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盾冬】第一支舞

微糖抹茶蛋糕:

我一直一直很想寫《第一支舞》這首歌,

周秉鈞與楊海薇這首歌,應該是台灣七成以上的人的青春回憶吧!

迎新舞會或是迎新宿營必備!

這篇是一個,在迎新宿營就把大一新生最受歡迎的小學弟定下來的故事,

紀念我一點都不浪漫但是非常青春的大學生活XDD


「同人界,所有節日都是勞動節,必須產出!」

作為文手,對我來說情人節是勞動節,

那作為讀者,大概是美食展吧XDDDDD

就祝大家今天看得愉快、吃得安心!

Have a wonderful Valentine's Day!


====

Steve Rogers已經是第三年參加迎新宿營了。第一年作為什麼都不懂的新生,茫茫然的跟著學長姐的安排打轉;第二年晉升成主辦的幹部,還被同學推舉為總召集人,光為籌辦就忙了三個月,臨近活動時還熬了一個禮拜的夜,連續兩年為這件大事忙得暈頭轉向,直到他升上三年級,終於可以作為高高在上的「營隊顧問」,和幾個好友悠閒的前來探班,挑選自己有興趣的活動旁觀,看著傻傻的小大一們,回想自己還呆愣愣的青春時光。


「看著這些學弟妹,我有點覺得自己老了。」Steve當年的副總召Peggy Carter端著一杯顏色鮮豔的冷飲站在他身邊,隔著一小段距離看著舉行中的大地遊戲,一組組學弟妹正在為搜集關主要求的物品東奔西跑。

『你哪來的飲料?』Steve皺起眉,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搭擋。營隊舉行的地點是距離紐約兩小時車程的丘陵地,一處專門為露營愛好者準備的營區。雖然比起真正的野營地,這裡的設備可說是應有盡有,但不管怎麼說,終究是野外,開車也要一個小時才能到達山下的賣場。Steve他們早上抵達時自己準備了一天的餐點,多是方便好保存的飯糰或三明治,但是Peggy手上卻有一杯現打果汁?

「某個大二學妹的私糧,她分了我半瓶。」Peggy把杯子舉到唇邊抿了一口,滿意地點頭:「你要嗎?」

『你喝吧。』Steve搖搖頭。Peggy的人緣是出了名的好,明明跟他一樣是為了自己認定的事不屈不撓,打死不退的個性,Peggy就硬是比自己圓滑。一年半前他被推選為總召時,幾個死黨擔心他的個性領導力有餘、彈性卻不足,Peggy自告奮勇接下副召的職位,在所有需要溝通協調的事情上為他挺身而出,最終迎新宿營能圓滿的結束,Peggy功不可沒。好友的情義,Steve無比感激。

『時光飛逝,不是嗎?』Steve想著Peggy剛剛的話,不無感慨地說。



「我也沒想到,當年所有學妹們共同的白馬王子Rogers學長,居然大學兩年都過去了,還是能維持單身,暴殄天物啊!」一道輕快的聲音在背後響起,Steve不用回頭都知道說話的人是誰。

『別鬧了Howard。』Steve看了眼從入學起就桃花不斷的同伴,嘆了口氣:『別整天拿這些事開玩笑。』

「我哪裡開玩笑了?我可認真了!」Howard Stark不滿地瞪大眼:「說真的Steve,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孩?或什麼樣的男孩?你條件說出來,半個學校的人我都認識,絕不愁找不到你的真命天子啊!」

『沒什麼條件,我只是⋯⋯』Steve想了半晌,最終還是放棄捕捉心中那模糊的影像:『如果看見了他,我自然會知道。』

「一個始終在等待浪漫的一見鍾情的少年。」Howard給Steve的行為下了一個註解,Steve無可奈何地看了他一眼。



他有時候也會懷疑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樣的人。進入S大以來,對他表示好感的人不是沒有,甚至可以說是不少,但Steve對於禮貌地拒絕他們,向來沒有一點遲疑。

別讓喜歡你的人抱著一個你們可能兩情相悅的假象苦苦等候,Steve總是在好友問起時這麼說,但每當好友們詢問他到底喜歡什麼樣的人時,他總是會思索半晌,再苦笑著搖搖頭。


他說不出一個明確的敘述,但是他總會知道的。

當那個人讓身邊所有的一切都黯淡下來,只剩他一個人閃閃發光的時候。



  

三人站在一起閒聊著,不知不覺半個太陽已經落下山頭。大地遊戲的活動結束,小隊員們紛紛被帶回營本部用晚餐,三人也一邊討論著接下來的活動安排,一邊慢慢的往營本部走去。


  

