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漫威相关】美国队长择偶标准调查报告

鹿言:

-ooc-

神盾局上到局长下到扫地阿姨,都对“冬兵”这个称号恨之入骨。

“小伙子们,如果你们再给我提供无效情报,这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寇森一脸狰狞,“下个月的也没有。”

“美国队长在上,”工作人员们举手起誓,“骗谁也不能骗局长是我们的一贯宗旨,但是冬兵的反侦查能力真的很强。”

 

寇森关于冬兵的压力当然并不来自于总统先生有意无意的提及,以及前任局长每每聊到神盾物资要开源节流的时候总要谈起那辆被冬兵炸得稀碎的专车,但罗杰斯队长的长吁短叹是不容忽视的。寇森有时候甚至觉得他是故意的,面对全世界最大的情报贩子,美国队长发挥出了他极强的表演天赋。

“寇森,你说,他会不会还在美国?”史蒂夫问。

“我不知道,队长。”寇森礼貌地回答。

“唉……”罗杰斯队长头深深低下,再抬起,眼眶通红。

寇森的犯罪感油然而生,虽然这种戏码每天都会演上一出,但寇森还是对冠以“美国队长”的生物没有任何抵抗力。

“相信我,队长,我会尽最大能力查到他的下落的。”

“我相信你!加油啊寇森,你可以的寇森!”史蒂夫拍了拍寇森的肩膀,瞬间情绪也不低落了,眼眶也不红了,连刚刚蒙在眼珠上那层氤氲的水汽也瞬间消失了。

太假了。这。

日子一天天过去,头发一天天减少,寇森一边给自己抹生发液一边暗自叹息:如果有一天抓到了冬兵,就薅光他那一头乱毛,以报现在日夜操心之仇。

所以在他得到“局长!我们在纽约一处星巴克找到了冬兵的下落”这条情报的时候,回复了“_(:з)∠)_”

 

寇森和史蒂夫同时赶到星巴克,果然就在角落看到了一边喝冰咖啡一边用手机看动画片的巴基巴恩斯中士。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寇森问,“我们需要聊聊。”

巴基扫了一眼对面的两个人,和窗外那十几二十号黑西装黑墨镜黑领带卡耳麦的可疑人士,开始规划逃跑路线。

“巴基,”史蒂夫说,“不要指望从后门、窗户、通风管道、厨房垃圾通道、防火应急通道逃跑,更不要指望从正门突围。”

“队长,你到底抓了他几次?为何对逃跑路线如此熟悉。”

“十几二十次吧。”

“上个月你也是这么回答的。”

“每个月都能抓十几二十次。”

 

第一次抓到冬日战士的时候,娜塔莎生怕史蒂夫控制不好情绪,主动充当了审问官的角色。

“你是冬日战士?”

“我是巴基·巴恩斯。”

“你认识这个人吗?”娜塔莎指了指身后的史蒂夫。

“不认识,不过有点模糊的印象。”巴基十分配合,“我觉得他很关心我。”

“对的,他对你的状态非常在意。”娜塔莎满意地点点头,“包括你的行踪,你的各种动态,你的心理状况,你在从事的工作……”

“他还很在意我学到了什么东西。”巴基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八成还想知道我最近有没有谈恋爱……”

“我想是的。”娜塔莎点了点头。“他虽然看起来年轻,但事实上年纪真的很大了,做事有时候像个老头子一样啰嗦……”

“你知道我是谁了。”史蒂夫压抑住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维持在正常的声线上。

东躲西藏不是办法,我毕竟是要回归正常人的生活的。巴恩斯中士深吸一口气,犹犹豫豫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你是我爸?”

 

根据娜塔莎事后在一次疯狂派对中酒后陈述:当时队长的表情相当扭曲。

 

后来史蒂夫常常抓住巴基,比如各种小超市、水果摊、热狗摊、冰淇淋摊、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星巴克,最神奇的一次是在兰州拉面。

史蒂夫不明白自己为何总能在各种小吃街抓到他,巴基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人总是在自己吃饭的时候来抓他。

这都不重要。

随着记忆的复苏,巴基意识到自己大可不必见到这金发的壮汉就跑,而那壮汉也不是他爸。

 

寇森终于下定决心:为了不让队长三句不离想当年,五句不离“他看着我不认识我”,十句不离“他还在美国吗”,这次坚决不能再放冬兵走了,24小时轮班,问责到人头,谁值班的时候冬兵逃了,那后半辈子就在神盾局卖身还债吧。

“我们得聊聊。”这是本月寇森第二十四次对冬日战士说这句话。

巴基十分羡慕寇森带着墨镜也能和窗外那群黑衣人保持眼神交流,自己在九头蛇的时候也曾尝试戴着护目镜和那几个莽汉眼神交流,未果。

“聊什么?”今天的冬日战士非常赏脸,回答了问话。

这也太配合了!寇森简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整了整领带,正了正墨镜,理了理(稀疏的)头发:“请允许我做一个自我介绍,鄙人是神盾局局长菲尔·寇森,我旁边这位是神盾局的特聘的工作人员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你看他手里是神盾局的神盾。”

美国队长和冬兵同时递来“你就吹吧”的表情,寇森暗自感叹果然是两口子,翻白眼的角度都一摸一样。

“所以?”

“回忆得差不多了就回来吧,”寇森老泪纵横,“神盾局虽然家大业大,但经费也是有限的,追着你满世界跑很累人。要知道,我们又不是没事做了才到处找你,但是队长天天打人情牌这点我真的是拒绝不了。而且你们俩一个有神盾局工资外带美国政府养老补贴,一个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我不行啊,做管理层的艰辛你不懂。神盾局里牛鬼蛇神太多了,你看我头发,快掉没了,为什么,操心呗。别怪我逢人就说自己被洛基的权杖捅死过,这个感觉,谁被捅谁知道,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给你讲,天天用高科技设备一点都不酷炫,我老觉得自己的头发就是高科技的受害者……”

太可怕了。巴基从内心升起一阵恶寒: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是就觉得好特么有道理,好特么想按照他说的做啊!

太可怕了。史蒂夫从内心也升起一阵恶寒:寇森你除了第一句之外剩下的都在说啥啊!

在听见巴基说“好吧,我跟你们走”的时候,史蒂夫的内心绝对是惊吓大过感动的。一方面是折服于寇森这不知所云都能带来强大效果的口才,另一方面则惊恐于巴基的偏听偏信。

 

三个月后,寇森看着史蒂夫的宿舍升级申请颇惊讶:“这种宿舍是给有家无房的同事准备的,队长你确定要告别单身宿舍了?”

“嗯对,告别了。”

“批申请也得让我批个明白,”寇森一边无奈地抄起钢笔一边问。“告诉我,他到底哪儿好?”

史蒂夫想了半天,总结:“巴基优点太多了,主要优点是可爱。”

“不批!”

 


评论
热度(916)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