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火TJ】共眠

polinavasily:

这个梗我想写了一百年。 @一块儿栗子糕🌰  送给你!

   

         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位快乐的王子,他们自小相识,亲密无间。

         约翰尼出生在风暴城,住在高耸的城堡里。城堡窗户总是被设计的很小,只能向外看到蓝天的一角。约翰尼不喜欢城堡,也不喜欢总是刮风下雨乌云密布的都城,所以他总是骑着一匹叫胡桃的小马朝南跑,一直跑到南边的绿宝石城才算完。

       绿宝石城住着他青梅竹马的托马斯,托马斯住在宽阔的宫殿里,宫殿前便是花园和美丽的湖泊。约翰尼羡慕极了,他总是和母亲说:“我要把绿宝石城的大花园搬到我们这儿来。”

       王后笑着说:“那你就得让春天和夏天待得久一点,冬天和秋天来得晚一点。这可不是一件简单事。”

      “我总能找到办法。”他掐着腰,高傲又得意地审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接着说,“我还要把那里的宫殿也搬到这里来。”

      王后提醒他:“那你就要为这座宫殿开拓一片疆域,因为城里已经放不下那么大的宫殿了。”

       “这太简单了,我准能办到。”约翰尼理了理自己的领子,从裁缝手里选了一条蓝丝绒的披风,“我还要把托马斯也搬到这里来,这样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

        王后握住他的手,和他打趣说:“这是最难办的了,你要征得托马斯的同意,还要征得他父母的同意,而且要把王宫和花园先搬来,否则托马斯就要住的不习惯了。”

       “那我现在就去问。”约翰尼在镜子前转了个圈,得意地走出了房间,“我不信他不愿意。”

         约翰尼骑着自己的小马一路向南,沿着熟悉的大路朝着绿宝石城进发。一路上,他遇到了很多兜售货物的商人。

        花商对他说,“尊敬的王子,我看您步履匆匆,一定是赶着去见心爱的恋人。何不买下一束鲜花,为他带去一个惊喜?”

        “你说的有道理。”王子点头表示赞同,“我当然要买。”

         “您要什么花?”

         “我要最好的。”

         “最好的郁金香我有,最好的玫瑰花也不少。您要几枝?”

         “有多少要多少。”

         “那可价格不菲。”

         “可出门可没带钱呀……”约翰尼想了想,解下自己的披风递给了花商,披风上绣着金线和宝石,能够买下一百个花园,“我把衣服给你,你把花给我。这交易就算成了。”

        王子捧着一大束鲜花继续向南走,他手中的鲜花太多,几乎涨满了他的视野,挡住了直上蓝天的道路。但是他心里却很快活,他想:有了这些花,托马斯一定能答应我的请求。

       不一会儿,糖果商又拦住了约翰尼的前进的步伐。

      “迷人的王子,看您手中捧着鲜花,必然是去见自己心仪的美人。何不买下糖果,装饰他甜蜜的梦境。”

        约翰尼觉得糖果商说的有理,便停下小马,去看那些五彩的糖果。

        “你这儿有什么?”

        “我这儿有杏仁糖,酥糖,软糖……您要哪种糖。”

         约翰尼根本不会挑,他干脆说:“我全要了。”

         “那价钱可不少。”

         “可我没带钱……”他想了想,把随身佩戴的宝剑给了糖果商,剑上镶嵌着宝石,够买一千个糖果铺,“我把宝剑给你,你把糖果给我。我们的交易就算成了。”

          糖果商将糖果堆满了约翰尼的花束,现在他真的看不见路啦,只能任由着小马轻快前行。过了一会儿,宠物商又把他拦了下来。

         “快乐的王子,我看您拿着花束和糖果,一看就是去拜访倾慕的美人,何不买下一只宠物犬送给他,以讨其欢心?”

        约翰尼觉得宠物商说的有道理,可这一次,他再也不敢说全买下了。他指着其中一只最可爱的小白狗,对宠物商说:“我要买那只小狗。”

        “那只小狗?”宠物商把它举了起来,“它最听话、最机灵、最勇敢、最护主,它的价钱可不少。”

         约翰尼想了想,干脆把王冠递给了宠物商,王冠镶满了珍宝,价值可抵得上一座城池。

        他把郁金香和玫瑰拨开,找了个空间把小狗放了进去,接着再度收紧缰绳,朝着绿宝石城进发。

        约翰尼兴冲冲地跑进花园,看到托马斯正坐在秋千上看书。他讨好地把鲜花、糖果和小狗捧到卷头发的王子面前,一句话也不说,就等着托马斯喜不自禁,夸他是世界上最英俊、最体贴最可爱的情人。

      托马斯高高兴兴地接过了鲜花,爱抚了小狗,接着一脸惊讶地上下打量着约翰尼。

      “天气这么冷,你的披风呢?”

      “我用它来买花了呀。”约翰尼一本正经地说。

      “你的宝剑呢?”

       “我用它来买糖果了呀。”

       “那你的王冠呢?”

       “我用它来买小狗了呀。”

        托马斯哭笑不得地瞪大了眼睛,拨开糖纸将糖果塞进了约翰尼的嘴里。

       “你是个傻瓜。”他开玩笑地说。

       “谁说的?我最聪明!”

        “你的披风够买一百个花园,你的宝剑购买一千个糖果铺。”

        “可是我没带钱啊。”约翰尼理所当然地说,“而且你收到东西不是很高兴吗?”

         托马斯被噎了回去,他转过头,故意装作不愿理睬心爱的同伴,却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托马斯,你说我对你好吗?”约翰尼问。

       “当然好。你这个傻瓜。”

       “那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住?”

