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盾冬/Evanstan】少年史蒂夫之烦恼

阿液:

盾冬 + Evanstan.


Evanstan是个小小小彩蛋。


可能有ooc。【嘤


试阅。【 三鞠躬


-----------------------------------------------------------------------------


少年史蒂夫之烦恼



一九三六年四月三十日


我今天病好了些,没有前两天那么难受 —— 其实前天也不并是非要卧床不可,只是妈妈总是担心来担心去 —— 今天不再发热了,于是妈妈终于同意我坐起来补上这几天的日记。

Bucky昨天来看我,我正在睡着,一点儿感觉也没有。Bucky带来了Barnes夫人做的苹果派,我刚刚吃了一些 —— 隔夜有点儿硬,不过仍旧是熟悉的味道。妈妈说Bucky在我旁边坐了好一会儿,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说着学校里的有趣事。我隐约听见说话声,可惜我一件也不记得了。

Bucky总是这么温和、快活又乐观,可惜我一句逗趣儿的话也说不出来。Bucky整天陪着我该有多无聊啊!也许我该学着讲讲笑话,像Bucky一样。


不知道Bucky今天还来不来。

 

 

五月六日


今天天气不好,快要下雨的样子,周围空气都是湿淋淋的。天空是铁灰色,硬生生地压到人头上来,几乎喘不过气。

下午放学的时候Bucky收到一封手写信 —— 是情书,我猜 —— 字体很漂亮。送信的是一个美丽的红发姑娘,眼睛湛蓝如同洛克威的海水。她叫做Dolores,连名字都很可爱。

Bucky收到姑娘的信不是罕见的事儿。他那么英俊,又会讨姑娘欢心,不管是学校里还是隔壁街区,喜欢他的女孩子数不胜数,我早已看习惯了。然而今天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憋闷,堵在心里找不到出口 —— 或许我也想收到姑娘的告白信,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不知道。


我现在坐在餐桌旁,雨还没有下下来。天越来越低,到处都是灰蒙蒙的。

说不定一场倾盆大雨之后一切就好了。

 

 

五月八日


今天是父亲的忌日。

父亲在我出生之前就已不在人世,我对他并没有多么深刻的印象,只知道他是一个坚韧而勇敢的人,知道他在我出生两个月前为国捐躯。

为国捐躯。一个多么让人敬佩的词。

 

 

五月二十七日


今天天气好。

也许是因为入了夏的缘故,到处都是绿意盎然。阳光有点儿刺眼,我眼皮几乎掀不开 —— 但是Bucky的眼睛还是亮晶晶的,如同半下午日头不那么毒辣时澄澈的蓝绿色海水。海水里又有星星点点的玻璃渣或是小贝壳,风吹过卷起一池流丽。

我们今天趁着天气好去洛克威海滩玩。海很美、天很美、一切都美得如同中世纪油画 ——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Bucky还带了那个红头发的Dolores来。Bucky什么时候和她相熟到可以相约来海滩游玩的地步?难道Bucky也和她有一样的感情吗?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心里又有点儿不可名状的憋闷,也许我也应该和姑娘约约会了。


(顺便说一句,Bucky花了他身上所有的零花钱为了给他的Dolores赢一只丑的不行的毛绒熊,我一气之下就用买车票的钱全买了热狗,导致我俩只能可怜兮兮地搭冷冻卡车回家。不过,和Bucky一起坐冷冻卡车的感觉实在是很新奇,不失为一次绝妙的体验。

—— 如果我之后能不要一个劲儿咳嗽就好了。)

 


六月二十一日


最近画了不少Bucky的小画像,都夹在这个本子里。Bucky是个不错的模特儿,尤其是上课睡着的时候。

高中毕业之后希望可以去上美术学校。能画更多模样的Bucky,集合成一册,最后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他。

 

 

 十月十六日


昨天母亲去世了。

我不知道能写些什么。她每天都救治无数的结核病人。她说结核病不足为奇,她说她咳嗽只是因为风寒。她还说等她病好了给我做拿手好菜。

我不知道能写些什么,甚至连我写下了什么都不知道。

 

  

