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Evanstan/ABO] 非典型总裁文(3)

枫糖浆:

*歌手桃×总裁包  ABO 怀孕生子  
*前文   (没错我更了……
————————

  当Chris拍上Sebastian的肩时,Sebastian正在跟好友Chace讨论为什么在新婚派对上会有波本这种烈酒的出现。

  “或许是为了满足不同人的需要。”Chace摸摸下巴,猜测,“比如那种失恋了还要被迫参加婚礼的人,恨不得自己醉死在派对泳池里。”

  Sebastian刚弯着眼睛笑起来,肩膀就被重重的拍了一下。

  然后他开始希望醉死在派对泳池里的人是自己。

  “嗨。”Chris凑过来,打招呼。场面一时很尴尬,他看了看显得有些僵硬的Sebastian和十分茫然的Chace,眨眨眼睛,“……我没有打断什么吧?”

  Sebastian沉住气,几乎是咬着牙对Chace介绍:“这是Chris。Chris Evans。”

  Chris倒是十分熟络地向Chace伸出手。Chace莫名其妙地握住,眼神在他们之间打量着。

  “很高兴认识你,Chris。”Chace看到Sebastian有些泛红的脸颊和躲闪的眼神,恍然大悟,福至心灵地说,“刚刚Amanda好像有事找我,先过去了。”

  天啊。Sebastian简直想揪着Chace的西装大声质问他你从哪儿变出来的Amanda。然而Chace微笑着后退一步,端着酒杯一脸诚恳地去找那位薛定谔的Amanda女士。

  当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时,周围的一切在Sebastian视野中好像都无比清晰起来。他刻意忽视了面前站着的男人,望向远处悬挂着的彩色氢气球,音响里还放着甜腻的歌曲,长桌上堆砌着香槟塔和多层奶油蛋糕。

  “没想到你也在这里。”Chris声音轻快,“真巧。”

  “我觉得我们还没有熟到这个地步。”Sebastian短促的笑了一下,抿着酒杯里的波本,舔了舔唇。夜色和灯光交织着把Chris的眼睛渲染成暗蓝,他看起来有很多话要说,但被Sebastian的一句话全堵了回去,嘴角抿起,显得有点委屈。

  “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Chris的视线落在Sebastian手里的酒杯上,有些浓郁的甜香弥散在空气中。他是真的很惊讶能在这里见到Sebastian,不得不说,圈子可真够小的。

  “谢谢。”Sebastian语气平静,就像跟每一个陌生客户的寒暄,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仿佛比起眼前这个高人气歌手,周围嘈杂的交谈声更让他感兴趣。

  Chris顿了顿,在Sebastian转身时,拉住了他的手腕,Sebastian手一抖,酒杯差点摔到地上。脚下柔软的草皮一瞬间如同变成了硬邦邦的水泥地板,手腕处与手心相贴的炽热感顺着血管蔓延,Sebastian闭了闭眼睛,认命一般地回过头,想知道Chris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等会儿你还会在这里吗?”Chris压低声音,有些几乎难以觉察的期待,“我会在台上唱一首歌。”

  Sebastian皱眉,酒精的辛辣开始从嗓子深处挥发,他张了张嘴,认真地问:“这关我什么事?”

  噢好吧。Chris就知道他看不透Sebastian,起码当前在错落的灯光下很难判断出Sebastian的灰蓝眼睛里到底藏着什么情绪。这当然不关Sebastian的事,Chris是个歌手,唱歌是他的主业。可他就是想让Sebastian在场,憧憬着在唱到某一个节点时视线是落在Sebastian身上的。

  这可真的很难解释啊。他能深夜翻遍有关Sebastian的所有新闻资讯,找到他的私人Instagram并在每一张照片下点了心,但当真的站在对方面前时,反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Chris放开手,Sebastian看着手腕上的红印,将西装袖口往下拉了拉,又打量了一下Chris失落的神情,欲言又止,但还是离开了。
 
 
 
 
 
 
  “我准备先撤。”Chace将蛋糕上的红樱桃摘下来扔进嘴里,“要一起吗?或许还能去打会儿保龄球。”

  “得了吧。”Sebastian换了杯酒,往里面加冰块,啪嗒一声砸碎平静的酒面,“怎么能打扰你和Amanda的二人世界呢。”

  “说起这个,”Chace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凑过来神神秘秘地说,“你和他之间什么事儿啊?”

