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Renegades 反叛者 (微黑九头蛇盾,糖?刀?)

Isamedusa:

Summary:因为一次意外,Steve变成了只能靠杀人才能生存的异人。九头蛇组织带走了他,丧失记忆的Steve从此开始为九头蛇效力,直到有一天他奉命去杀反叛组织的前冬日战士……

把贴吧里的搬过来~~

***************

Ch 1 nameless
“Mr Rogers,你的任务都在这里了。”
电子女声刻板又平静,Steve刚一拿过被留在桌上的档案,电脑屏幕“啪”地一声自动关闭,惹人烦躁的“滋滋”电流声也随之消失。
Steve把档案塞进风衣的内袋转身离开,繁华的大街上正下着雪。到处都是欢笑的人和乱跑的孩子,Steve低声咒骂了一句,竖起领子压低帽檐防止有雪花钻进他的风衣里。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住宅却已经临近午夜。
档案被随手扔在桌上,Steve脱下被雪浸湿了的风衣挂在门后,转身进厨房给自己热了一个三明治。从厨房的窗口可以看到外面的街道,发黄的百叶窗间流泻出深沉的阴影,欢乐的颂歌和着三明治的香味一起涌出来。
哦,今天是圣诞节。
餐刀放在盘子上一声轻响,反正他也没有什么家人。
档案很厚,所幸Steve翻看的速度很快。三明治还剩下最后一点千岛酱的时候,档案也翻到了末张。他这次的任务一如继往:除掉所有背叛Hydra的人。纸页在指尖留下令人安心的触感,Hydra的人做事一向小心,在这个科技飞速发展的年代,越高科技的反而越不值得信赖,凡事到了极致就是返璞归真——电子的数据远不及这样能够阅后即焚的保密。不过也幸好是这样,高科技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都和Steve本人绝缘得厉害,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还住在这个像平民窟一样的小房子里。
Hydra给他提供的公寓条件绝对称得上优渥,但他实在不能很快掌握这些脆弱的触屏设备,Hydra最后也只能默许他回到他原来住的地方——不过各式各样的警报系统还是不可避免地同时入住。
档案翻回首页,确保第一个目标的名字、格斗技巧及其弱点都烂熟于心,Steve把散乱的纸页收拾好,重新放回了油纸档案袋中。Steve在弯腰把纸袋放回抽屉的时候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日历,距离上一次任务已经过了两天。
明天就出发。
关灯,闭眼,如往常一样的黑暗。
在黑暗中回忆过去是他每天的日常,即使是窗外隐约传来的歌声也未能给这片黑色的过去点亮一星半点。
Steve能想到最远的记忆,就是一块蓝色的晶体,紧接着就是呛人的白烟。他被固定在一张病床上醒来,周围穿着白大褂的人们见到他醒来的表情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五天以后,一个自称Frank且在Hydra供职的男人来到了这里打发走了其他人,然后告诉他,他现在是一个异人。
“你的能力是通过杀人来维持生命。”
对方的声音出乎意料的诚恳,Steve睁开眼,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笔直地坐在自己面前。
“我的名字?”他咳嗽了一声,沙哑的嗓音带着说不出的压迫感。
“Steve Rogers。”Frank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走上前解开了锁住他手脚的镣铐。
Steve懒洋洋地坐起身活动手脚,被长时间束缚的手腕僵硬红肿,铁镣铐磨破的伤口尚未愈合,猩红色的血丝渗出、滑落。他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忽然抬起手腕,舌尖顺着血迹舐舔而上。
“你刚才说我的能力是通过杀人维持生命?”
等Frank意识到不对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Steve一手抓住他的脖子,鹰隼抓鸡般轻松地把他举到眼前,“那我们就来试试。”无视Frank不断摇头的动作,Steve放眼扫视了一圈,最终选定了他的目标——
结实的双层玻璃在一次又一次的大力撞击下震荡,裂纹如蛛网般飞速延伸,最终“哗啦”一声宣告寿终正寝。Steve扔开早已满头鲜血不省人事的Frank,大步走入了被玻璃分开的另一个房间。
二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拿枪的人个个荷枪实弹,却没有一个敢近他的身。Steve向前走一步他们就往后退一步,这样僵持的局势终结于一声枪响。
Steve第二次醒来还是在那个房间里,不同的是这次笔直坐在他对面的是打着绷带的Frank。
“早上好Mr Rogers。”
一个生命在他手中消亡,他的各种生理机能就会得到提高,反之,一个生命从他的手中逃脱,他就会少一分能力存活。至于能力能被提升到什么程度还有待商榷,Hydra为他量身设计了很多训练,用一具具死人的白骨挖掘他的潜能。相较于之前Steve的能力已经提升太多。
完美的杀人机器。
Steve勉强睁开眼睛,枕边的钟恪尽职守地报时:3 :17。
最开始他并不相信Frank的话,什么异人,什么异能。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真假,其他的一切又有什么可信。他拒绝接受训练,也拒绝和任何人交流,而Hydra的上层也干脆地把他直接丢进了禁闭室,一日三餐不断,生活照常,只是没有任何人探望。两个月以后他屈服了。
短短两个月,他从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年迅速衰老成华发满头的羸弱老人。他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段日子,连打个喷嚏都会骨折,端起餐盘都要小心避免造成无法自行愈合割伤,多走两步就会因为心律不齐和呼吸困难头晕眼花。
Steve翻了一个身,他对转变之前的事什么都想不起来,也许他就应该属于Hydra。
他不是没为自己的嗜杀心怀愧疚,但他别无选择;他当然知道Hydra是个什么组织,但他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是个好借口,如果他不杀人,他自己就会死。


评论
热度(15)
  1. 存文小仓库Isamedusa 转载了此文字
  2. 德洛普夫人Isamedusa 转载了此文字
    突然看到!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