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授权翻译】【无差】Somebody, Somewhere (1)

Joan:

原作者:Squeaky

原链接:Somebody, Somewhere (is missing you now)

原系列:Already Where You Belong Part3

授权及前文见:【1】【2】【3】【4】

                     【1】【2】【3】【4】【5】【6】【7】【8】【9】【10】


注意事项:

故事尚未完结,目前涉及到的主要CP有Stucky、鹰寡、铁辣椒、幻红。

警示一下,目前都是未成年人在早恋,大部分CP都未成年!文中会涉及到一些过去的虐待儿童和家暴提及,请注意。

不适应的可以直接点叉,说真的,我知道那种踩雷的痛苦,save yourself some trouble!

这会是比较平淡生活化的长篇,且各CP戏份比较均匀都不多,想看情节波澜起伏的也可以趁早点叉,免得失望!


========================

看上去,Phil的领养小家庭好像一切都很顺利:Steve,Tony和Pepper去了纽约的大学,Clint,Natasha和Bucky依旧在波基普希的农场里完成他们的高中课程。但是好的东西总不会持续太久。

问题在酝酿中。Steve和Bucky刚刚萌芽的恋情开始变得动荡不安,Clint和Natasha也陷进了这个漩涡里。另一方面,Tony试图和他生物课上一个打扮随便的男孩交好,这让他和Pepper大吵了一架,也许他们的恋情也要到尽头了。

Bruce Banner,这个和Tony同班的男孩,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特别是不能让Tony Stark知道。Bruce在保护一对双胞胎,Wanda和Pietro Maximoff,他不知道他们有自己的理由去恨Tony和Stark这个姓代表的一切。

但是在Pietro病得很严重的情况下,Bruce只能去找他唯一能想到的人——Tony Stark——求助。Tony和Steve赶去帮忙,但马上意识到他们无法提供Bruce和这对双胞胎需要的东西,于是他们就叫来了自己的养父。Phil措不及防地和那个他曾尽全力去救助,却以为已经永远失去了的男孩碰了个正着......


作者大人配的图:



Phil的手机在他刚穿上防弹背心时响了起来。他一边把它从背心前面的口袋里拿出来,一边不由为这突然的干扰咬牙切齿起来。他们正准备出发去逮捕一个确定了的人口贩子,时间紧迫。Phil迅速瞥了一眼手机屏幕,已经准备好要拒绝它了。

那是一个视频聊天请求,Phil马上就认出了那个男孩。

“Bruce?”Phil接受了他的请求,“现在真不是个好时候——”

“我——我真的很抱歉,”Bruce咬着下唇,即使透过手机的小屏幕,Phil都能看到他已经把那里咬出血了,“我本来是绝对不愿意给你打电话的,但是你曾经说过如果我需要帮助就可以给你打电话,那个,我现在需要帮助。”他棕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Phil控制住自己不要叹气:“发生了什么?”

“Coulson!”Nick Fury在器械库那头叫道,“我们现在得马上去逮捕那个通缉犯了!”

Phil冲他的长官点了点头,朝他伸出一只手指表示自己需要一点时间。

“是新的寄养家庭。这里还有另外两个孩子。双胞胎。其中一个是女孩。她长得非常漂亮,呃,我觉得我们的养父也是这么想的?”Bruce皱起了眉头,就好像他觉得Phil肯定不会相信他一样。这也完全说得通。Bruce学校里的同学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父亲会多么凶残地打他的母亲,也不相信Bruce自己随时都会挨打。他的父亲是一位科学家,在他的领域里人尽皆知,享有很高的声誉。人们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男人会对他的儿子抽哪怕一鞭子。

没有人相信,直到那天,Bruce惊恐无比地跑到了邻居家,衣服上沾满了他母亲的鲜血。他能活着跑出来的唯一原因是他的衣服在他父亲试图抓住他的时候被撕破了。

Phil是作为特殊受害者部门(SVU)的探员在邻居家里见到Bruce的。这是Phil在SVU最开始的几个案子之一,他马上就对这个深色头发的男孩产生了同情心,作为一个刚刚目睹了自己母亲被谋杀的孩子,他显得过于安静了。就在那时,Phil对自己发誓,他要尽可能地帮助这个孩子,所以他给了Bruce他的私人号码,告诉他如果需要他可以打他的电话。那是四年前的事了,他后来还是陆陆续续听到了些关于Bruce的消息。虽然他的父亲现在已经快烂在监狱里了,但是伤害已经造成,无可挽回。Bruce被放进了儿童保护系统,在最开始的三年里,一切好像都还不错。但是在他进入青春期之后,以前的经历给他带来的痛苦和恐惧就以愤怒和叛逆的形式表现了出来。这是过去的一年半里,Bruce待过的第五个寄养家庭了。

