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盾冬】王与骑士(傻白甜、童话向)

柒两茶:

前文:《灰骑士》上  《灰骑士》下

有姑娘说想看婚后番外,于是↓

——————————————

 

《王与骑士》

在Barnes公国的历史上,“王的骑士”特指一人,即詹姆斯一世的首席骑士,有“圣骑士”之称的——Steve Rogers。他是平民出身,因此格外仁慈、谦逊,受到人民爱戴。

关于这位骑士的传奇有很多,有人说他曾独自击杀悍兽九头巨蟒;有人说他是乌拉尔女神派给公国的守护神;有人说“他”其实是位女性;有人说他与国王的关系非同寻常……随着传世文献的佚散,传闻的真伪已无法辨别。

但毋庸置疑的是,Steve Rogers是一名忠心、虔诚、坚毅、正直、公正、勇敢、机智的骑士,深受国王信赖。在他的辅佐下,詹姆斯一世成为Barnes公国史上最英明、最有作为的君主,没有之一。

若我们可以回到过去,便能看到,有时候,事情的真相比传闻还要有趣。

“……小豆芽得知殿下危在旦夕,心急如焚地向乌拉尔女神祈祷,于是女神赐给她强健的体魄前去救援,代价则是从‘她’变成‘他’,而小豆芽为了心爱的殿下,义无反顾——”

Bucky忍不住打断女官:“性转?Natasha,认真的?”

女官看向王子殿下,笑容可掬。

Bucky咽了咽口水:“请继续。”

“让吟游诗人编点儿动人的故事,唱得多了,人们就信了。”

Steve皱着眉头,不认同道:“欺骗是不对的。”

女官转向“突然变性”害他们乱成一团的“王妃”殿下,似笑非笑道:“所以你想昭告天下,坦白你愚弄了王室、玩弄了王子的感情,然后被王子的追求者们押上绞刑架,是不是?”

Bucky立刻把Steve护在身后:“不行!”

Steve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没有玩弄Bucky,我比任何人都要爱他。”

“那就老老实实接受我们的安排,不要让殿下沦为笑料,Rogers先生。”

Steve只好妥协。

女官走后,Bucky握着Steve的手,深情道:“我也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Steve凝重的神情顿时软化,眉眼间满是温柔的笑意:“Bucky……”

乌拉尔女神派来守护骑士,这比王子殿下与灰姑娘的恋情重要多了,大家瞬间忽略掉王妃、性别之类的关键词,为得到女神的恩泽而举杯庆祝。

灰姑娘“小豆芽”渐渐不再有人提起,Steve Rogers——圣骑士——是流传更广的名字。

老国王亲自主持圣骑士的授封仪式,他用剑背轻触Steve的后颈和两肩,随后,储君殿下授予圣骑士披风、盔甲和马刺。

万众瞩目,人们兴高采烈地撒着鲜花,将祝福献给圣骑士和储君,为公国的未来祈福。

无人知晓,圣骑士与储君在众人的盲区里,偷偷交换了戒指,这实际上是他们的婚礼。

Bucky悄悄对Steve眨眼——委屈你啦,我亲爱的“王妃”。

Steve则大方地回以微笑——荣幸之至,我可爱的殿下。

仪式结束后不久,老国王宣布退位,将王位传给有圣骑士守护的James王子。

新上任的年轻国王忙于国政,根本无暇与新婚的恋人谈情说爱,Bucky的不满一天浓过一天。

数日后,Bucky收到老国王的来信。他的父亲在信中沉痛写道:“由于你执意与男人结婚,你母后伤心过度,搬到避暑庄园不肯见人,我当然要替你收拾残局、安慰你母后,王位就只能交给你去打理了。加油,儿子。”

而当天下午,Bucky又收到母亲的信。王后毫不留情地揭穿丈夫:“别理你父王的胡言乱语,他早就想甩开政务到乡下摸鱼了。你刚刚登基,事情一定很多,等到闲一些,再和Steve一起来探望我们吧。”

Bucky看完双亲的信,无奈地笑了笑。他的笑容在面对堆积如山的公文时消失了。

窗外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小鸟儿叽叽喳喳地叫得正欢,可他却要被拘在这堆该死的文件里。

Bucky从不是一个乖巧听话的王子,自然,也不会是循规蹈矩的国王。

女官正在向圣骑士叮嘱宫中的礼仪。侍女匆匆跑来:“Romanoff大人!不好了!陛下不见了!”

