再说一遍呗。”

“…………”安德鲁攥紧了拳头心头无名火起,他才反应过来杰克根本对自己一无所知,“我说出来你又怎么让我上去?”

“我带了绳子”

“魔鬼网你怎么解决?”

“放火烧喽。”

双方沉默了片刻,按照杰克的剧本,这时候对方就该出言妥协了,他决定推他一把。

“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少爷我来给你补补课,下面乌漆麻黑的你可小心别踩到蚁巢,一旦惹毛了这些小东西分分钟把你啃得干干净净,那帕斯夸尼洛教授可要高兴了,他那具破破烂烂的教学模型终于找到了完美代替品,霍格沃兹还能省下5个金加隆。”回应杰克的是一团大火球,不偏不倚的正中魔鬼网的主干。火焰在魔鬼网的湿滑的表面难以为继,但也足以激怒它发疯似的甩着触手状的枝干摔打地面,如果它有发声器官的话恐怕己经吼声震天,被击飞的泥土几乎能筑起一道土墙。“史密斯你疯啦!你怎么敢——”杰克躲在山毛榉后大喊。又是“嘭嘭”两束火焰打断了他,大地波浪一样层叠起伏向四面八方翻涌,魔鬼网几乎掀翻了整块地皮,幸得山毛榉根深蒂固,杰克趴在树梢逃过一劫。

“清泉如注。”杰克喊道,冬青木的杖尖喷出股股水流浇灭了魔鬼网身上的火焰。

 

受过火焰洗礼的魔鬼网蜷缩起受伤不轻的藤枝委顿在地无力再战。底下的坑洞响起了安德鲁的嘶吼,就像是谁趁他叫喊的时候往喉咙里塞了块烧红的炭,叫喊全变成了喘气不匀的嘶嘶声。不会是真被蚂蚁啃了吧!杰克从山毛榉上跳下来,连滚带爬的挪到洞口调亮防风灯。安德鲁缩在光线照不到的阴影里,继续发出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寒风吹过,凛冽的空气里夹杂着丝丝腥臭。杰克本能的挺直腰板举高魔杖,提灯环视四周做出防备姿态。

 

第一条蛇出现的时候杰克完全没有准备,它就这么突然出现,停在离杰克三四步远的地方,从一地的枯枝败叶中探出身体,两个脑袋四只眼睛同时打量着不足它体长一半的小巫师,似乎对他手里的魔杖颇为忌惮。杰克僵在了原地,事情的发展完全跳出他的剧本范畴。随着怪异嘶吼声的继续,越来越多的蛇向这片地区靠近,杰克不得已施了个火焰咒,熊熊的烈火将他围在中心,暂时挡住了这些千奇百怪的蛇。他隐隐知道了安德鲁的真实身份,那个名字在他心里呼之欲出。当一条黑色的巨大森蚺顶着硕大的三角脑袋,扭动着水桶般的腰身蜿蜒出现在斯莱特林小王子面前时,杰克抛弃了他一贯谦恭有礼的个人形象,骂出了生平第一句脏话:“操你的!安德鲁•克劳斯!怎么是你!你这个该死的蛇佬腔!”

 

森蚺托起安德鲁缓缓爬出洞口,迎着火光昂首挺胸,锐利的蛇信吞吞吐吐,背鳞张张合合。正襟危坐在森蚺头部的安德鲁嘲笑道:“你可算是想起我了,过了几年众星拱月的日子是不是就忘记过去了?哑炮杰克!”

可别中他的激将法,杰克!杰克握紧魔杖暗暗提醒自己,他手心滑腻腻的全是冷汗,几乎握不住魔杖。这么多蛇可怎么办?现在抛出烟火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必须想出办法先干掉这些帮凶。

“原来你就靠这些长虫每天打听我的动静。”杰克哂道。

“也不尽然,我的放大缩小咒可没你用的好。”

“算是为了你父亲报复我?”

“哼!你知道个屁!”

曾几何时,安德鲁也是万众瞩目的新星,受到斯莱特林祝福的孩子,天生的蛇佬腔。直到那个大雨倾盆不堪回首的夜晚,杰克的父亲夺走了克劳斯家的荣耀,老克劳斯毁容残废,被迫放弃高官厚禄带着小克劳斯过起离群索居的生活。然而地位的一落千丈与家族的分崩离析并没有摧垮大小克劳斯的意志,他们发誓总有一天要向本杰明家讨回公道。

 

“我屁都不知道!”杰克狡黠的眨着双眼,“不如你告诉我。”

“本杰明,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你不会杀我。”杰克笃定道,“否则靠你这手绝活我早死了不下一百次了。”

“对你来说,恐怕毁容比死亡更可怕吧!”安德鲁从蛇脑袋上滑下,隔着火墙阴森森的笑道。蛇群聚拢在他身边危险的吐着信子,杰克相信他之所以不浇灭火墙,无非想多看几眼自己困兽犹斗的窘态。渐渐黯淡的火光提醒杰克时间不多了,他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左边校服口袋摸索有用的道具,然后一个光滑的锥状物体滚入手心,刺痛指尖的同时给了他突如其来的灵感,那个混乱的魔兽暴走之夜,柯蒂斯送他回去时提到的《神奇生物在哪里》的序言此刻无比清晰的回响在他脑海。