「Steve!學長!」Steve正和其他幾個大三的顧問用著晚餐,被同伴之間的插科打諢逗得開懷大笑時,一個怯怯的聲音在背後響起。Steve回頭一看,認出是這次宿營的活動長,主修應用物理,現在大二的Wanda Maximoff。

『怎麼了?』Steve站起身,關切地問,其他人也紛紛望向Wanda。

「那個,晚上的營火聯歡舞會是男女搭擋,但是我們的工作人員女性人數不夠,想請問學長姐們可不可以來幫忙跳女步?」Wanda懇求的看著他們,Steve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沒問題!我們去年也這樣,所有工作人員都會跳女步,別擔心。』


Steve向Wanda問清營火舞會的確切地點和舉辦時間,順便替她解答了幾個營火舞會時可能會遇上的問題,Wanda才終於鬆了一口氣般,帶著笑容跑走了。


「要去跳女步,我不就認識不到美女新生了?」看著Wanda離開後,Howard唉聲嘆氣。

「我相信你辦法多得是,不急於一時。」Peggy的答案總是一針見血。


  

營火舞會是兩天一夜的迎新宿營的高潮,霹啪作響的營火把圍著它繞成內外兩個圈的人們臉上映得一片通紅。浪漫美麗的香舞和力道強悍的火棍舞讓大一新生們看得目不轉睛,氣氛被炒得火熱之後,緊接著登場的就是迎新宿營的經典活動——聯歡舞會。


「請大家站起身來,男生和剛剛坐在你身前的女生,女生和剛剛坐在你背後的男生打個招呼,別著急著想認識旁邊或是對面的那個人,我們保證這個大圈會完美的轉過一輪,每個人都能遇上你心中想要共舞的對象!」舞會的負責人,Wanda的雙胞胎弟弟Pietro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到全場,Steve他們也趁著這段整隊的時間混編進女生圈。



聯歡舞會實際上並不是一個能認識新朋友的好機會,畢竟每一對舞伴只能和彼此相處五分鐘,一首歌結束時,無論你對眼前的人多有好感,也只能和他說聲「待會見」,目送他往右一個位置,和下一個夥伴翩翩起舞。


Bruno Mars的「Just The Way You Are」是S大這幾年迎新宿營的開場舞曲,已經第三次參加宿營,同時擔任過必須把舞蹈內容背得滾瓜爛熟的幹部之一,Steve對這支舞熟練到——老實說,覺得跳這支舞無聊到痛苦的程度。

任何人把一支極簡單的雙人舞跳了一百次之後,肯定都會跟他有同樣的想法吧?Steve掛著微笑,把迫不及待要去和他左手邊的Peggy跳舞的學弟送走。



再跳一次就好,「Just The Way You Are」應該只會播三遍,接下來就是今年學弟妹新編的舞蹈,Beyonce的「Halo」。Steve在剛才的教學時間才跟大一的學弟妹一起,第一次學了這支舞,新鮮感讓他迫不及待能再跳個幾次。



「嗨。」


換舞伴的空檔,Steve正望著地上發呆時,一聲帶著笑意的招呼讓他抬起頭來,視線直直地撞進一雙漂亮的灰綠色眼睛裡。


「我是James Barnes,你可以叫我Bucky。」男孩笑得爽朗,在音樂再度響起時,伸出右手抓住有些呆愣的Steve的左手。

『我是Steve,Steve Rogers。』回過神來的Steve,匆忙補上了自我介紹。

「Steve⋯⋯」Bucky復述了一遍,輕輕點了下頭,望著Steve,擴大了笑容。



Bucky是Steve跳這支舞的第三個舞伴,是第一個和Steve自我介紹的舞伴,卻也是Steve表現最差的一次。


明明是早就爛熟於心的舞蹈,Steve卻一再出錯,狀況連連。該往左踏時他往右踏,男女不同動作時他明明該踏女步卻做了男孩的動作;Bucky帶著他轉一個圈,隔著半個身體虛抱入懷時,Steve直接撞上Bucky的側臉。


『天哪你沒事吧?』Steve立刻停下動作,捧起Bucky的臉左右檢查。

「我沒事,你只是擦到而已,沒撞到啦!」Bucky似乎有些不自在,Steve注意到他耳根泛起紅暈,才發現自己的動作有些過度親密。

『不好意思。』Steve匆匆放開手,他們停下步伐時歌曲早已接近尾聲,Bucky該往下一個位置轉移了。

「很高興和你共舞。」Bucky對他微微一笑,往右移到Peggy面前。


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的Peggy瞟了Steve一眼,輕咳一聲,對著站到她面前的Bucky勾起嘴角。