  “什么也没有。”Sebastian瞟了他一眼,又狠狠地往杯子里扔了块冰,本来就小容量的酒杯彻底被塞满了,香槟被可怜的挤在一旁,冰块沉浸在酒里,染上一层琥珀色的光。

   Chace“啧”了一声,明白Sebastian肯定不会老实交代,放弃了这个话题,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只是单纯的关心自己身边的那位事业有成的三十多岁好友的感情生活,谁管他的身份是不是总裁而“可疑”对象是最近人气正旺的歌手呢。

  “我不和你一起。”Sebastian又说,“待会儿我自己走。”

  Chace无奈地耸肩,从裤子口袋里摸出车钥匙,叮嘱:“少喝点儿,我可不想大半夜再回来去泳池里捞你。”

  Sebastian笑了,拍拍Chace的背,把他送出门后,独自一人坐在了距离主舞台最近的桌子旁。
 
   
 
 

  当他应付完第三个来找他搭讪的人时,Chris在一片惊呼声中上台了。看来这是个隐藏节目,Sebastian想,周围所有人都像根本不知道Chris会上台一样。Chris穿着舒适的休闲西装,坐在舞台中央的木凳上,抱着一个吉他,低头调试麦克风。

  “这是首慢歌,应该不算pop,但确实是首慢歌。”Chris拨了拨吉他弦,舞台前已经聚集了几乎所有宾客,毕竟免费听live的机会可不是很多。还好Sebastian提前坐到了一个视野不错的舒适位置上,低着头研究缓慢融化的冰块,就是不肯抬眼对上Chris的视线。

  流畅的吉他solo刚从麦克风里传出来,Sebastian就辨别出这首歌是everything about you,收录在Chris的一张独立唱片里。这几天在洛杉矶,Sebastian听完了Chris所有的歌曲。

  闲着也是闲着。Sebastian想。

  他还记得这首歌的acoustic版本MV,Chris在录音棚里也是像现在一样只抱着一个吉他,自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原木琴身上用马克笔写着「C.E」,在唱到其中一句歌词时抬眼对镜头笑了笑,温柔的仿佛能让心脏也化为一滩水——

  就是这句“I love everything about you”,Sebastian听到时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对方仿佛察觉到了,扫视了一下沉浸在歌声中的人群,精准的落在了Sebastian身上。

  只有一瞬间,Chris眨了眨眼睛,舞台上架着的聚光灯柔和的洒在他身上,眼睫的阴影和如同雕琢的侧脸轮廓,英俊又迷人。

  现在Sebastian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爱他,并且常居“omega的理想对象”top3了。
 
   
 
  
 
 
  于是Sebastian提前离席了,没等到最后那个完美的泛音。Chris在掌声中端起放在地上的酒杯,遥遥对依偎在一起的新婚夫妇举杯,说:“新婚快乐。”

  他把吉他放下,一一应允着合影的要求,在人群中搜寻着Sebastian,却一无所得。那张桌子上少了一个酒杯,还有一瓶酒。

  Chris好不容易摆脱了一位整个人都仿佛挂在他身上不松手的omega,对方喝得烂醉,手不停地在他胸肌和腹肌上摸来摸去,还大声说自己在附近的几家酒店都有vip房间。

  派对因为Chris而又重新热闹起来,人们在爵士乐里欢快地跳着舞,泳池那里不停地有人被推下去,溅起的巨大水花引起了响亮的口哨声。

  Chris整理了一下自己皱巴巴的衣服,扯了扯领结,绕着场地找了三圈后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找到了Sebastian。

  他走过去,Sebastian抬起眼,眼角泛着红,湿漉漉的看着他,像是想不通为什么Chris能找到这个地方。

  “老天,”Chris看着歪斜在一旁的酒瓶,又看看仿佛是酒精炸弹的Sebastian,“你到底喝了多少?”

  Sebastian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这里被纯粹的夜色席卷了,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像用酒浇灌着的,红扑扑的脸颊,浸着水的眼睛,一遍遍被酒液和舌头滋润到湿红的唇,他扬起头的时候喉结跟着滚动了一下。然后Chris发誓自己也跟着咽了口水。

  “我去给你倒杯解酒茶。”Chris觉得自己也仿佛喝醉了,爆炸的酒精烧灼的他口干舌燥,他刚要转身离开,裤子就被Sebastian扯住了。

  没错,裤子。柔滑的布料在Sebastian手中紧紧地、坚定地攥着。

  Chris无奈地低头看着坐在草地上的Sebastian,对方皱皱眉,声音缠绕着醺然沙哑,又轻又软,他说:“坐下。”

  “……啊?”Chris没听清,愣了一秒,弯下腰凑近,“什么?”

