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冬盾】親愛的,你想要男孩還是女孩?(ABO,Mpreg,NC-17)C7

carolchang:

第七章 最浪漫的事


巴基回復仇者大樓定期檢修左臂這天剛好是他的100歲生日,字面意義上的,雖然他一再表明不需要做任何活動,「不,史蒂夫,別花錢給我買東西,小海馬們就是你送我最棒的禮物!沒有比這更好的了!」


但100歲呢!史蒂夫相信明年輪到他100歲生日時巴基絕對會抓住機會大肆慶祝,從小到大巴基用各種理由往史蒂夫懷裡塞的禮物不知凡幾,他就是那麼會獻殷勤的傢伙,而史蒂夫在這方面一直那麼笨拙,金髮Beta幸福的嘆氣,想到棕髮Alpha最後語氣火辣的暗示比起來他會更喜歡別種"禮物",搞得史蒂夫一度考慮挑戰自我 - 把自己打個蝴蝶結從驚喜箱跳出來什麼的。


好在正苦惱的時候遇到了小辣椒,那次巴基從波哥大回來之後他們整整在房子裡待了三天,逼的梅親自打電話要求,巴基不得不去神盾做任務回報,而史蒂夫自己到復仇者大樓看布魯斯幫他做的驗血報告,巴基堅持要開車接送,所以當他跟布魯斯談完,就待在大樓的交誼廳打發時間等巴基從神盾過來接他,當他坐在吧台用Starkpad時,小辣椒來找他確認有關公布懷孕一事的公關事宜。


「說真的,波茲,我不是很確定,真的有需要做這種公開聲明嗎?」史蒂夫始終不認為美國隊長算是什麼公眾人物,更不要說史蒂夫.羅傑斯本人了。


「隊長,相信我,在目前這個人手一機、無時無刻上網的時代,隨便一個小屁孩拍到你大腹便便的模樣,都可以讓輿論立刻爆炸,畢竟你跟巴恩斯的事情還是在檯面下,雖然之前他熬過了公開審訊,但美國隊長懷了冬日戰士的孩子這樣的訊息,對公眾來說還是挺有爭議性的,與其等媒體亂報,不如我們掌握先機主導方向,這樣對你跟巴恩斯的衝擊會小得多。」


好吧!史蒂夫不得不承認對方說得有道理,畢竟這個時代資訊跟媒體的力量不同往日,對老年人來說,還是聽從專家意見為妙。


離去前小辣椒注意到史蒂夫先前在Starkpad瀏覽的網頁,「隊長,你在找什麼嗎?」


「嗯...是這樣,巴基的生日快要到了,這是我們...在一起之後他的第一個生日...也是他...一百歲了,你知道嗎?」


金紅髮的Beta女性為史塔克工作多年,對某方面的敏銳度無人能及,「哇噢!史蒂夫,一百歲!誰能想得到!天啊!我們應該要好好幫他慶祝一下!可以幫他辦百歲生日宴,你們想在那裡舉行?」


「不,不不!我是說...謝謝妳,小辣椒,但...巴基不想要驚動任何人,我想說就我們兩個,妳知道的...只是我還想不出送他什麼好...這方面我實在很遲鈍。」承認自己不善於準備驚喜禮物的史蒂夫一副無奈的萌樣,完全能讓女性激發母愛的一面,更何況,所謂的"驚喜禮物"剛好又是她擅長的項目。


於是事情就這麼敲定下來,在小辣椒熱心又有效率而且完全保密(放心,這事絕對瞞著東尼。)的協助下,史蒂夫渡過了暗自期待又焦躁不安的兩週,終於,今晚他準備的秘密禮物可以登場了。


「史蒂夫?」檢修完畢,好不容易擺脫了對金屬臂親親愛愛個不停的史塔克,巴基在復仇者大樓仍然為史蒂夫保留的套間找到他。


「巴克,快過來。」史蒂夫看起來剛洗過澡,紅撲撲的臉頰,髮尾還有點潮濕,閃爍的藍眼睛躍躍欲試,一把拉過巴基將他往裡推。


「嘿!幹嘛?你為什麼在這裡洗澡?」巴基挑起濃密的眉毛,身體隨著史蒂夫的推拉前進。


「對,你也要洗。」


「啊?」


「洗完直接出來,衣服我幫你準備好了。」拍拍棕髮Alpha的臉,蜻蜓點水的印上一吻,在巴基把他抓回去加深這個吻之前迅速撤退,史蒂夫雙手用力將巴基推進浴室,「記得刮鬍子,等一下我要帶你去約會。」