 

“巫师们总认为魔法无所不能,可我们对那些神奇生物的认识仍旧一知半解……百年来,神奇生物威胁论占领了巫师学术界,多少珍稀物种惨遭屠戮消失殆尽,对此我深表痛心。事实上,比起人类自身的好勇斗狠,征战杀伐,神奇生物对人类生命的威胁可谓微乎其微。…………根据我的自身经历,一旦它们给你一根羽毛,一块鳞片,或者任何属于身体的一部分,代表它们愿意与你建立珍贵的感应联系。据传,陷入困境的巫师们可以通过某种方法利用这奇妙的感应将神奇生物召至身边寻求帮助……”

 

什么方法斯卡曼德老爷没提到,可以肯定他没有研究过,毕竟他那只能装下整片森林的手提箱人尽皆知。况且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又怎么舍得牺牲他保护了一辈子的魔兽朋友。可我不是老实巴交的赫奇帕奇,阴险狡诈的斯莱特林人面对危险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掌心紧贴棘刺锐利的顶端,杰克隔着火墙朝安德鲁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然后五指并拢狠狠按下左手。红色的液体平缓的流淌过棘刺表面,很快打湿了裤袋。疼痛比预想的要猛烈的多,几乎让杰克站立不稳,他索性坐到了地上。如果你们也能对这种疼痛感同生受,就快到我身边来吧,我亲爱的大鸟朋友。杰克暗自祈祷,鲜血淋漓的手掌轻覆住圆润的刺身,温暖的液体浸得整根棘刺隐隐发烫。

 

“你没时间了,我亲爱的表弟,如果你现在求我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你手臂的截断面平整一点。”

“你敢这么做的话别以为我父亲会放过你!”

“你父亲那种人谁知道呢?又不是没有过先例。”安德鲁发出两个促音,蛇群开始沸腾。有胆大的居然穿过了火势渐微的屏障对着杰克亮出尖牙。

“障碍重重”

“除你武器”

杰克干掉入侵的蛇,却失掉了魔杖。

“我看不出现在你还有什么招可出?”安德鲁专注的打量杰克的魔杖,揶揄道。

杰克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轻轻掸掉袍子上的尘土,沉着如水。火光潋滟中安德鲁看到的是小王子倔强苍白的脸,他不明白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可期待的?明明已经命悬一线。北风呼啸而至吹散了一地狼藉,也吹灭了火焰,第一条蛇窜上杰克校袍的时候,头顶响起清越的啼鸣。

 

棘刺鸟们像疾射而出的利箭射向地面,与蛇群斗作一团,两方甫一照面,邪恶的爪牙就溃不成军,颈间尖刺确保了要害处不会收到攻击,正义使者的尖喙利爪却能轻易戳穿这些冷血生物。有些蛇被抓到半空抛到突触的岩石上摔个半死不活,有些直接被啄穿背腹拖出肚肠。脑容量比普通蛇多一倍的双头蛇妄图开溜,也逃不过精明的猎食者,两只棘刺鸟带钩的爪子掐住它的七寸,同样剑一般的尖喙分别钉住它两只脑袋左右一扯,淡蓝色的血液洒了一地。杰克手脚麻利的攀在老朋友颈间,摸出白癣给自己止血。“你们来的好慢啊,你看我流了这么多血耶!”杰克不满的伸手给大鸟看,鼻音浓重,带了些许撒娇的意味。大鸟轻轻咬了咬他的手指,载着杰克冲向那条活像山毛榉成精的巨蟒,在它头顶盘旋,双方怒目而视。

 

鸟群出现的时候,安德鲁都忘了惊慌失措,做梦也没想到杰克还留了这一手。他像个陀螺一样在巨翼刮起的旋风里不停打转。森蚺蜷起滑腻腻的尾巴护住了他,眯起金色的蛇眼朝着杰克的方向喷出一口黑雾。橘色的大鸟迅速拉高躲开这致命一击,悬停在巨蟒的攻击范围之外愤怒的鸣叫,战斗进入胶着状态。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跃进战局:“梅林的胡子啊!!这里是什么情况!怎么搞成这样!”

 

“柯蒂斯!”杰克在上空欣喜地喊道。他没空管柯蒂斯为何会在非巡夜日突兀出现,一味大声打着招呼,“小心蛇,帮我揍那小子,揍他!”

飞行教练早就注意到今夜禁林蛇群的反常,一路追寻蛇的踪迹找到此地,失去了防风灯这项工作略显困难,好在鸟群的指引助他一臂之力。

“杰克!怎么又是你!”柯蒂斯带着一脸又是你小子搞事的表情滚倒在地躲开了巨蟒吐出的黑雾。

“四分五裂”“烈火熊熊”“神锋无影”柯蒂斯往巨蟒身上直接丢了三个攻击咒。巨蟒张开满身的鳞甲,那三条咒语甚至没在上面留下半道痕迹。柯蒂斯再次举起魔杖,赫然了发现缩在蛇尾的安德鲁。“天呐!它抓住了史密斯同学!我差点伤到他!”