一九三八年七月四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

虽然我觉得我早已成年,眼下又正在战乱之中时局动荡不安,没有什么过生日的必要。但是Bucky一定要为我庆祝,还准备了一大堆好吃的,我终于也就不再推辞。

Barnes夫人送了我一件新外套,Bucky的妹妹们齐声唱生日歌给我 —— 她们都是非常活泼可爱的姑娘,有着和Bucky一样美丽的眼睛。


我偶尔也有怨天尤人的时候,偶尔也会抱怨上帝不公 —— 全美利坚千千万万的男青年,我自认为是个虔诚而上进的人,为什么要承受父母双亡疾病缠身的悲惨命运?不过细想来,我虽有天大的不幸,但也不乏幸运的时候。能上美术学校是幸运,虽时有病痛但仍坚强活到二十岁是幸运,此刻还能和Barnes一家人在一起庆祝生日也是幸运。


而这些细小而珍贵的幸运中,最幸运的事,莫过于和Bucky的相遇。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


珍珠港!珍珠港!

今天听到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愣了。这世界上竟有如此卑劣的手段!偷袭,轰炸,这根本算不上堂堂正正的战争!

我以前总觉得战争离我遥远 —— 这么说其实并不十分准确,虽说我父亲死在战争中牺牲,一直以来世界上总有某些地方在承受战火侵袭,但我从未想过我出生、成长的这片土地会以这种方式遭受战争的创伤!

然而美利坚民族绝不会就此姑息坐以待毙,我们必会以百倍千倍之力反击回去!


我心头愤怒不知道在何处才能纾解。我想,作为一个不愿浑噩度日的青年人,我也应该拿起自己的武器,到前线去,到战场上去!

我要参军。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就连Bucky也不能。

我要参军。

 

 

一九四二年二月二日


我体检被拒了。

我身边和我一起排队接受体检的人们都通过了,只有我一人被拒绝。

Bucky说这完全在意料之中。我不相信,我总会有机会到军队去。

 

 

五月十一日


我改写了户籍地参加了第二次征兵体检,又被拒绝。

Bucky和我大吵了一架,生气的样子像只发脾气的小狗,其实是并不摄人的。他说我更改户籍地的行为太冒险,万一被发现必然会被逮捕 —— 我知道,但是我就想试试。很多事情如果轻易放弃,谁又能知道后来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反转结局呢?


其实我想参军还有另一个原因 —— 我想要保护Bucky。我想证明我并不是那个“被Barnes护在后面的小残废”,我想让Bucky看到我也是能够和他比肩而立、能够堂堂正正地为他扛下拳头的那个人。只可惜Bucky并不能猜到我这些莫名其妙的小心思,而我也终究是难以启齿。

唉,军队和Bucky,没有一件不让我烦恼。

 

 

一九四三年三月二十八日


我开始犹豫了,我到底要不要参军!?

我今天第四次征兵体检被拒绝。说实话,我几乎已经习惯收到拒信,然而,这并不是我对此产生犹豫的原因,客观因素并不能使我退缩。

—— 真正让我犹豫的是,在得知我再一次被拒绝的时候,Bucky说,如果我坚持要上前线,他会代替我去。


我从未想过这种情况!说实话,谁都知道战场是个如何凶险的地方,我打心眼儿里不希望Bucky去。他那么好、那么活泼、那么健康,他能做的事绝不仅仅是上战场和敌人拼命。我完全不是怀疑Bucky的勇气和能力,我只是打心眼儿不希望他受一丁点儿伤,连磕磕碰碰都最好别有 —— 但是我现在根本不能改变他的想法,如果我要去,他就一定要去。


难道我就这样放弃这个念头吗?

