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孤独的孩子不看远方 2.0

the_winter_solstice:

这是个不算后续的过渡。
给伟大的橘子姑娘和十三妹妹。你们是我走投无路时想要找来陪我聊聊的人。

————————————

前文请戳 here

孤独的孩子不看远方 2.0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合适总结些什么的节点。

“我真的不知道。

“也许只是你太友善了让人倾诉欲爆棚,好吧好吧,也许我只是想要说说看。

“你知道吗,当我搜遍脑袋也找不出一个——就一个——朋友能够聊起关于……天哪我甚至说不上来我想要跟人聊起些什么。好了,我的悲剧又加上一样:我有很多朋友但没有一个我认为能聊得来;另外,即便有,我也乏于好的话题。这让我感到糟糕,在宿醉刚刚清醒的边缘上,就更糟糕。

“然后……”


“然后你接到了我的电话。”Sebastian接话道。Chris清楚地捕捉到Sebastian的眉梢挑了挑,两侧的。尽管Sebastian在几百英里之外的电话另一头。但 Chris就是知道。


“对,然后你打给了我。”Chris长舒了一口气,仿佛蓝牙耳机能传导这声叹息喷洒到Sebastian的鼻尖上。


电话那头也沉静了一秒,随后爆发一阵短促的笑:“我这时候该对此发表些什么见解吗?”

句首的“Am”被笑声拖沓抻拉成了一唱三叹的调式,句尾悠扬轻佻的飘起来。Chris又在自己的双眼和前风挡玻璃之间烟雾缭绕的空气中清晰地看到:长了张猫嘴巴的男子,笑到额发乱颤的模样。


哦,他妈的,Sebastian。你都让我产生幻觉了。

这句话Chris没说出口,但他不保证等一下也不会。取而代之的,他说:“谢谢你。”


电话那头没如Chris料想般爆发出又一段笑声。

短暂的屏息中,Chris发觉,他能用眼睛看到Sebastian轻舔嘴唇的声音。


“嘿,Chris,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礼貌,但你该不会真的往我这边在开吧?”


更长一些的沉默。


在电话那一头恍然大悟倒抽凉气之前,Chris及时填了一句:“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


哦对啊,的确不是。Chris脑子里的小人儿说,但这也不代表他就有义务了解你是个脑袋抽风的家伙。


“嗯哼,的确不是。”Sebastian的声音有点波动,但就一点点,“可我之前确实没想到你是这么疯狂的家伙。”


“谢谢你没说‘蠢’,谢谢。”


“嘿, Evans导演,我更加没想过你居然自负到会在一通电话里引用自己影片的台词。”


“哈,哈,哈,哈!”Chris眼前虚拟出的Sebastian眨眼睛的画面轰然倒塌,Evans导演现在满脑子都被小把戏遭到抓包的恼羞成怒给填满了,“至少你真的看了那部影片。”


“没错,但不是用你经纪人寄来的电影票。”


Chris的幻觉开始重新拼凑,那之中,Sebastian微笑而有点严肃的脸慢慢凑近,那之中唯一真实的是声音。

Sebastian的声音在电话那头说:“当时我在另一个城市。”


他没必要告诉你这些的,Chris,但他说了。现在你可以稍微允许自己自鸣得意了。脑子里的小人儿这么告诉Chris。


“好吧,现在是……下午的四点三十五分,美国东部时间。”Sebastian说。

“车程顺利的话还能赶得上你为我精心准备的晚餐。”Chris接话,“需要我发给你我最喜欢的外卖连锁电话吗?”

“我知道如何拼写Google,我也知道如何拼写你最爱的快餐厅的名字。”


脑子里的小人儿狠狠地喊了声“F*ck, Yes!”,又做狂欢状蹦跳起来。但Chris的嘴巴却对着麦克说:“咱们都熟到交换最喜欢餐厅的名字了!”

Chris不负众望把气氛搞冷场了。


Sebastian扁着嘴巴苦笑着转转眼睛的样子清晰可见,而Chris对此暂时无计可施。

还是Sebastian及时扯起了晚上的天气预报,打破了沉默的空气。


你搞砸了,Chris,你又他妈的搞砸了!

他脑袋里的小人儿从来不受控制——一剂抗焦虑处方药下去之后除外,因而Chris在对话的间隙感到呼吸越发急促的现下忙不迭踩下刹车打了双闪靠在路边,疯狂翻找起原本应该在副驾驶座位前储物箱里的东西。

他的储物箱,他平素习惯上锁的储物箱,他的小小加油站,现在却任他翻遍了也没抗焦虑药的踪迹。

好在他还没傻到忘记翻自己的外套口袋。

谢天谢地。

一片就着口水猛吞下。仿佛刚才的尴尬也一并消失不见。仿佛……

哦,他妈的,他妈的!

