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盾冬AU || HE] The man in the mirror (1)

Drugdealer:

sum:一日晨跑结束回到公寓,草草清洗了身体的Steve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突然发现自己的镜像变成了一个他素未谋面的男人。

不打算写太长,尽量五发以内结束。

平凡的Steve和平凡的Bucky,没有战争,没有七十年。




————————————————————————————





“On your——”

“嘿!别这样老兄——总得让我在前头一回吧!”

“left!”

Anthony讨厌和Steve一起晨跑,但该死的他不管更换多少次晨练时间,他总能完美接住Steve的那句轻快的“on your left”。

“你真应该给我介绍一下你的私人教练,”Anthony把一瓶动力水扔给了Steve,“可别搞那‘哦我都是自己瞎练的’那一套,那太娘们儿了。”

Steve坐在了他最常坐的石凳上,初秋清晨的空气已经能让那块坚硬的石板冰凉得不像话。他扭开了手里的饮料,往自己嘴里倒了满满一口,“那你或许要叫我Ms.Rogers了——唔,柠檬味儿。”

“你可真没劲。”





Steve用钥匙转动门锁的时候刚好七点,距离这个金发蓝眼睛的美国甜心往脖子上套上“广告设计部”工作牌的时间,还差一个半小时。像往常一样,他有充足的时间洗去身上的汗臭味儿。

按了按自己不安跳动的眼皮,Steve一边脱衣服,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啤酒——当然,那个S号冰箱里面同样有各式各样的鲜蔬食材。

他承认自己是个老古董——不喜欢在下班后泡吧,也不喜欢约一些没头没尾的野炮,就愿意在家里自己做几个够自己吃个饱的菜,读几本不算晦涩但包含百味的书。或许就像Anthony说的那样,他完全“糟蹋了热辣的身材和完美的脸”——但他思维敏捷,有各种新鲜的想法,和一双会写会画的巧手。

“你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事部老大头回拿到Steve的设计图稿的时候说道。

Steve站在莲蓬头下,一遍遍地向后捋着自己耀眼的金发


直到他关了水,在腰间围了块大浴巾走到洗手台前,他的眼皮还是在孜孜不倦地抽动着,就好像在说,看啊老兄,或许我才是最适合夜店舞池的那一个!

Steve翻了翻眼皮,拿起电动剃须刀打算解决了自己下巴和两腮上疯狂生长的野草——他可不想再被Natasha嘲笑是“偷偷把妈妈的睫毛增长液用在下巴上的初中生”。

想到这儿,Steve有些抑制不住笑意——Natasha是他的同事,世界上最毒舌的女人,也是Steve最欣赏的同事、朋友。

但当他抬头把剃须刀对上自己的左脸,同时看向镜子的时候,他很希望Natasha能出现在这里,用一番犀利的妙语把他从这个荒谬的梦里拽出来。

“天啊——这不可能……”

剃须刀从Steve的手里脱落,泡在了洗手池积的水里——可怜的小东西没想过自己会被这样对待,同理,Steve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遇上“灵异事件”。

他低下头,狠狠地——真的是狠狠地,仿佛要把头发人力甩干一样——甩了几下,再次抬头,Steve简直无法呼吸。

还是一样,和刚才一样——镜子里的人不是自己。

那是个棕色头发的男人,他保持着半弓着腰的姿势,手里拿着毛巾似乎正要擦脸,湖绿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时不时还眨巴几下。

Steve该庆幸自己看到的不是什么血淋淋的恐怖景象,最起码镜子里的“东西”比起鬼怪,更像是一个人——一个同样被吓坏了的可怜的家伙。


他们就这样看了彼此很久,直到镜子里的家伙擎在半空的手臂已经开始泛酸——因为Steve注意到那对胳膊开始微微发抖了。





Barnes对自己的无宗教信仰的唯物观念开始产生了怀疑。

鬼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艰难地动了动嘴唇,那两片肉仿佛已经不属于他了似的,他直起腰,频繁地舔着嘴唇,喉咙里无助又傻逼地发出“Er”的音节。

对于Barnes来说,这实在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一天了,他刚从美国军区回到罗马尼亚,接受了一个普通警员的身份和一套小公寓。军人的作息规律还没有被打破,他照常脚腕负重出门跑步,再回来做几个俯卧撑。

但没人告诉他,他会在冲完澡擦好脸的时候,在镜子里看到一个金发蓝眼的陌生男人,而不是自己那张历经长途跋涉后尽显疲态的脸。

长达几分钟的相顾无言之后,他们都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首先打破这尴尬局面的是Barnes,他毫无预兆地敲了敲镜子,似乎是在怀疑自己的镜子是不是一块大显示屏,而Steve则是一个刚刚走红的青年演员。

Steve被他的动作吓得后退了一步,突然发现自己和镜子里的老兄一直处在上半身赤裸的状态。他决定说点儿什么,好让气氛不那么干。虽然他俩素未谋面,但——天呐,谁管得了这些,他们现在能聊的太多了!

“或许……”Steve抿了抿嘴,“我们——我们俩,都是人类?我是说,现在你那里也是2017年,没错吧?”

Barnes很想笑话这个傻大个是不是看太多时空穿越剧,但以现在的处境他实在讲不出玩笑。

“嗯,没错。”

仅仅几个单词,Steve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你不是美国人?”Steve说完立刻摆了摆手,“呃……我不是歧视什么的,你的口音——”

“不,这没什么。我家乡在美国,布鲁克林。”Barnes说道,他并没有在意Steve的失言——那根本算不上失言,“也许是在罗马尼亚呆了太久,带了点口音。”

“等等……你说什么?”Steve有点儿急,“你是说,你在罗马尼亚?”

Barnes也觉得神奇,“那么……你在美国?

“神奇的跨国视讯。”Barnes显然因为这些谈话而逐渐放松,打趣道,“真该给我布鲁克林的朋友安上这么一块镜子。”

Steve却觉得这不仅仅是镜子的问题,他以前可从来没在自己的镜子里见过哪个罗马尼亚辣妹!但他没时间再跟这个老乡聊天了,时间已经被耗了将近一个小时,他得上班。

“嘿,听着,虽然这可能只是一个巧合,我们也许不会再见……而且我现在赶着去上班……”Steve看着对方的眼睛,“但我叫Steve,Steve Rogers。”

Barnes被Steve那句“赶着上班”逗笑了,“James Buchanan Barnes。 ”

他毫不掩饰地看着Steve的蓝眼睛,补充道,“你也可以叫我Bucky。”






●TBC




很喜欢Barnes这个姓,but下一章就会用比较亲切的Bucky了

评论
热度(33)
  1. 存文小仓库今天不养鸡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