       “我是愿意……”托马斯压低了声音,若有所思地说:“可是我的父母一定舍不得我。”

        “那我去求求他们,他们肯定会同意。大不了你每年的春夏秋住在我那儿,冬天回来住在这儿,他们照样可以见到你。”

        于是约翰尼来到托马斯的父母跟前,问他们愿不愿意让托马斯以后跟他回风暴城住。

       国王想了想,慈爱地对约翰尼说:“可是我的托马斯大概忍受不了荒芜的北方,他喜欢鲜花。”

      “我会把花园也和他一起搬过去。”

      “可是他大概不喜欢北方的城堡,他还是习惯睡在宫殿里。”

      “我会开疆扩土,把宫殿也一起搬过去。”

       王后目光一黯,担忧地看向了自己的丈夫,“可是托马斯小时候曾经遭到过女巫的诅咒,在十六岁那年会因被纺锤刺中手指而丧命,全靠仙女在场才化解为沉睡一百年。眼看他就要十六岁了,我恐怕他不能和你走……”

       “那我就烧掉全国的纺锤,让他永远也看不到这可恨的东西。”

       王后笑了起来,“那么他倒是可以和你走,等你有了宫殿和花园便来接他吧。”

        约翰尼回到了风暴城,花了一年的时间打败了魔王,在西边的天鹅森林建造宫殿,又花了一年的时间引入南方的水土,在宫殿上方建造起美丽的空中花园。眼看托马斯的生日快到了,他下令烧毁纺锤,便骑着胡桃再度访问了绿宝石城。

       半路上,他又遇到了那位花商,他正从绿宝石城中逃出,拼命地对约翰尼摆手,“绿宝石城现在被玫瑰花藤覆盖,花藤上长着尖锐的毒刺,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约翰尼没理他,继续策马前行,糖果商从远处跑来,一路对他摇头,“绿宝石城现在由巨龙镇守,它长着九个脑袋,每一刻都有一个脑袋醒着监视四方,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约翰尼没理他,依旧继续往前走,宠物商和小狗们跑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托马斯王子被纺锤刺破了手指,陷入了为期百年的沉睡,其他人也跟着他一起睡着。只有一百年后,王子的真爱之吻才能唤醒他。现在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约翰尼绕过了宠物商,挥舞着马鞭,加快了前进的脚步。他不怕巨龙和毒刺,一心一意只想见到心爱的恋人。

       最终,他来到了阴云笼罩的绿宝石城下。鲜活的花藤犹如蛛网,紧紧地扼住了城池的命脉。无所不能地王子轻轻打了一个响指,鲜艳的花苗吻上了绿色的毒藤,顷刻间为约翰尼烧出了一条通向宫殿的大门。

       约翰尼走了一会儿,又见到了九头的巨龙。他挥舞着宝剑,砍掉了它的九个脑袋和九条舌头,用火焰烧平了巨龙的的伤口,确保它不会继续危害人间。

      王子继续朝着熟悉的宫殿前进,一路上遇到了千千万万个沉睡的居民,在宫殿的舞厅里,就连国王和王后也在王座上不省人事。时间在这座华美的宫殿中被停止了,除了永无止境的沉寂,约翰尼什么都感受不到。

       他沿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托马斯的卧室。他英俊的恋人正沉睡在洒满鲜花的床上,面庞宁静又美丽。约翰尼俯下身子,充满爱意地亲吻了他玫瑰花般的嘴唇,满心期待地等待着他的苏醒。

       他等了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英俊迷人的托马斯始终不曾醒来。

      这时,仙女出现在了约翰尼的面前,她美丽的双眼满含着伤感,同情地望着这位悲伤的王子。

      “为什么我无法唤醒托马斯?”他痛苦地问道:“难道我的爱情还不够真挚?”

       “亲爱的孩子。你的爱情坚贞如铁,只不过一百年的期限没到,就算有真爱之吻托马斯也无法醒来。只有等到一百年之后,他才会在王子的亲吻下重获新生。”

       “一百年,那我岂不是变成了老头?我还怎么来吻醒托马斯?”

        仙女没有回答约翰尼的问题,只是担忧地提醒他:“命运不可违背,就连我也无法完全冲破女巫的诅咒。你还是快点离开这座花藤覆盖的城池,否则,连你也会陷入沉睡的。”

       仙女很快便消失了。而约翰尼却依旧跪在托马斯的床前,迟迟不肯离去。他温存地抚摸着托马斯柔软的卷发,目光中垂下一片湛蓝的星海。他在刹那间明白了仙女眼中的悲伤,一百年后的那位唤醒托马斯的王子,并不是他。

      “真遗憾,我不能吻醒你。”他伤感地说道。

      “我搬来了宫殿和花园,却没法带走你。”

       “时间会焚烧一切,一百年之于永恒不过沧海一粟,但它依旧会让我们永远分离。在我心里,我不愿意让这种事情发生。”

        “不过还好,我们可以一起入睡。直到一百年后,你命中注定的王子把你吻醒。”

        “到那时,无论发生什么,我始终能够陪伴在你的身边。”

        他低下头,再一次眷恋地吻上了托马斯的双唇。它们鲜红如血,如同涂满了光耀的毒液,在沉睡中依旧美丽非凡,令人心动。

       过了一会儿,年轻又快乐的王子渐渐觉得疲乏不堪,女巫的魔法在他眼中落下了黑色的睡眠,他握住托马斯交握在胸前的双手,与他十指相扣。接着不再挣扎,闭上眼睛,安静地陷入了百年的长眠。

       END


评论
热度(110)
  1. 存文小仓库polinavasily 转载了此文字
  2. moonpolinavasily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