清醒的思路,伴随耳边一声急切过一声的“Chris,嘿,Chris,你还在听吗?”,一起闯进脑袋之中。

他这才意识到刚刚风波开始之前忘记挂断了电话。就是说,他气喘吁吁东翻西找的动静,被Sebastian尽收耳中——除非这期间Sebastian放下电话去做了别的事情而没有听到——但从电话那头一直不间断的“Chris,嘿,Chris,说句话好吗?”来看,这种可能性并不存在。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他猜想自己也把这句话讲了出来,因为他听见车里不大的空间内响起了同样的回声,击碎他眼前关于Sebastian眉头紧锁样子的幻觉。

脑子里的小人儿在暂时隐匿之前最后唾沫横飞地痛骂:Chris,你他妈的把一切都搞砸了,你没能把握好和Sebastian的交谈,便没出息的焦虑发作了,意识到这一点让你更加焦虑,你甚至忘了挂断电话就开始像个蠢货一样为了找到药差点把你的车子拆成零件。这一切都被Sebastian听见了,尽管他现在还不能从你活像报废引擎一样的呼吸声里猜出什么,但这也足够让他知道你是个蠢货,十足的蠢货!

恼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很好,至少药力开始发挥作用了。

Sebastian的声音却没有:“Chris,你能听见我吗,Chris?”


他在电话这边点点头。


那边又问了一遍。


他又在这边点点头。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他猜想,是因为自己这边的动静消失了。那边又问了一遍,Chris没能回答,也没能挂断电话。


一切回复了短暂的宁静,直到Sebastian的声音再度打破它:“Chris,我需要你回答我一声,好让我知道你没事。听起来你那边没像发生什么交通事故的样子,但我需要你来告诉我。”


沉默。


“Chris,深呼吸,然后重复我的话,说,我没事。”


Chris照做了前半部分,闭起了眼睛,再睁开,然后道:“我不觉得我没事。”


然后一声夸张的“oops”传进Chris的听神经。药物的作用下,他眼前暂且失去了拼凑幻觉的能力。


“你受伤了吗?”Sebastian问道。


“没有。”Chris回答,从心底感激自己又能整句整句地说话了,“我只是犯了个蠢,仅此而已,我刚吃了点药所以不确定还能不能再继续驾驶所以大概不需要准备我的晚餐了,大概……”


“把你的定位发给我,然后待在那里别动,好吗?”


“你会来找我吗?”话出了口,Chris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还能更蠢一点儿。


“妈的,我当然会!”Sebastian顿了足有十几秒钟,似乎是在斟酌合适的词句,然后像是故意不给对方插话的机会一般,竹筒倒豆似的讲了起来,“听着,Chris,我大概猜到刚刚发生什么了。焦虑障碍,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了。对,我知道,我知道关于你的事情比你以为得要更多。该死,在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该想到可能发生这种情况了,我应该去找你的,而不是放任你冒着状况发作引起交通事故的风险开长途车来纽约。我本无意介入你的……精神状况,但现在我已身在其中了。天哪……Chris,我到底在说什么,总之,我很庆幸你没出意外,以及,我收到你的定位了,就在那里等着我,哪儿也别去,好吗?等到咱们见了面我会好好和你聊聊,我是说,这一路上我也不会挂断电话,你他妈的必须和我保持通话,听见了?”


“哇哦,你第一次这么发飙。”

“对,妈的,Chris,你把我吓坏了。”

“我能否提个请求?”

“我不会打911,不会打给你经纪人,不会打给任何心理咨询师或是小报。就你跟我,Chris,就你跟我。”

“Sebastian,你他妈的就是个天才。”

“……天才告诉你去后排座拿出半打的瓶装水,在我到之前喝完。”

“可你又让我一动不动……”

“那就他妈的给我尿在车里!”


Chris Who-Is-Now-Surely-Fallen Evans,那一刻他知道,他完了。他为此兴奋地想要下车去跑两圈。


他想,等见到Sebastian时,要给他一个吻才行,不对,要好多个。然后他们大概会在Sebastian的车里做,Sebastian大概不会随身带着安全套,但Chris的储物柜里有。

他知道这可能只是药物之下穷极无聊的疯狂想法。

更糟糕的是,他好像把这想法对着电话讲了出来,喋喋不休。

他必须赶在Sebastian嘲笑他之前大声笑出来。

好在并没因此错过电话那边同样大笑着的“那你要承担我下一次洗车的费用”。


Chris终于明白:一切不能更完美的原因在于,Chris不是这事件里唯一疯狂的人。


“No phone-sex, Chris, no.”Sebastian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引擎启动声中格外动听起来,“我可不想在赶了一路之后第一眼看到你的画面是你因为打手枪而射得自己车里四下都是。”


转动方向盘时,Sebastian压低了声音道:“Save that all for me.”



评论
热度(10)
  1. 存文小仓库the_winter_solstice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