Steve提起盾牌就打算去找,他担心Bucky出事。

女官却对此不觉意外,她安抚道:“陛下是逃家老手,也就这两年才稍有收敛,现在不过是旧态复萌……去集市准能找到他。”

女官不愧业务娴熟,不出一个小时,就在杂耍表演的观众中发现了国王。

Bucky见行踪暴露,也不躲藏,态度良好地认错。

女官完成任务,将国王交给圣骑士便离开,她要忙的事多着呢,可没空看管偷溜的小朋友。

“Bucky,”Steve牵起Bucky的手,见他安然无恙,悬着的心才总算放下,“怎么不带侍卫?””

“他们不会同意的,”Bucky委屈道,“要么就是跟来一大群人,让我什么也看不成。”

“只要做完公务,我陪你出来玩。”Steve揉了揉Bucky的头发,愁容满面的模样实在不适合他的陛下。

“可是它们太多了……”

重要的公文他早就处理完毕,剩下的多是封臣、友邦的祝贺,全是些外交辞令,却又不得不批阅仔细、回复得体,Bucky最不擅长打官腔,对它们厌恶至极。

“我和你一起。”

在爱人的陪伴下,似乎也没那么无趣了。Bucky批阅完贺词,又开始浏览各封地的贵族送来的信件。

看了两封,Bucky脱力地栽进Steve的怀抱,枕着他宽阔的胸膛,惬意地眯起眼睛:“啊,头疼……为什么连三女儿的妯娌嫁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也要写信告诉国王?当我这么闲吗?”

Steve摸了摸陛下的黑眼圈,提议道:“我先帮你分类,重要的给你详细看,不重要的就告诉你大意,好不好?”

若是被其他大臣看见这种情景,一定会大惊失色地给他们新晋的圣骑士安上“佞臣”的帽子。然而此处唯有他们两人,Bucky连眼皮都懒得掀,又往Steve怀里钻了钻,说:“好。”

接下来是漫长的宴会。即使送过祝贺信,封臣们还是要亲自前往王都拜贺,其他国家也会派来使臣,出于对圣骑士的好奇,来访者格外多,让Bucky疲于应付。

一周后,Bucky终于受不了了。

“我们私奔吧。”Bucky目光炯炯。

Steve很是为难:“国王不在宫中,会……”

Bucky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挤出汪汪泪眼:“可我们都没有度过蜜月!天天就是国事、公务,什么时候才能关心一下我们自己的家事?你一定不爱我了,昨天你还忘了给我晚安吻。”

说着说着,Bucky真的悲从中来,声音带上哽咽。

Steve心疼极了,也愧疚极了。

婚前他们曾兴奋地计划一起看日出、数星星、吃遍王都的大街小巷、喝空亲王家的酒窖、在全国各地留下足迹,也想过出海游历,可随着老国王的禅位,这一切都搁浅了。

Steve担心他的存在会成为Bucky受人诟病的污点,竭力希望辅助Bucky获得斐然的政绩,从而保证他的陛下不被史笔批判。

他甚至比Bucky还忙。比如昨天,他与骑士团的会议开至深夜,回寝宫后几乎是倒头就睡。

他确实不对,他忘了,他们肩负的不仅是国,还有家。

Steve将Bucky拥进怀里,柔声道:“你想去哪儿?无论哪里,我都会陪你。”

Bucky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眼泪消失得比晨雾还快,他露出得逞般的坏笑,语气却又软又甜:“唔,我得好好想想。”

女官正悠闲地坐在自家庭院里品茶。多了一个人管束陛下,她终于能得到解脱。

她刚喝完一小杯玫瑰红茶,就看到侍女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女官眼皮一跳,有不好的预感。

“Romanoff大人!不好了!陛下和圣骑士不见了!”

茶杯被重重地摔到桌上。

 

—END—


评论
热度(235)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