Bruce有时候打电话过来是因为他需要发泄口,有时候他们就只是在闲聊。有时候,Phil会尽量阻止Bruce不要发泄得太过,免得被转到下一个寄养家庭。这是Phil第一次觉得有可能真的出了问题。

当然了,这个时候Phil肯定就不得不出发了。

“所以你的养父觉得那个女孩很漂亮?”Phil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希望事情不会像这句开场听起来一样糟糕,“我不确定这是个问题——”

“他曾经试着摸过她,”Bruce打断了他,“她不喜欢这样。是她的哥哥告诉我的。”

这引起了Phil的注意:“他试图猥亵她?”

Bruce的眉头更深了,但是他点了点头。

“Coulson!”Fury喊了起来,Phil抬头看向他的上级,表示自己听到了。Fury怒瞪着他,示意他挂断电话。

“听着,我真的得走了,”Phil试着忽略男孩听到这句话后挫败的表情,“但是我相信你,Bruce。我向你保证我相信你说的话。我发誓,等我回来后,我一定会尽自己的力量帮助你的。好吗?”

“好吧。但是......但是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带着你自己,那个女孩,还有她的哥哥离开那,去一个安全的地方,”Phil说,“等我这边一结束我就给你打电话。我保证。”

“好吧,”Bruce说,“我会把我们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等你打电话过来的。”

“太棒了,”Phil对他笑了起来,“Bruce?我真的为你感到非常骄傲,因为你保护其他孩子的举动。”

Bruce的嘴角上扬了一些:“谢谢你。”

“快点,Coulson!”Fury喊道。

“我得走了。但是我会给你打电话的!”Phil没等Bruce回话就挂断了电话。

三个小时后,他被送进了纽约医院的手术室里,因为那个他们去逮捕的男人——Loki Laufeyson送进他肩膀的一颗子弹而大量失血。Phil花了一个多星期才恢复到足以记得他还欠Bruce一个电话,这之后又过了好几天,他才真的有体力去打这个电话。

等Phil最后终于能坐起来拿手机打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已经没人接了。Bruce消失了,Phil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他。


“喂,”Tony用他贵的离谱的运动鞋鞋尖推了一下Steve的膝盖,“你看到那个孩子了吗?”

Steve一只脚搭在另一边膝盖上,正看着腿上放着的一本巨大的病理心理学课本,他从书里抬头瞥了一眼:“哪个?图书馆里都是孩子。”

Tony翻了个白眼,可惜翻了也是白翻,因为Steve说完这句话马上就又回到他的课本上去了。“那个。”他再次推了一把他的膝盖,比上次更用力。

“噢!”Steve瞪了他一眼,但好歹也抬起头来了。

“那个。”Tony又说了一遍,指了指他口里的那个学生。

“那个在睡觉的?”

“没错!他和我一起上生物学课。”

“哦,”Steve的视线重新回到自己的课本上,“他长得和你有点像。”

Tony眨了眨眼睛。“什么?你怎么看出来的?他在睡觉诶!”为了强调他的意思,他戳了戳Steve的肋边。

“别戳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Tony再次戳了戳。

“别戳了!”Steve拍了一下他的手。

“那就告诉我!”

Steve指了指那个在睡觉的学生:“你自己看他!这不是很明显吗?”