巴基發現他們兩人穿著久違的正裝,史蒂夫的是深藍色的三件式西裝,內搭淺藍細格紋襯衫,質感一流的灰藍色領帶跟銀色領帶夾,口袋還放了格紋裝飾方巾,看起來帥到沒天理;巴基自己身上穿的則是灰藍格紋雙排扣西裝,淺藍襯衫跟深藍菱格紋領帶,口袋放的是深灰色的方巾,好吧!摸摸剛刮過清潔溜溜的下巴,這副樣子也不差。


史蒂夫顯然並不贊同巴基的想法,微濕的頭髮全往後梳成一個小揪,換上全套西裝從更衣室走出來的男子英俊無匹,視覺的衝擊與空氣中暗暗浮動的Alpha氣息讓金髮Beta呼吸一滯,巴基朝他露出標準的巴恩斯式壞笑時,美國隊長差點軟了膝蓋


「好吧!美人,咱們現在去哪兒?」伴侶的直接反應取悅了他,Alpha的聲線透出無比的愉快。


「嗯!跟我來。」史蒂夫定了定神,朝巴基伸出手。


拉住Beta的手微微使勁將人帶入懷裡,Alpha親暱地用鼻子蹭蹭他,「你真漂亮,我們一定得出門嗎?我想直接在這裡拆禮物...」


「巴基,你這壞蛋,別誘惑我...」這個誘人的主意讓史蒂夫抱怨地嘆氣,因為此刻他也轉著同樣的念頭,但想到自己為今晚做的準備,史蒂夫最後還是堅持住了,「不行,親愛的,今晚我們得照順序來。」


兩人手牽著手一起搭電梯到頂層,停機坪上有一台直升機正等著他們,在螺旋槳轉動的隆隆聲中,直升機平穩地往海飛去。


此時正是日暮時分,橘黃色的太陽在海平面緩緩落下,艷麗的晚霞映著天邊紅光一片,大約十分鐘後,史蒂夫捏捏他示意往下看,他們已經飛離曼哈頓很長距離,海面上停著一艘金紅相間的華麗遊艇,用膝蓋想也知道是誰的手筆。


直升機停在船尾降落甲板上,「羅傑斯先生、巴恩斯先生,歡迎登船。」


走過整排穿著白色海軍制服,站得筆挺的服務員,巴基側過頭向史蒂夫咬耳朵,「哇喔!這排場,你快嚇壞我了,隊長,希望我們的薪水負擔得起?」


「少來,你明知道這是跟東尼借的,一毛錢花不到你。」


「嗯哼!我深刻感覺有個闊佬做朋友真是不錯。」


史蒂夫睨了他一眼傳達無聲的同意,鋼鐵人對友人總是一副深怕人家不知道他有多大方的樣子,當然,史總也確實有那本錢顯擺。


三月初的紐約外海氣溫仍低,不過對二個超級戰士來說並不是問題,而且今天的風並不大,侍者詢問意願時,他們都同意在船頭甲板用餐,畢竟,特別到海上來約會,就是要欣賞紐約港華燈爍亮的夜景,還有,史蒂夫暗自希望能順利出現的星空。


天色暗得很快,當侍者引領他們在布置了燭光跟鮮花的圓桌旁入座時,天空已經完全轉成墨藍色,一輪滿月散發皎潔的光輝,點點閃爍的星子也悄悄地出現在東南方。


「會冷嗎?」當點單完畢,侍者離開,巴基伸出手握住史蒂夫的。


「不會,初期的低燒跟畏冷只剛好在紐約最冷的那兩天,你知道我現在不怕冷的。」史蒂夫說的是實話,血清作用後,他的身體一直都比巴基來的暖,二戰時野外露宿他都是充當暖爐的那一個。