  Sebastian拍了拍身旁的草地,勾着Chris的脖子,他们距离近到几乎是鼻尖抵着鼻尖。

  “坐下,”Sebastian又重复了一遍,睁大眼睛,以一种不容反驳的语气,“Chris。”

  于是Chris就坐到了Sebastian身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唇就被冰凉的酒杯抵上了。

  Chris反应过来这是Sebastian的酒杯,对方几乎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Chris身上,他不得不一手撑着Sebastian,一手接过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盯着Sebastian摆出的满意笑容无可奈何。

  醉酒是会相互传染的,酒量从来就不是个定数。Chris把酒瓶里最后的一点儿酒倒进杯子里喝尽,脑子开始发懵。

  “喂。”Sebastian忽然撞了撞他,含糊又认真,“你缠着我,是想做什么?”

  Chris也不知道是自己所有理智都被酒精糊住了还是他本来就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还好Sebastian没给他回答的机会,自顾自地继续说:“我的意思是,你知道,我没法给你什么东西。你只和我的公司签了一张专辑的合约,你的前途并不握在我的手里。资源……嗯哼,你根本没必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取我所拥有的资源。”

  听懂了。Chris一瞬间酒都要醒了,他这才明白Sebastian和他之间存在的误会根源。他急于反驳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因为Sebastian所猜想的,是完全、绝对、一点也不他妈的准确。

  “你以为我找你是为了这个?”Chris笑起来,他的手几乎都要控制不住地抚摸上Sebastian的头发了,他想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软软的,就像一只急于竖威的小狮子,怒吼着不让人靠近,但挠挠后颈上的毛就会趴下来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Sebastian更迷茫了,舔舔唇,想强撑总裁架子又放弃,全身倚在Chris身上,视线艰难地对焦到手中反光的玻璃杯上。

  “要知道,我可是第二天早上才发现你的身份的。我后来试图联系你,也绝非因为你刚刚说的 那一点。”Chris真的这么干了,他把手覆到Sebastian的头发上试探性地揉了揉,对方僵了一下,闭上眼睛,柔软的发丝蹭着Chris布了一层薄汗的手心,Chris低声继续说,“我从来没想过,也没必要利用你的身份。就像你说的,我的前途并不握在你手里。”

  Sebastian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Chris等待了很久,对方好像全无反应了一般。Chris满脑子都是“酒精中毒”相关,吓得一身冷汗,晃了晃Sebastian。

  “干什么?”Sebastian醒过来,不满地皱眉,用带着鼻音的腔调哼哼了两句,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粘着草叶子,空酒瓶倒在地上,同时还有被舍弃的酒杯。

  他俯视着Chris,从不远处的派对上透过来的一丁点光线让他整个人都像浸在朦胧的夜里。Chris第一次想称赞一个人好看的很纯粹,意思是,并非是有特点的、能用一串形容词描述的那种,就只是好看,无论哪个角度都想赞美造物主。Sebastian身上散发着酒气,眼睛眯起来,嘴唇微张,从Chris的角度能看到抵着牙龈的舌尖。他被发胶固定的一丝不苟的头发被Chris揉散了,几缕略长的额发垂在耳边。

  就像醉倒在水果堆里的巴克斯,一手拿着雕饰着繁复巴洛克花纹的酒杯,一手拎着一串葡萄,头上戴着花环。可惜Chris没有应景的鲁特琴可以弹,如果Sebastian不介意他可以用吉他代替一下。

  Sebastian不知道Chris复杂的心理活动以及那幅几乎要以自己的模样描绘出的名画仿作,他撇撇嘴,说:“要去我家吗?可以开一瓶89年的Petrus。”

  Chris发誓他听到那个名字时处于极大的震惊当中,他小心翼翼地问:“你确定吗?我不想你酒醒了后悔。”

  “我酒醒了后悔的事情不差这一件。”Sebastian没好气地说,“我没开玩笑,到底要不要去?”

  Chris根本拒绝不了。谁让Sebastian虽然一脸不爽,但还是看起来无比甜蜜可爱呢。


-TBC

下一章

评论
热度(399)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