Tony看着那个正在睡觉的男孩,想试着搞明白Steve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的。他正平躺在散落在图书馆各处的其中一张皮沙发上。那些沙发本来是用来让学生们坐在上面舒舒服服看书的,但Tony只看过人们在那上面休息。这个男孩的头靠在其中一边扶手上,右膝盖弯曲着放在另一边上,左腿立起来踏在地板上。

他看上和Tony差不多大,他们的头发都是深棕色的,浓密又带着些卷,虽然那男孩的头发看上去像是完全没梳理过、甚至完全没洗过。他的皮肤是和Tony一样的橄榄色,他们的身高也差不多。但就Tony看来,他们的相似处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在之前上课的时候,他看到男孩的瞳色是更深一点的棕色,他的胸膛也要更宽些。他的衣服看起来像是已经穿了很久,还有些皱巴巴的;而Tony看上去穿搭得精致完美,衣服也总是整整齐齐的,即使他随意穿着休闲的衣服也总是像在发光。而那男孩的衣服在他身上看起来就好像他是住在这衣服里一样的。

他的双臂抱着一本课本,他在昏睡过去之前肯定是在读这本书。

“我看不出来,”Tony用肩膀顶了顶Steve的肩膀,“我觉得他看起来长得更像Bucky一些。”

Steve冲他皱起了眉头:“他长得一点儿也不像Bucky。”

Tony咧开嘴笑了:“我知道。”

Steve翻了个白眼:“你现在能不能行行好让我好好学习了?”

“不行。学习很无聊。再说了,那些东西你都已经会了。”

“没有,我不会。所以我才在学习。再说了,下下星期就要期中考试了。”

“下下星期末才开始考试呢,”Tony辩解道,“而且我们在这之前还有期中停课的时间。时间多得是呢。”

“对你来说也许是这样的。但不是我们所有人都是花花公子、拥有信托基金的天才。举个例子,我就需要学习。”

“你一点儿都不好玩。”

Steve坏笑了起来:“从你嘴巴里说出来,我就当这是夸奖了。”

“贱人,”Tony干巴巴地说,再次看向那边的男孩。他在睡梦中变换了一下睡姿,现在,他的脸颊正靠在扶手上,手里抱着的书看起来马上就要滑出他的怀抱,掉到地上了,“你觉得他还好吗?”

这句话引起了Steve的注意:“他怎么了?”

“你来告诉我,护士先生。我不知道。他看起来好像有些......虚弱?”

“他看上去累坏了。”

“哇哦!是你的护理课程告诉你这些的吗?谁能想到人们睡觉是因为累坏了呢?”

Steve看了他一眼。“我这么说是因为看到了他眼睛底下的黑眼圈。他的黑眼圈这么明显,你在这里都可以看清楚。而他的脸色看上去又很苍白,”他耸了耸肩,“这在我看来就是累坏了的症状。”

Tony盯着他看,Steve说得对:那个男孩脸色灰白得很明显,衬得他眼下的黑紫更明显了。这也算是能解释‘昏睡在图书馆里’这件事了。Tony皱起眉头:“那他为什么不去床上睡呢?”

“也许是因为他的室友太吵了?”Steve猜测道,扭头继续去看书,“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呢?”

“因为他在睡觉?”

“等下次你们一起上课的时候问他。是什么课来着?心理学?”

“生物课。”

Steve再次抬头看向他:“我以为你的专业是工程学.。”

“这是为了我的第二学位。我需要上生物学和神经心理学,这样才能学会怎么把义肢直接和神经系统连接起来。”

Steve眨了眨眼睛:“你是为Bucky学这些的。”

Tony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我答应过你男朋友要给他一根手臂的,所以......”

Steve还在眨眼睛,但他的眼睛现在看上去有些可疑地湿润:“Tony......”

“别!”Tony在Steve的脸边挥舞着双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别这么煽情!”

Steve笑了起来,用大拇指指腹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没什么大不了的。是的,好吧。”

“再说了,”Tony说,他的声音变得柔软,“Bucky也是我的兄弟。”

Steve点了点头,伸手轻轻拍了拍Tony的肩膀:“我也很高兴你是我的兄弟。”

“上帝!”Tony叫道,他的声音大到引着其他在图书馆里的人都看了过来。“上帝!”他又喊了一声,只是压低了音量,“我都忘了你多么喜欢谈论感受了!你就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吗?”