「是說,我的小史蒂夫進步囉!高級遊艇燭光晚餐哈!你從哪裡得來的點子?」


「嗯...你說不想要禮物,我想吃一頓好的應該會是不錯的主意,」史蒂夫不好意思說他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約會了,自從懷孕之後,一連串的姙娠反應讓他們的腦袋裡面就裝不下其他事情,「地點是小辣椒的提議。」Beta女性的原話是反正東尼這艘遊艇已經泊在港口一整年沒用,也該是時候出來兜兜風。


「波茲?嗯~所以船上的人應該也是她安排的囉?我開始期待今天的晚餐了。」以小辣椒超高水準的眼光,等會兒上來的菜色決不會只是 "一頓好的" 那麼簡單。


「所以,你喜歡嗎?」史蒂夫反手將兩人的手指纏繞在一起。


「喜歡?史蒂薇,如果當年你跟女孩約會時能有現在的一半程度,我就不用那麼煩惱啦!」既使是真的很高興,巴基表達的方式還是改不了調侃對方的習慣。


「哼!最好是,那些四人約會根本都是有預謀,我早該看出來的,你個渾蛋。」自從一年前兩人互相坦承愛意之後,史蒂夫終於想通當年他還是豆芽菜時,巴基美其名是幫好友找對象,其實暗地裡不知道趕走多少對他垂涎的人。


被戳破窗紙的Alpha吐吐舌頭,剛好侍者開始送上開胃小點,巴基立即殷勤地表示吃菜吃菜。


夜幕低垂,美人當前,佳餚珍饈令人心滿意足,當最後一道甜點消失在嘴裡,巴基認為差不多該打道回府,史蒂夫送上了他今晚最後一個驚喜。


「巴基。」金髮Beta嬰兒藍的眼睛在燭光的映照下瀅瀅閃耀,一本正經的語氣藏不住興奮之情。


棕髮Alpha眨眨眼,他認得這個,當史蒂夫有什麼奇怪點子或任性想法固執地要去執行時就會有這種表情。


美國隊長也會有緊張的時候,深吸一口氣,「我...這才是我要送你的禮物,先警告你,不准笑我。」最後有種惡狠狠的感覺。


史蒂夫站起身,往距離他們五米處,用餐期間一直在演奏的五人樂團走去,樂團主唱將麥克風遞給他。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今天是你一百歲生日,生日快樂,渾球。」史蒂夫頓了頓,「1944年,是我陪你度過的上一個生日,我只想說,接下來的每一年我都會陪你一起度過。」金髮Beta深情微笑,「巴基,一直以來你才是我們之中那個會講話的,我...」樂團開始演奏一首他沒聽過的抒情樂曲*,「這首歌送給你,你知道我的。」


美國隊長唱情歌給他,巴基的下巴已經掉下來了,字面意義上的。


*Boyzone -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It's amazing how you can speak right to my heart.

真是驚人,你總是能說中我的心。

Without saying a word, you can light up the dark.

無須隻字片語,你照亮了黑夜。

Try as I may I could never explain.

我試過,但無法解釋,

What I hear when you don't say a thing

這心有靈犀的感覺。


The smile on your face let's me know that you need me.

你微笑的臉龐,讓我明瞭你是多麼需要我。

There's a truth in your eyes saying you'll never leave me.

你眉宇之間浮現著真實的感受,我知道你絕不會離開我。

A touch of your hand says you'll catch me whenever I fall.

握著你的手,我知道你會和我患難與共。

But you say it best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最棒的是,一切盡在不言中。


All day long I can hear people talking out loud.

漫長的日子裡我總是聽見人們大聲喧嘩。

But when you hold me near, you drown out the crowd.

當你緊緊擁抱我,你驅散了所有煩憂。

Try as they may They could never define.

沒有人可以了解。

What's being said between your heart and mine.

我倆是如何的心有靈犀。


The smile on your face let's me know that you need me.

你微笑的臉龐,讓我明瞭你是多麼需要我。

There's a truth in your eyes saying you'll never leave me.

你眉宇之間浮現著真實的感受,我知道你絕不會離開我。

A touch of your hand says you'll catch me whenever I fall.

握著你的手,我知道你會和我患難與共。

Yeah, you say it best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最棒的是,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是他漫長的生命中遇過最浪漫的事了。



TBC.

评论
热度(31)
  1. 存文小仓库carolchang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