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盾冬】我讨厌牙医

imchrismicah:


From @迷米秘密 的点梗.

 上一次看到的牙医梗两人直接就在椅子上开起了车,好吧我只会写小短文

另外,我也很怕牙医.......


 
James是一家武器制造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作为一家大公司的CEO,他的资产在福布斯排行榜上排到了15名。但他本人却异常低调,平时出门更喜欢骑自行车,低碳环保。但工作时他不得不开上他最喜爱的悍马H6,大公司和客人谈生意,还是要注重面子,你不强势别人不买账。
 
 在朋友面前,James是一个随和爱开玩笑的人,但在公司的下属看来,他们的CEO虽然英俊帅气会搭配衣服但却冷如冰山让人望而退却,甚至他一走进办公区,职员们都会清晰地感受到背后一阵凉意,吵闹的办公室瞬间鸦雀无声。
 
 “哎,你们说总裁有女朋友吗?”几个爱八卦的女职员看着James走远后就开始聊了起来。

 他今天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西服,是他的设计师朋友设计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款式,里面配上骚气的黑色波点衬衫,打上一条红色的领带。不得不说,任何奇怪或者骚气的搭配到了James身上就穿出一种大牌模特的视感,他的服装搭配也让办公室里单身的男性员工在私下默默地偷学。
 
 “我猜没有吧,总裁这么高冷,他会对谁动心呢?”她们叽叽喳喳地争论着,脑海里幻想着如何才能使总裁爱上自己。
 
 每天中午James都会和他的老朋友Sam一起吃午饭,他僵了一上午的冰山脸总算可以放松下来。Sam是和他从小玩到大的哥们,也是现在公司的COO。中午一到饭点Sam就会准时出现在James办公室门口,戴着大框墨镜,显得他更黑。
 
 “哦,你已经在这里了?抱歉,门太黑了我看不见你。”James一边摆好手边的文件一边说。
 
 “你这毒舌的习惯就不能改改吗?怪不得没有女孩子追你。”Sam摘下墨镜夹在西装口袋。
 
 他们每次吃饭都要走到一个街区外的餐馆,因为那里不会遇上自己公司的人,聊天也能更加随意。不过最让James讨厌的就是每次兴致勃勃去吃午饭,却都要经过拐角处那家牙医诊所。
 
 他讨厌牙医,更讨厌医院,每次路过时诊所的自动门打开,消毒水的气味扑面而来,让James对食物的兴致减少几分,那气味让他感觉自己就像躺在手术椅上待宰的羊羔。还有旁边墙上的宣传画,一颗拟人化的牙齿带着口罩,手里拿着一个大针管,旁边还有一行字:Steve牙医诊所欢迎你。妈呀这简直太可怕了,就像披着人皮的僵尸鬼魅的笑着想把你引入黑暗的洞穴,然后把你的皮扒掉,把你的血喝干,把你的肉吃的干干净净。
 
 “快走...”James拉着低头玩手机的Sam快步离开这家诊所的范围,他还是感觉自己的心脏在怦怦直跳,头皮发麻得就像有数百只蚂蚁在上面爬来爬去。
 
 “都这么大了你还怕牙医,好丢人哦。”Sam哈哈大笑,这是他最喜欢用来嘲笑James的一件事。没错,James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牙医。
 
 在他八岁的时候因为蛀牙而牙疼了一整天,Baners夫人坚决要带他去看牙医他却死活不肯去。最后还是在Baners夫人的硬拖乱拽下他才最终进入了牙医诊所,为此他家的门框还被他拽掉了一整条。
 
 “我怕牙医怎么了?你不是还怕蟑螂?”James嘴硬地回了Sam一句。
 
 “咳咳,今天天气真好。”眼看James又要扯到这件事,Sam果断转移话题。他们的午餐吃的很随便,James从不挑食,有什么他就吃什么。
 
 直到有一天Sam在同一时刻再次来到James的办公室,看到的却是他趴在桌子上,这很少见,James是Sam见过的最有活力的人,小时候打游戏他也可以一天一夜不睡觉。Sam的脚步声让James察觉到,他挺直坐起来,左手还撑在脸颊旁。
 
 “你怎么了,脸都白了,生病了吗?”Sam担心地探出手去摸他额头,但是他并没有发烧。
 
 “没事,今天有些不舒服就不陪你去吃饭了,回来的时候顺便帮我带一盒止痛粉,”James姿势及其不自然的说。
 
 “你是不是牙痛?又蛀牙了?”Sam猜到了他的小把戏。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捂着脸?快点去看牙医吧。”
 
 “不去。”James果断的拒绝。
 
 这种事情Sam早已见怪不怪了,James永远是一个那么倔强的人,他只能独自吃完午餐后去了 Steve牙医诊所。一进门就看到一个金发蓝眼的帅哥医生,天哪还有这么好看的牙医,Sam在心里惊叹。“医生是这样的,我的朋友牙痛,但是他不肯来,我先帮他预约了,然后再想办法把他骗过来。他从小到大最害怕牙医了,我恐怕得费点劲。”
 
Steve医生一下子就乐了,“很多病人都是这样的,你到时候这样这样......”Sam一脸恍然大悟离开了。
 
 第二天,虽然James的牙痛还没完全消去,但他依然坚持和Sam去吃午餐。扭头看着他大大的黑眼圈Sam就知道他昨天肯定没睡过,毕竟牙疼起来真是要命。为了照顾他Sam特地点了好吞咽的粥,吃完James的肚子还在喊饿,但他也没有办法,他什么东西都咬不了,一咬牙更疼。
 