Steve带着了然的笑容摇了摇头:“如你所愿吧。”

“别谈感受。”Tony嘟囔着,他再次扭头朝那个睡着的男孩看去。他蜷在椅子上的样子透露出一种令人难过又孤单万分的气息。Tony看过很多人在图书馆睡觉,但这个男孩的身上有一种东西,一种Tony说不上来的东西,让他的打盹看上去那么绝望,和其他人不小心睡着的感觉不一样。他让Tony想起Bucky刚到Coulson家的样子——惊恐又混乱,孤立于整个世界的样子让人心疼。Tony吞咽了一下,“我觉得我们这个周末应该回趟家。你知道的,看看Clint和Buckster怎么样了,确保Natasha有好好练习她的屈膝动作,问候问候Phil......”

“你想家了?”Steve还是一如既往地洞察力惊人。

Tony耸了耸一边肩膀,眼睛仍旧盯着那个男孩:“我给Pepper发短信。看看她是不是想和我们一起回去。”

“听起来是个好主意。也许你还可以邀请你生物课上认识的朋友一起。”

这其实是个非常好的主意。如果这个孩子碰到了什么麻烦,或是无家可归之类的,Phil是解决他问题的最佳人选:“那我得先知道他的名字。”

“回家后帮我向大家问好。”Steve重新看向自己的课本。

Tony一下扭过了脑袋:“你不回家吗?”

“回不了,”Steve扭了扭嘴唇,“我有太多作业要做了。”

“但是上个周末你也是这么说的。你必须得跟我一起回去。”

“Tony!”Steve拍了一下Tony戳着他肋骨的手,叹了口气,“护理很难,好吗?我还有两门课的论文马上就要到死线了,还有期中考试......”他揉了揉脸,“就是有很多事情要做。”

“但是你在家也可以学习啊。”

Steve摇了摇头。“在家里分心的东西太多了。Natasha会想和我聊天,Clint也会黏着我,还有Bucky......”他皱起了脸。

“Bucky怎么了?”

Steve垂下目光:“没什么。”

“你们两个分手了?”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

“那是什么?”

Steve还是固执地保持着沉默。

“你需要回家,”Tony说,“如果你不回家的话,Bucky会很伤心的。”

“我可不确定。”Steve嘟囔道。

“你知道他会的。”

Steve耸了耸肩,但还是没有抬头。

“好吧,你知道我是做这个的,像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人选,对吧?”

“做什么?”

“让我去搞明白你和Buckster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不是很擅长这种事情。”

“我没让你去做任何事。”

“好吧,那好,”Tony吐出一口气,“但是我一定要让你这周末和我一起回家。”

“我不回去,”Steve挺起下巴,“我有太多事要做了。”

“没关系。你完全可以不用因为我叫你回去就回去。”

“我不用?”

“是的,”Tony掏出手机,咧开了嘴,“我现在要给Pepper发短信了。”

Steve呻吟了一声:“你不会这么做的。”

“发送成功!”Tony叫道,“你的手机应该马上就要响起来了,就在......现在。”

Steve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叮’地震动了一下。他垂下脑袋:“该死的你,Tony。”

“就只是和Bucky谈谈,好吗?不管你们发生了什么,他可能也并不是很高兴。”

Steve含糊地动了动肩膀,但是他脸上的表情显示他已经认命了:“我猜我应该给Pepper回短信?”

“哦,不用,”Tony说,“她就喜欢等着。”

Steve掏出了他的手机。


“你回来迟了。”

Bruce揉了揉自己的后颈:“我睡着了。”

Wanda的眼神一下子软了下来:“你工作太辛苦了。”尽管她和她的哥哥到美国已经三年了,她的英语还是带着点索科威亚口音。

Bruce耸了耸肩:“没事的。”

“要是你过劳死了,那就不是没事了。”Wanda的哥哥Pietro高声说道。他正坐在那张既充当书桌又充当饭桌的小桌子边上,容带着疲倦,“但我想我们已经有过类似的谈话了。"

“很多次。”Bruce回给他一个笑容,把书包在门前放了下来。他们三个住在一个小小的单身公寓里,一个小冰箱加上两个煤气灶就算是厨房。Pietro和Bruce一起睡在那个现在正靠在墙上的双人床垫上,而Wanda的单人床垫则被一条床单隔开,那条床单一边小心地系在厨房壁橱上,另一边则挂在钉进对面墙上的钉子上。他们把房间打扫得尽可能干净,而且(竟然不可思议地)没有任何蛇虫鼠蚁。但他们家就只是一个一居室,没有隐私。即使是这样,三个人打工的薪水加起来也只能勉强付得起。

但这是他们的家,如果双胞胎可以安全,Bruce宁愿自己工作到累死。

他脱下了外套,朝Pietro走去:“你觉得怎么样了?”