杰克一巴掌糊在自己脸上,“您是眼瞎还是瞎还是瞎啊!那条臭虫是在保护他,您的咒语根本伤不到它。”

“什么!怎么可能——”柯蒂斯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巨蟒,它放开了安德鲁,粗大的身体翻成黑色的巨浪向柯蒂斯席卷而来。柯蒂斯迈开长腿围着树丛绕来绕去还不时往身后扔各种咒语,一人一蛇在禁林玩起猫捉耗子的把戏。杰克打个呼哨指挥他的朋友们捉住落单的安德鲁,作茧自缚的男孩独自面对漫天的飞鸟躲躲闪闪都不知道魔杖该往哪里摆。杰克一个滑翔冲刺从鸟背上跳落,给他来了记正面直拳,夺回自己的魔杖。

“把你那个恶心的朋友叫回来,克劳斯,我不想说第二遍!”

蛇佬腔发出杰克听不懂的音节,不久大地开始震颤,巨蛇回来了。

“看好他!”杰克这么关照棘刺鸟,石化了他的表哥。

 

柯蒂斯逃命逃到一半,后面突然失了追兵。他胆战心惊的在原地等了一会还是不见蛇的踪影。真见鬼了,他怕巨蟒又回去找杰克的麻烦,急忙回头倒追过去。杰克聚起满地草叶泥土草草填平了魔鬼网下的坑洞表面,他蹲在有气无力的藤枝上接连向游回来的森蚺发射火焰咒,就差在脸上写“快来吃我”。混浊的蛇眼视物不清,巨蟒张开充满杀机的大嘴舌尖指向灼热来源的方向,头颈部扭出的s形压到极致,弹向杰克的速度雷霆万钧。杰克避无可避整个人向下缩入魔鬼网中,巨蟒一击不中,摔在杰克刚刚铺平的地表,植物缝隙里伸出一根细细的魔杖,“四分五裂”,土地又一次哗啦啦的往下掉,像被碾碎的华夫饼干。巨蟒粗壮的躯干填满了整个坑洞,也彻底砸塌了金甲蚁的家。痛失家园的小蚂蚁们倾巢而出,钻入侵略者的鳞甲接缝处啃噬它的软肉。巨蛇痛得翻腾起阵阵黑浪,一波波蚂蚁死于毒雾,又有新蚂蚁前赴后继。金色逐渐替代黑色,森蚺的身体里就像嵌入了点点阳光,再也无力喷吐毒雾。杰克爬出他柔软的避难所,一眼就看到他的飞行教练正气喘吁吁的赶来。

 

柯蒂斯的第一反应是完了,他这辈子要交待在南宫父女俩手里了,森蚺遍体鳞伤,蚂蚁所剩无几,遍地的植被毁于一旦,珍贵的魔鬼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救活。

“你是与斯密斯先生在这里决斗吗?霍格沃兹明令禁止巫师决斗!”柯蒂斯厉声道。

“不如先说说您是怎么找来的?”杰克赔笑道。

“还不是因为你!”

“我?”

“你上午放跑的只博格特跑进了禁林,卢克喊我帮忙。嘿!这不是我的防风灯吗?什么时候跑你那去了?怪不得我怎么找都找不到!”

“那你还出来!”杰克嘀咕。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懂吗!”柯蒂斯揉搓着杰克的头毛,强摁下打他屁股的念头,“有水吗?我跑了这半天了!”

杰克鬼使神差的掏出了装着吐念剂的水壶,柯蒂斯一把抓过水壶旋开壶口“敦敦敦”了几口。

“总有一天要把你这个小屁孩抓起来打屁股!”柯蒂斯吐出一句话,惊恐得变了脸色。

“(⊙o⊙)啥?”

“哈,这孩子红着眼睛的样子就像只长绒兔,怎么能这么可爱!”柯蒂斯掐住了自己脖子。

“您还好吗?”杰克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想亲亲他!”柯蒂斯倒地滚成狼,一溜烟的跑远了。

杰克抱着水壶楞在当场,这是混入了迷情剂的配料了吗?埃德加教授诚不欺我,魔药学当真深不可测,他看着怀里的水壶眼中多了几分敬畏。

“对了,等一下,艾弗瑞特先生,快回来!先回来处理这条臭蛇还有蚂蚁!您为什么老这样一言不合就变狼!”杰克追着柯蒂斯脚步,撇下了石雕安德鲁。棘刺鸟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满地蛇尸的腥臭熏到他窒息,快回来放了我,本杰明!杰克的表哥沉默的呐喊。

 

 

 

 


评论
热度(34)
  1. LausanneCJ火星我又回来了! 转载了此文字
    吼啊
  2. 召唤神兽大丢丢CJ火星我又回来了! 转载了此文字
  3. 存文小仓库CJ火星我又回来了!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