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小心你的屁股。

肥美帝:

~~~~

正文:

“疼吗?”母亲亲了亲吻他的额头,然后又用指腹小心按揉。

刚才和其他小孩儿跑的太开心了,草长莺飞的日子,一个不小心就被青草地给绊倒了。

他觉得有点丢脸,又有点难过,手臂抬起拍打自己杂乱的散开的软发,眼睛湿漉漉,声音软黏黏:“mummy,刚才Tommy说是因为我脑袋太大才摔倒的!”

“噗~~”母亲温柔地笑了,又凑上去亲吻他胖乎乎手掌触碰过的,汗涔涔的头发,“那是因为我们Seb太聪明了,所以小脑袋才这么大啊!”

“小脑袋才这么大?”他有点疑惑地蹙眉,脸颊肉都嘟了起来:“那mummy我到底是小脑袋还是大脑袋呀?”

“哈哈哈哈……”母亲笑开了,把脏兮兮的他搂紧怀里亲吻揉搓:“你是妈妈的小宝贝,也是妈妈的大宝贝……”

但是他还是不知道自己脑袋是大,还是小。

不过,聪明……的确是,吧?

Sebastian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聪明绝顶,在课堂上老师提问自己就抢答时,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有点心思过多。

比如,卫生间里的“小心地滑”,到底是让我小心翼翼地滑过去,还是让我小心地面很滑呢?

可是地面已经干燥了。

所以他小心地溜了出去。

又比如他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大团色块,红红绿绿的,黏在一起,特别引人注目。他知道自己该带眼镜了,但是好奇心又控制不住一直盯着那色块看。

结果他就听到一个很大的男声:“小心你的眼睛!”

Sebastian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盯着那对亲吻的情侣微笑:“谢谢,我明天就去看医生。”

等他长大了才明白那些人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是他的错吗,根本不是。地滑,你就说地滑,我会小心的。不让我看你就告诉我闭眼,我……大马路上也没法闭眼,但是我会挪开眼睛呀。

总之,那些提醒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不过,或许Antony给他的“小心你的屁♂股”,并不是在危言耸听。

谁让Sebastian的大学室友是高一级的Chris Evans呢,谁让Sebastian又刚刚得罪这位校园王子呢!

其实一切的最根本原因是因为Sebastian太过小心了,在新生的迎接会上,喝蒙了的女孩儿笑嘻嘻:小心哦,如果说假话,接下来四年你一定会过的很惨!

Sebastian懊丧地盯着对着他的啤酒瓶口,想了想说,真心话呀?好吧,我想舔Chris的胸膛!

他没说出口的话是如果你非要让我在他的胸膛和下面中选的话,虽然这就是规则,虽然他根本不认识Chris,想想吧,他学校还没认识彻底呢,怎么去认识那个照片上的人!

为什么?女孩儿不满地朝他嘟囔,Chris下面太大?恩?

Sebastian的脸腾一下就红了,吭哧了半天,小心地说出了答案:因为,你照片上,那个男人……额,半裸着,看起来胸膛上光溜溜的没有毛发,恩,应该会比较好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的不是他对面的女孩儿,而是他身后的antony,那个时候Sebastian还不知道,他本来的室友是笑起来牙齿白白灿烂阳光的antony的,其实他现在也不知道。

只知道antony身边的络腮胡看起来有点凶狠地瞪着他。

Sebastian如临大敌,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犯了兄弟会的规矩,虽然他不知道有些什么规矩,但是他一直都很小心。

Chris,Sebastian听到小黑帅哥喊络腮胡,还大大咧咧地怼了络腮胡的胸一下,快告诉小可爱你下面也光溜溜的~~~嘿嘿嘿~~~

笑声淫荡又猥琐。

Sebastian愣了一下,诶,这个学校这么多叫Chris的吗?我以为Tommy、Peter,Jimmy才是烂大街的名字来着呢!

直到女孩儿尖叫着朝络腮胡跑去,Sebastian才目瞪口呆,随即后知后觉,最后如临深渊:小心小心再小心,接下来四年也不会好过,嘤嘤嘤嘤。

所以他对于自己的室友是Chris Evans真的一点异议也没有耶,反正antony已经非常深意地警告过自己“Sebastian,小心你的屁♂股”了,有什么嘛,与其防着偌大学校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出来的黑手或者黑脚,不如把危险放在自己身边。

哼。

最开始的一个月,Sebastian唯唯诺诺又提心吊胆,特别是他发现室友经常眯着眼睛,像猫咪盯最美味地小鱼干那样盯着自己!

吓die好吗!

Sebastian吓得抱起了自己的小鱼干,含胸缩背地躲回了自己的防空洞。

第二个月的时候,事情变得更怪异了喂,黄鼠狼先生只穿着平底裤在没拉窗帘地客厅里走来走去!

Sebastian飞快地操起小鸡仔抱枕,“小心地滑”过窗台拉上窗帘,“啪”地关上了门。

好险好险!

Sebastian坐在床上,完好的屁♂股瑟瑟发抖。不过Chris胸口并非寸草不生,那张图片是PS的,没有观察就没有发言权!

第三个月,是最为凶险的时候!reapper已经三番五次地举起了他的镰刀,而我们垂垂老矣的Sebastian还在做无用的抵抗!