“我很好。”Pietro说,重重地咳嗽起来。

这次换Bruce露出那种疲惫的笑容了:“你听起来肯定是好多了。”

“他咳得比昨天还厉害了,”Wanda向他汇报道。她站到了哥哥身后,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还有点发热。”

“我没事!”Pietro甩掉了她的手,“再说了,我上班的时间要到了。”他说着站了起来。

Bruce咬了咬嘴唇:“也许你今天晚上应该在家呆着。”

“别,”Wanda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肩膀,“你这样会弄出血的。”她转向Pietro,“但是Bruce说的没错。你应该在家呆着。他们今天晚上可以找别人来翻汉堡。”

“不行,”Pietro摇了摇头,再次咳嗽起来,“我已经翘了很多班了,我不想被解雇。”

“你弄断了你的手腕!”Wanda喊道,然后用索克维亚语对Pietro说了些什么,后者皱起了眉头。

“而且我的老板非常善解人意,”Pietro用英语说,“特别是他给我的薪水是台面下的,他可以随时解雇我。我们现在还需要付医药费和房租。我需要去上班。我得去上班。”他用母语跟Wanda说了些什么,又轻轻捏了捏她的肩膀。她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我不喜欢这样。”她用英语说。

Pietro又咳嗽起来,但是在Wanda向他靠过来的时候把她挥开了,“我也不是特别热衷于这个主意,但是我不得不去。你知道的。”

“小心一点,”Bruce说,“我10:30会去那边接你回家的。”

Pietro翻了个白眼:“你知道我马上就要十六岁了吧。”

“你要到二月份才满十六岁呢,”Bruce提醒他道,“而且这样会让我安心点的。”

Pietro再次翻了个白眼,一边套上了外套。“好吧,爸爸。”他咳嗽了一下。

“好歹在你去之前把药吃了吧,”Wanda说,“没人会想要吃一个被你咳嗽过的汉堡的。”

“我会没事的!”Pietro大喊了一声走出了门,大门在他身后咔哒一声关上了。

Wanda看着被关上的门,垂下了肩膀。然后又迅速而明显地让自己振作了起来,转向Bruce道:“你应该试着睡几个小时。”

Bruce在她话还没讲完之前就摇了摇头:“我在图书馆里睡过了。现在我得弥补一下被睡掉的时间里本该学的东西了。”

“但是你明天还得早起去工作。至少在我准备晚餐的时候睡一下?”她举起一只手制止了他的抗议,“不,没事的。我今天晚上不用上班,我知道你并不因为我是我们中唯一的女孩就希望我负责做饭。”她开始恳求地看着他,“但是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就这么一次,好吗?”

“好吧,”Bruce只好默许了,“但我真的需要学习。”Wanda嘟起下唇,但是没有再继续和他争论下去,Bruce松了一口气。他在学校旁边的一家餐厅做早班,一周六天。老板是一个激进派的嬉皮士,她更愿意私底下付给她的员工薪水,以此来报复‘那个大人’(*可能暗指政府),这家餐厅在讨厌所有和公司有关事物的学生中非常受欢迎。他们很少有人知道那个帮他们煮咖啡的男孩从早上五点就开始为他们做准备了,他们会为自己那无冲突、于雨林无害的饮料付五美元账单,而从这账单里分出的小费却让他生计艰难。

要让他们收支平衡是个很困难的事。Bruce早上起得早,晚上睡得迟,因为他总是要等Pietro或是Wanda做完晚班去接他们回来,好确保他们的安全。双胞胎会轮番值夜班,这样他们两个就都有时间可以学习和睡觉。他们都在读大二,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成绩都挺不错的,所以还没人询问过他们的家庭,或者疑惑为什么他们的监护人永远都不会出现在家长会上。两个人都想要做更多的工作,好让Bruce不那么辛苦,但是Bruce不愿意。他们会落到现在的地步都是因为他。只要能让他们逃离这个漩涡,他愿意做任何事。

他从包里拿出生物书,在Pietro刚才桌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他打开书,但却没有去看它,而是看向了正在忙活的Wanda,她正切着菜边轻声哼着歌。

你已经为我做了这么多了,Bruce看着她,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她不知道,是她和Pietro给了Bruce一个继续挣扎着活下去的理由,尽管他毁了他们三个的一切。照顾Wanda和Pietro是他这一生里做过的唯一好事,如果没有了他们......

