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盾冬】水鬼 03

葛林芝火山:

01 02

一个是多年的饿鬼,另一个也大半天没吃过东西,两人吃起来十分迅速,不一会儿两只野兔便下了肚。吃完了,史蒂夫便没借口继续留他,只得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话,巴基看起来恹恹的,没精打采地把脑袋搁在胳膊上,抱膝坐着。

这个时候柴火也要燃尽了,几点火星聚拢着飞舞。史蒂夫发觉巴基脸色苍白,不由想到是不是受不得凡间烟火气,便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回水里去,巴基却摇了摇头。

“我好久没碰见过阳气这么重的人了。”他指了指史蒂夫的胸口,眼皮向上微翻,微光流转。

“你以前也这么说过。”史蒂夫顿了一瞬,笑了起来,“你装作是修炼千年的妖精,要采尽我的精气。”

巴基闻言眼珠微微转了转,咧出一个笑,露出了尖尖的雪白牙齿,刻意在红艳的唇肉上磨了磨,“我就是,在深山老林里,专吃你这样的青壮年,吃满一百个就可以变成真正的人了。”

“那你现在吃了多少个了?”

巴基的手臂抱着膝盖轻轻摇晃了起来,似在思索,笑容却不怀好意。他伸出一根葱白的手指:“一个。”

“一个?”史蒂夫笑着摇头,不为所动,“算上我了吗?”

“你这样的,一个抵四个。”

他笑容未减,脸色却白得实实在在,好似风中一张脆弱的纸。史蒂夫心下不忍,竟暗自想到,明知人鬼殊途,却是自己非要强撑着穷尽最后一丝可能。但说白了,事在人为,如果连死去七年的鬼魂都还存在,其他的事也未知。

 

“你有没有想过,活过来?”

“活过来?”听到这话,巴基脸上的笑容褪得干干净净,“你是听多了神话故事,还是把我刚才的话当真?”

“我曾经也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现在也见到了。你怎么知道这不可能?”

“不可能的,”他目光闪烁着,脸色却沉了下来,“我从不知道会有这种事。我这样的孤鬼,除了困在这里,就是魂飞烟灭,没有别的结局。”

“如果我说有呢?”史蒂夫说,“我会找到方法的。”

巴基盯着他许久,他看上去平静,坚定,不似作伪。他遇过的人少,如此异想天开又一脸正气的便仅此一个。他嘟囔着:“看你这么在意,你和他应当有着很深的关系。”

“不是他,是你。”史蒂夫重申,“从来都只和你。”

 

夜已经很深了。巴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火堆熄灭了,冒着袅袅的烟气。“我要回水底了。”他宣布。

“你明晚还来吗?”

“我一个孤魂野鬼,也没什么去处,更没念想,你要是不怕我,我来就来了。”

史蒂夫想反驳,他不是孤魂野鬼,他生前有健全幸福的家庭,死后有自己陪他,而且他永远也不会怕他。但对巴基来说,往事已经如烟消散,提及也无用。

一个眨眼的功夫,巴基就已钻入了水底,长长的栗色卷发在水面上铺平又沉了下去,湖面毫无波动。史蒂夫回到了他之前所建的“屋子”。他躺在草地上,夜空在他眼里格外清晰。在得知巴基的死讯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宁静的时刻,这次难得的心潮平静,竟又是与巴基有关。好似在他的命运里,巴基已经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丝丝绕绕缠着他,呼吸与共。

七年前,巴基独自一人进入此山,从此和他失去了联系,等到再次得到他的消息,竟是死讯。报道上说,他跌落山崖,尸骨未存。

所以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山林。他曾来寻找爱人的尸骸,但一无所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不相信巴基死了,只是慢慢习惯。

他曾经做过一个梦。他行走在长长的路上,路的尽头有人递给他一杯酒,那个声音对他说:“死去未必是痛苦,记忆才是痛苦。忘却了,也是一件幸事。”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树林突然沙沙作响。草地的碎屑声传来,一股冷风灌进了他的衣领。在他意识到之前,一股凉意已经爬上了他的脸庞。

突然,湖水震荡了下,一个影子几乎是一闪,就到了他的身边。他感到那股渗人的凉意离开了他的皮肤,巴基跪在他面前,一只手掐着空中虚无的什么东西,眼睛冷得吓人。

“你可真是胆子不小。”他的语气凛冽,一柄刀一样,在话语的末尾,他的手猛地一扭,空中响起清脆的咔哒一声。他像甩掉什么脏东西,嫌弃地扔到了一边。

“那是什么?”史蒂夫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跳,那种不能动弹的紧窒感消失了,新鲜的空气重新涌入了他的鼻腔。

