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盾冬】NIGHTMARE番外——巴恩斯的梦

公渡河:


  大风!大风!


  于荒野中独行,飞沙滚石不时打落在他身上。前方的路被黑雾掩盖,后面传来野兽的低吼,他脚步沉重,如同镣铐加身。向无名的目的地漫走。


  有光躲在云层后面,他停下脚步,望向远方的山,那是月亮居住的地方。


  他这样的人,如何配得仰望月亮?


  他低下头,从背包里翻出本子,上面写满了他的罪孽。一页一页地打开,上面竟是空的。无所谓,反正我是要下地狱去的。


  于是移动脚步,继续前行。


  两团蓝色的鬼火出现在他身周,跳动着似要指引他。他跟着它们进入了迷雾的森林。空气里弥漫着腐烂的味道,每一棵树上都没有叶子,只剩丑陋的枝干直直地指着天空。一声凄厉的叫声惊扰了沉睡的森林,之后是千万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不同动物的叫声。他捂住了耳朵。一群食腐的鸟黑压压飞来,扑到他身后的堆满了尸骸的坑里,争相撕咬附在死人骨头上仅存的血肉。


  乌鸦!乌鸦!


  三只眼的乌鸦死死盯着他!


  他慌不择路,拼命逃开。脚下的泥泞拖住了他,如同踩在混着血水的沼泽地里,寸步难移。他只能站在那里,听着背后不断传来渗人的声音,无法阻止一场恶行。


  结束进食的乌鸦拍打着黑色的翅膀成群穿过他,在他的衣服、头发和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留下了斑斑血迹。


  他跪在地上发出一声声干呕,眼泪砸在泥土里。


  闻着自己身上散发的血腥气,泣不成声。


  白骨中开满了黑色的恶之花,死人用苍白的指骨指着他。


  帮凶!帮凶!


  一双双空洞的眼睛在黑夜里无声地控诉,骷髅看着他精神涣散夺路而逃发出了桀桀的笑声。


  他跑了很久,久到怀疑是否跑到了世界的尽头。但没有,后面依然有东西在追赶着他,无论他躲藏在哪里都能毫不费力将他找出来。他甚至能听见那些人不急不缓的脚步声,笃笃、笃笃,如此胸有成竹。他像是困在陷阱里的猫,被猎人无情地戏弄。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生活了,也许死亡才能带来平静。


  那两团蓝色的光重新出现在他周围,他向它们走去。


  我是没有灯的亡灵,只有来自地狱的鬼火。


  他来到一座破败的墓园,生锈的大门倒在路上,到处歪斜着爬满荆棘的墓碑。


  他找到了刻着自己名字的那座——"JAMES BUCHANAN BARNES",那块碑的上面竟放了一束鲜艳的玫瑰花。他想不出是谁放在这的,兴许是那人放错了,谁会给他一束玫瑰呢。


  他拿起玫瑰,在碑上发现了一行新刻的小字——


  "To the end of the line,Bucky."


  他认出了上面的笔迹,手指颤巍巍地摸上那行字母,指尖感受的沟壑触动了他,他想起和那人互相做过的承诺。


  那个人。


  史蒂夫……史蒂夫……你在哪里?


  我又在哪里?


  他抱着玫瑰伏在碑上,无声地哭泣。



评论
热度(2)
  1. 存文小仓库公渡河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