 回程路过牙医诊所时,Sam趁着自动门打开和James发呆的瞬间一手把他扔进去。
 
 “你干什么?”James恼怒地还没有说完又被Sam推进诊室从外反锁大门。
 
 “快放我出去!”一闻到消毒水的味道James就开始慌了起来,使劲捶打门却丝毫没有反应。
 
 “老兄,是时候去修理你的牙齿了,我都是为了你好,祝你好运。”门外的Sam说完后就离开了。
 
 在反复敲门都没有回应的情况下,James最终还是放弃了,他一转身,远处坐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带着浅蓝的一次性口罩,一头金发在灯光下亮闪闪的,他站起身来走到James跟前。
 
 “你...你干嘛?”James第一次被弄的那么窘迫,以往在生意上他才是让别人难堪的那个。他往后稍稍一退,背脊接触到冰凉的大门,这让他更加惶恐不安。
 
 “我当然是来给你看牙的咯,听说你牙疼,”金发医生摘下口吐出一口气,露出帅气的脸庞,“要不我们先聊会儿天?你可以叫我Steve,你叫什么名字?”
 
 “James,”他一边盯着Steve的脸一边在心里想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男人。James,他帅气又怎么样,他可是个男的,你可不要被掰弯了!头顶上的小人不断提醒他。
 
 “要不你先过来坐坐吧,”Steve邀请他坐在看牙的椅子上。
 
James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高级定制西装,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和自己完全不配套,一想到刚才的动作丢人极了他的脸忍不住红了。他深呼吸一口气,假装从容地走过去坐下,可他的一举一动已经让Steve牙医都看得一清二楚。他动作僵硬地坐下,把拂到前面来的头发拨回脑后,冰凉的手指触摸着冰凉的椅子。
 
 “来聊什么?谈谈你有没有女朋友?”James仿佛忘记了自己的恐惧又开始发挥他舌头的本领。
 
Steve扑哧笑出声,“你真可爱,当然不是啦,如果你想谈的话也可以,不过我没有女朋友。”他一边说一边从身后的抽屉拿出带包装的崭新一次性手套和口罩,塑料包装袋擦擦作响,这都让James听在耳里。

 “最近是不是吃太多甜食了?比如糖果,甜甜圈之类的。”他背对着Bucky把包装拆开后戴上恐怖的白色乳胶手套。
 
 “嗯....软糖.....很好吃.....”James有点心虚地低下头,双手不断拉扯着他的裤管。都怪他,一吃起软糖来怎么就停不住嘴了呢?
 
Steve似乎是笑了笑,James看到他的后背抽搐了几下,随后他转过来示意James躺上去。James假装镇定的躺下,随着座椅慢慢往下倒时他还是忍不住轻微颤抖。
 
 黄色的灯散发出刺眼的光,戴上口罩的脸慢慢靠近,手里还拿着寒光四射的金属器具。

 “乖,把嘴张开让我看看。”Steve就像哄小孩一样对James发出命令,奇怪的是他的身体下意识地服从,就像是十分熟悉的指令。
 
Steve用手上的探头磕碰了一下James疼痛的牙齿随后得出结论,“嗯,是蛀牙呢,不过幸好蛀得不是很深,我来帮你补补吧。我能叫你Bucky吗?”
 
what?这小名可是只有阿毛才知道的,难道那家伙......

 “嗯,是你的朋友告诉我的,他说你不听话的时候就可以这样叫你。”Steve仿佛有读心术能听到James心里想什么。
 
 口大张着接受清洁,James不能说话,他只能瞪大眼睛不怀好意地直视Steve的双眼。这家伙怎么有种强大的压迫感把自己困住了呢?然而下一秒Steve手上的器具戳到了蛀牙的最深处,James反射性地就从椅子上💺弹起来,生理性的泪水盈满眼眶。
 
 “抱歉抱歉是弄疼你了吗?我会轻轻的,没关系。”Steve像是安抚炸毛的猫咪抚摸他的脊背,重新把他哄会椅子上。James就这么毁形象地张大嘴巴满眼泪水地看着Steve的脸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器具在嘴里弄来弄去。完了自己的形象全毁了,出去还怎么见人,自己高冷霸道总裁的形象轰然倒塌.....
 
 “你真可爱。”

 静谧的牙科诊室里Steve的声音特别清晰,他忍不住隔着口罩在James额头上留下一吻,James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又开口了,“再忍一下哦,很快就好了。”James突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这个帅气温柔的牙科医生,等Steve把他的牙齿补好后,他迅速地坐起来向还没来得及抬头的医生回了一吻。
 
 “我先走了,医药费到时候来找我拿。”James甩下一张卡片后迅速逃离案发现场,门不知什么时候已被Sam打开。
 
 “记得....”Steve话还没说完他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要吃太多甜食....”Steve看着名片上的烫金字体忍不住笑了,这家伙比他想象中还要可爱。
 
 第二天中午Steve穿着一身合体的黑色西服捧着一束鲜花走进了对面的公司。
 
 “你好,请问你们总裁的办公室在哪?”
 
 “你找他...?”坐在门口处的员工问。
 
 “我来找他拿回属于我的东西,”Steve露出阳光无害的笑容。
 
 “Oh,天哪,快看!那不是对面牙医诊所那个帅气的牙医吗?”一个女员工紧张地拉了一把身边的另一个人。
 
 “天哪他还拿着一束花。他是来找总裁的?”
 
 “完了完了,我最喜欢的两个男人在一起了怎么办呜呜呜.....”
 
Steve成功拿回了属于他的东西——一个帅气可爱在他面前爱撒娇在别人面前装高冷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男朋友。
 

Sam:“我是媒人,还不赶紧请我吃喜糖。(-_-)”
 
END

评论
热度(115)
  1. 存文小仓库布鲁克林小王子Micah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