他甩了甩脑袋,把脑海里的那些黑暗想法甩掉,注意力重新回到课本上。

“辣的可以吗?”Wanda把蔬菜放进煤气灶上的锅子里问道,“我想吃印度菜。”

Bruce对她笑了:“听上去很棒。”


Steve做了一下思想准备,然后拨通了Skype电话。

他听到了属于农场的独特铃声,然后Bucky的脸就出现在了屏幕上。一如既往,Steve立即就被他的美丽震惊了:他宽宽的颧骨呈现出一种完美的对称,还有那深灰色的眼眸。他粉嫩的嘴唇饱满丰润,简直就是为了亲吻而存在的,但是Bucky现在脸上甚至连一个微笑都没有。

Steve清了清嗓子:“嗨。”

“嗨。”Steve从没在Bucky脸上看到过这么疏离又疲惫的表情。他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紧攥在胸腔里。他知道,自从他来上大学之后,他们之间就发生了些什么变化,但是他却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他知道的是,Bucky现在几乎不跟他说话了,这让他的心痛得要死。

“那么,呃,你怎么样?”Steve因为自己声音里强装出来的愉快而在内心皱起了眉头,“还好吗?”

“不错。”Bucky甚至都不愿意和他眼神接触,这让Steve痛心地想到Bucky刚来农场的那几个星期。他仍旧被自己束缚在沉默的牢笼里、惧怕和其他人交流的那几个星期。

“你的课上的怎么样?”Steve再试了一次,“Carter女士让你们读George Orwell?”

“Margaret Atwood,”Bucky说,他还盯着地板,“反正你也不在乎。”

Steve的脸抽动了一下:“Bucky——”

“你这周末又要学习吗?”Bucky揉了揉他的左边残肢,视线仍旧小心地避免和Steve接触。

“不,事实上,我这周末要回家。”

Bucky的眼睛倏地看向他,瞪得大大的,带着满满的惊讶:“真的吗?”

“是的,”Steve心里如释重负,Bucky终于看他了,“我有个人想去见见。”他突然很庆幸他被Tony说服了。

Bucky的唇边绽出一抹小小的笑容:“是吗?”

“是啊,他长得真的非常好看,骑马的技术谁也比不上。也许你认识他?”

Bucky现在真的在笑了:“不能说我听说过他。”

“哦,是吗,他超棒的,”Steve继续他们的小游戏,“聪明,有趣,吻技超群......”

“他听起来很棒,”Bucky咧开嘴笑了,然后那个笑容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愿意离开这样的人。”

Steve松下去的那口气被困惑所取代:“我不明白。”

Clint在Bucky准备张口回答的时候蹦进了屏幕里:“Steve!Natasha说Pepper说你要回来了!”

“就这个周末。”Steve把注意力重新移到Bucky身上,“但是我和Bucky正在说——”

“没事的。”Bucky再次避开了和Steve的眼神接触。

“我超级想你的!”Clint仍旧开心得要命,“你能回来可真好!”

“就只是这个周末,”Steve重复了一遍,“我星期一还要回去的。要上学。”

Clint的脸沉了下去。“但是我还以为......”他扭头去看Bucky。

Bucky站了起来:“我要去做作业了。再见,Steve。”

“该死的!作业!”Clint对Bucky说,“Carter女士给我们布置了多少章?”他朝房间门口走去,然后又转回到屏幕上,“哦!再见,Steve!周五见。我真的很期待!”

“我也是。”Steve对着黑下去的屏幕随意挥了挥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缓缓地吐了出来,“我觉得Bucky想要和我分手了。”他喃喃道,坐在那里很长时间一动不动。


TBC


这部除了继续讲前两部已经确定下来的三对关系之外,主要讲的是双胞胎和Bruce的故事。

那问题来了,tag要怎么打?是提到Stucky的那章打上tag就好吗?



评论
热度(97)
  1. 存文小仓库Joan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