“你真的不想一起去?”Chris下巴光洁,合身的衬衫包裹着他的肌肉,哦,还开了两颗纽扣,Sebastian小心地瞟了一眼,那些茂密的毛发没有了。

居然没有了。

“Sebastian?!”Chris的声音高了一个度,这是不耐烦的表现,或许。

“我……”和一群大二的学长们打篮球?开什么玩笑!莫说自己脑袋大导致平衡性差,就想想篮球场上热火朝天的,随便谁一个肘子Sebastian都吃不了兜着走。

“那就算了。”Chris的声音听起来冷漠极了,应该是失望了,哼,不能合理地教训我,哈哈哈哈哈。

我得意的笑。

敌进我退,敌退我静,敌动我不动,敌不动我还是不动!

但是篮球场诶,荷尔蒙……热血……青春……Chris的篮球衫……

诶,Sebastian猛然抬头,Chris穿这么帅,不,这么正式去打球?

打球?

Sebastian刚因为男色动摇一点的心又坚硬起来,是想打我吧!

他愤愤地往自己卧室走,揉着自己依旧完好如初,肥肥的肉肉的屁♂股。

Chris在他身后套着秋衣,咬着后槽牙怒视那团Q弹的软肉。

迟早吃到嘴里!

第四个月大家都忙着考试,Sebastian本以为自己已经逃过一劫了真的。但是,想不到敌方居然使用了瞒天过海计策—— 假装对Sebastian的仇恨已经消散了,不在意了,但是实际上还是想揍Sebastian!

具体表现就是,Sebastian在学校里撞见了Chris和一个红发女孩儿好几次,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安全了,可就在图书馆单独遇到红发女孩儿时,自己差点被强吻就算了,嘤嘤嘤,还被女孩儿壁咚在墙角,揉着头发,挑眉笑着说:“和Chris住在一起,对吗?”

Sebastian怒视她。

“小心你的屁♂股哦,宝贝。”女孩儿点了点他的鼻尖,“Chris最近火气可不小!”

Sebastian简直怒火攻心!

他觉得自己的头发都燃烧起来了!

太欺负人了!真的,太欺负人了!

你有火气就对其他人说想揍我?!

我是人肉沙包吗?(我只是一只鲜美可口的肉包啊,我做错了什么!)

他像一辆小坦克一样气势汹汹地冲下图书馆,帮跑太快的女孩儿捡书,冲到星巴克给自己买了咖啡,想了想又有点委屈的叫了一杯冰咖啡。

最终沮丧地拎着外卖回到了寝室。

Chris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看他低落地站在客厅有些诧异,又心疼。

“怎……”

“你火气还大吗?”Sebastian问他。

Chris低头不语。其实是低头看这某些地方,不语。

“喝点冰咖啡,降降火?”Sebastian讨好道,“或者,打我一顿?”

Chris愣住了:“等等……打你一顿?额,虽然刚才的话是这么就你对我说过的最长的话,但是我不会因为你不善言辞就揍你。”

当然不是因为我少说了话啊哥哥!是因为我多说了话!舔你胸肌你还记得吗?!恩!

“哎呀!”Sebastian有点破罐子破摔了,“你不是一直想打我吗?打吧!反正我也是罪有应得……我是真的想舔你的胸膛。”他说完了才发现室友是裸着上半身,瞬间又没了破罐子破摔的勇气,磕磕巴巴开始找补:“你别误会!那是因为那张照片啦!而且,Tina非让我选!我说我不选,他非让我选!我选了,还被你听到,我做错了什么!呜呜,你还要揍我!你揍吧!但是,”他可怜兮兮地看着Chris:“别打屁♂股好不好?我还要复习,还要坐着,大脑袋吧……脑袋比较硬。”

Chris像听高等数学一样地听完了他的抱怨,嘟囔,诉苦,或者根本是撒娇,anyway,语气他很喜欢啦,但是内容……excuse me?小可爱你在说什么?

“我要揍你?还是一直想打你?”Chris扔掉毛巾,抱胸看着他。

哇哦……乳,乳♂沟!

“是呀。”Sebastian眼神迷离,喃喃道:“你的朋友,都在告诫我要小心我的屁♂股……算了,你打吧……打成八瓣儿我也忍了。”

Chris像听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看着他,但是Sebastian是认真的,他没开玩笑。

于是Chris像听了笑话一半地笑了起来。

刚开始还是哈哈哈哈,后来是咯咯咯咯,然后是桀桀桀桀,最后,他甚至是那种不行了受不了了,我必须控制:啪啪啪啪啪,捶打自己光裸的胸口。

Sebastian目瞪口呆。

有,有,有毛发!

还,还很大!

咦,非礼勿视!Sebastian小心地透过指缝看Chris一点也不尴尬地系浴巾。

“额,”Chris的嗓音带着用力过后的沙哑,“Sebastian stan,让我们来把事情搞清楚。”

“我的确对你的屁♂股感兴趣。”

Sebastian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瞪大眼。

“但是,”Chris突然走上前,手臂一勾搂住正要防备退后的人,身体贴着身体,互相感受着热度和心跳:“我也的确想打你的屁♂股。”

“不只是用手……”他灼灼地盯着Sebastian,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你这个笨蛋……你怎么这么笨啊!”

Sebastian九曲十八弯的脑回路用了近五分钟才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其实最终让他明白的是大腿上某个东西的热度。

咦~~~少儿不宜!

他瞠目结舌,又,又有点小开心,小兴奋,小紧张,小委屈。

“可是,我的屁♂股……”

Chris抓着腰的手落到了那对肖想已久的屁♂股瓣儿上,轻轻一抓,恩,嫩肉四溢。

“我会好好爱它们的。”Chris将脑袋抵在他的额头上,人生从未觉得圆满如此刻。

“就像我会好好爱你一样。”


END。

评论
热度(170)
  1. 存文小仓库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