接下來的幾支舞,Steve都心神不寧,他不停地趁著轉圈的時間觀察Bucky去了哪裡,和哪些女孩共舞。他猜Bucky可能是全場最有紳士風度,也最有女孩子緣的男舞伴。每個和他共舞的女孩都被Bucky逗得笑聲連連。

Bucky又轉到他面前兩次,依次是Frozen的「Love is an Open Door」和Babyface的「Mad Sexy Cool」。「Mad Sexy Cool」快結束時,Steve萬般不想放手,旁邊的其他對都已經放開了手,Steve卻又多握了幾秒。


Bucky抬起頭看Steve,Steve勉強扯出一個笑,正要目送Bucky離去時,Bucky開口了。


「Steve,呃⋯⋯你知道最近的洗手間在哪裡嗎?」



尿遁是個老套的招數,但是Steve一點也不嫌棄它。他自告奮勇陪Bucky找到附近的洗手間,兩人在回到舞會場地的路上,被一個能眺望夜景的平台吸住了腳步。


「今天天氣一定很好,這裡可以看到好遠的地方啊!」Bucky驚喜地說。城市的燈光從山上看去就像是地上的星星,各有特色的閃閃發亮。Bucky看夜景看得目不轉睛,Steve的視線焦點卻是Bucky。

他細心發現從舞會會場出來時沒帶外套的Bucky被山中夜晚驟降的低溫凍得不停搓手臂,隨即解開了自己外套。


『山上滿冷的,你要不要穿我的外套?』Steve一邊說話一邊把外套披在Bucky的身上,Bucky有些手足無措。

「那你怎麼辦?」Bucky問。

『我還好,我體溫比較高,不太怕冷。』Steve回答,努力抑制他其實很想立刻在遠地小跑個幾圈來驅寒的衝動。

Bucky卻拉開了外套,挑起了眉,笑著問:「介意跟我分享嗎?」



他們不過才認識不到一個晚上,就一起坐在平台上,看了半個多小時的夜景。

Steve的左手撐在Bucky背後的地板上,兩人的體溫交織著,原先凍得人發抖的溫度似乎也不再那麼凜冽。Bucky開始說起自己對大學生活的嚮往,他計畫著要怎麼修課,要參加哪些社團。那些Steve早已忘懷的,對於新環境的熱情,在Bucky的話語中重新浮出。


與此同時,望著Bucky因為興奮而亮起的眼睛,Steve想,他也許真的找到那個,讓身邊一切都相形失色,唯有他光芒萬丈的那個人了。




「你好不容易找到那個人,但你連他的聯絡方式都沒問。」開學後的第一堂課,Peggy聽著Steve有氣無力的話,點著頭說:「很好,真的,非常好,Steve。」

『Peg⋯⋯』Steve不知道嘆了第幾次氣,『別這樣,我真的很煩惱。』

「而且你還把自己的外套給送出去了,人財兩失啊!」Howard煞有介事地說,Steve已經不想回答。


兩個好友看著難得沮喪得趴在桌上不想動彈的Steve,試圖替他想辦法時,有人在門口呼喚了他:「Steve Rogers,外找!」



Steve帶著疑惑踏出門,才推開門就看見那個他自從第一次相遇就心心念念至今的臉孔,驚喜得停住了腳步。

『嘿?Bucky?』


「Rogers學長,我一直以為你會很快來約我,我等了半個暑假。」那人揚起笑容,揮了揮手上的外套:「還好我神通廣大。你不想約我就算了,連外套也不要了?」

『當然要。』Steve脫口而出,在Bucky還沒回答前立刻又說:『要外套,更要約你。』



灰綠色瞳孔的大男孩笑了起來,走向前將外套遞給Steve,同時也走進Steve的生命中。



我知道我總會等到你,從茫茫人海中脫身而出,帶著所有我能想像的美好與幸福,朝我走來。


====

註:

第一支舞
作詞:葉佳修
作曲:葉佳修
演唱:周秉鈞/楊海薇

帶著笑容 你走向我 做個邀請的動作
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只覺雙腳在發抖
音樂正悠揚人婆娑 我卻只覺臉兒紅透
隨著不斷加快的心跳 踩著沒有節奏的節奏
鼓起勇氣低下頭 卻又不敢對你說
曾經見過的女孩中 你是最美的一個
要是能就這樣挽著你手 從現在開始到最後一首
只要不嫌我舞步笨拙 你是唯一的選擇


補一個Rogers學長:



评论
热度(77)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