“别往那边走,小心踩到他的手。”巴基一边说一边来回拍着自己的双手,紧皱着眉头,十分恶心的样子。“看来你是块香喷喷的好肉,觊觎的可不少。”

“可你刚刚救了我。”

“我可能是个好鬼。”

他四下环视了这圈树干,再看史蒂夫时脸上的表情可以用蠢不忍睹来形容。“你知道不,你现在就像把自己脱光衣服,盛在盘里,背上叉好刀叉,再送到别的鬼嘴边。”

“那我应该怎么办?”史蒂夫摊开手,喘着气,“你说的,我阳气过盛,况且我不知道鬼还会吃人。”

“算了。”巴基泄了气,不再与这个甚至看上去还隐隐有点高兴的人计较。他想,这个人看上去又蠢又傻,对我毫不设防,我随时可以吃了他。

随时都可以。

于是他躺了下来,在史蒂夫的身边,忽视了对方因此而亮起来的眼睛。他挪动着靠近,含糊不清地说:“睡吧,混蛋。”

他空落落的心随着与对方距离的拉近而揪紧了,但他咬着牙,无视了那阵疼痛。史蒂夫离他很近,热腾腾的身体下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这种生命的甜香,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鬼吞食人类时,既是撕裂着对方,对方的阳气也在撕裂着鬼。这是一个合二为一的过程,痛苦也有欢愉,一方的骨肉正在分离,而另一方的肉体正在重塑。最后,被吞食掉的人类通常只剩下一具白森森的骨头。

史蒂夫注意到巴基的身体难受地蜷了起来,一只虾米一样,喜悦被一只锤头砸碎了。他几乎要撤离,“我不能离你太近,你会受不了的。”

“不行。”巴基的一只手抓了过去,牢牢地按住了他后撤的手。“这是正常反应,我不会这么容易魂飞烟灭的,好吗?你为什么这么不识好歹?”

他整个贴过去,发丝靠在了史蒂夫的锁骨处,若即若离。对方脖子下温热的血管正散发着香气。他慢慢吸了一口。

两人都不再说话,巴基感受着对方紧绷的身体,良久,一双大手伸过来,将他的身体慢慢扳直了,“你觉得还好吗,巴基?”

“好得不能再好了。”他闭着眼睛,久无波动的身体感受到了震颤。

夜要过去了。这个时候突然起风,带动着他们头顶上的树叶纷纷摇晃。曙光就压在天边。史蒂夫的身体一侧贴着久久的凉意,这种冰冷是骨头里的,不属于人类。但那是巴基,他低下头,可以看见巴基发顶上一个小巧的发旋。发梢蹭在他脖颈处,有点痒,他的手臂犹豫着环绕了过去。虚虚的,不敢贴近,只是将这个人圈住,在他的臂弯里。

他知道天明即将到来,巴基会慢慢消散,再次回到水里。可是还有明晚,后一晚,以后的每一晚。他闭着眼睛,嘴角弯起来,怀中的人形渐渐变成透明,一阵风吹过,将他的梦吹散在空中。

 

这个上午,正是阳光大好,把前几天的湿润天气赶得一干二净。史蒂夫坐在树干上,望着不远处的湖畔,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会儿,他敲了敲地面,没有反应,他弯下腰,轻轻叫着:“萨姆?”

泥土微微动了动,一团黑乎乎的毛绒球很不情愿地钻了出来,抖动着身上的碎土。小鸟慢腾腾地磨蹭着,不想和他讲话,史蒂夫见状,一把把它捉了过来,小鸟在他掌心里剧烈地挣扎,发出尖锐的叫声。

“你在为昨天的事生气吗?我向你道歉,萨姆。”

小鸟扭着脖子:“你愿意去死,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好心喂了驴肝肺。”

“我不想死。”史蒂夫诚恳地说,“巴基不会希望这样。”

“你知道什么!”小鸟突然放大了声音,激动起来,小小的胸膛在他掌心里一起一伏,“你以为他是你那个想找的人?你们都是这样,自以为特殊,其实在鬼的心里,你们和一块死肉没有区别。”

“我昨晚遇到的那个也是?”

“废话。那是游魂,专门找你这种,好变成人形。”

“可是巴基救了我。”

“你醒醒吧,你的巴基早就死了,在七年前!”

一人一鸟彼此沉默了下来,小鸟不甘后退,一双黑豆眼瞪得要掉下来,但心里莫名有点打鼓。史蒂夫缓缓开口:“我知道。”

小鸟正想说什么,对方又紧接着说:“我是想问你,你可曾听说过,有一种起死回生的办法?”

 


评论
热度(68)
  1. 存文小仓库葛林芝火山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