 

 

六月十日


Bucky瞒着我去参加体检了。然后他毫无疑问地通过了。

我今天感觉有满腹的话想说,然而提笔,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六月十四日


今夜是个晴夜。漆黑的天幕上繁星点点,睡不着,我和Bucky跑到屋顶上坐着。Bucky抬头看星星,我偷偷看他肉乎乎的侧脸 —— 脸颊肉一鼓一瘪,星星在他眼睛里眨个不停。

中学的时候,我俩经常在晴朗的夜晚跑到屋顶上来。Bucky看得准,又记得各个星座的名字和方位,每每在屋顶上总是扯着我指给我看,我就在心里暗暗描摹他们的形状。转眼间我和Bucky已经相熟十余年,也已经有好几年没再到屋顶上撒野。这些年无论是我们还是周遭的人或事,甚至是这个世界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头顶星空却还和多年以前如出一辙。


今天我第五次征兵体检被拒绝,同时Bucky得到了他的编制 —— 明天就要启程去英国。

我们即将开始漫长的分别,在我们相识十余年来从未有过的分别。

我计划中画Bucky的小册,也不知何时才能完成。希望在我们再次相遇时,我能够把它作为我们珍贵的重逢礼物。希望我们再次相遇之时,我能够把这些往日烦恼当做笑谈。


明天,在Bucky启程之时,我也要开始准备我的第六次征兵体检。我仍相信我会得到属于我的机会。


希望Bucky一切都好。

 

 


 


番外一     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Sebastian站在龟速上升的电梯里,死盯着电梯门反射出的自己变形的影子。这台电梯估计装了哈哈镜,变形变得十分扭曲颇有点儿搞笑的意味,然而Sebastian笑不出来。

 

他紧张地连汗毛都在发抖,根本笑不出来。

 

他是入职没多久的职场新人 —— 上个礼拜他刚刚成为Varmel出版集团的小编辑,当时还激动地无以复加,到了今天,激动之情全被紧张所取代。

 

今天是Sebastian的第一个任务,负责网络作家peachC的连载小说《少年史蒂夫之烦恼》的编辑出版工作。这部小说自从在网络连载以来备受好评,不仅读者受众广,就连有些权威的文学评论家也表示赞赏和喜爱。这部小说以二战时的美国为背景,描述了命运多舛的普通美国青年Steve和他的好友Bucky一路成长,最终先后入伍的动人故事。二战背景的故事本就容易让人心向往之,再加上Steve和Bucky之间不能明说的一些浪漫情愫更让数不清的少女粉将这部小说奉为至宝。就连Sebastian自己,也是忠实粉丝。

 

所以这紧张之中,除了对工作不能圆满完成的担心,更多的是见偶像之前的心慌难耐。

 

Sebastian曾多次想象过,这个“peachC”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许他是个不苟言笑的硬汉,是个以成为“美国英雄”为目标的男人。也许他像Steve一样,是个体弱多病却胸怀大志的少年。也许他根本不是男人,而是个心思细腻的少女,所以才这么了解心上人在身边、满心热爱却说不出口的烦恼 ——

 

正想着,Sebastian已经站在了peachC的门前。最终还是要面对,Sebastian闭了闭眼睛,咬紧牙关按下门铃。

 

—— 门开了。

 

然而开门的不是冷脸硬汉,不是虚弱少年,更不是明媚少女 —— 

开门的是个笑得灿烂的年轻男人,穿件质地柔软的套头衫,深棕的头发有点儿乱 —— 然而不影响,反而更显亲切,如同下午四点的阳光,有种暖而不刺眼的和煦。他开口,连声音也是和煦的,像柔软小手抚平Sebastian站立的神经末梢,让他再也不知道紧张为何物。

 

“我叫Chris Evans,peachC,”他伸出手来,“很高兴见到你。”

 


 

 

番外二    《少年史蒂夫之烦恼》第三版自序

 

这篇拙作能出版这么多次,实在是我没想到的。

当时只因一个小小的念头开始网络连载,后来居然能够出版、再版,能够得到大家的喜爱实属幸运。这部书是我的第一部书,现在看来自然有不少幼稚或不合理之处,但我仍旧发自内心的感谢它,不仅因为它是我写作之路的开端,更因为它使我遇到了我文字与生活的唯一编辑 —— 我的Sebastian。

希望每一个翻开这本书的读者,都能从中获得我所获得过的力量。也许你正一帆风顺,也许你正身处困境,也许你正经历和Steve一样的烦恼 —— 那么,希望这本书能够成为你的朋友。

 

                                                                                            Chris Evans

                                                                                           于波士顿家中




end.


评论
热度(42)
  1. 存文小仓库阿液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