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盾冬AU || HE] The man in the mirror (2)

Drugdealer:

sad,没有哪个小可爱纠结下时差问题吗,我还以为这会是个重点_(:3」∠)_


————————————————————————————




正如Steve猜测的那样——这种奇怪的现象跟家里的镜子毫无关系。

他站在电梯里,有点惊慌地看着镜面上的Bucky。后者换上了一套警服,修理得短短的鬓角显得他很精神。Bucky似乎正在对着大厦的玻璃幕墙整理衣领,而他微张的嘴表明他也很想说一句——

“What the hell……”

Steve手心都开始出汗了,他多希望现在这该死的电梯能停个电让周围都暗下来——天知道跟他同乘电梯的这些可怜的同事注意到镜面里的家伙会被吓成什么德行。然而他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他旁边的秘书小姐正对着光滑的镜面检查自己的穿着。同时Steve也发现,虽然自己看得到Bucky和他所处的环境,但却看不到其他任何人,要知道,八九点钟可是美国的上班高峰——

“不对……这不对……”

美国和罗马尼亚的时差有将近九个小时,他在上班的时候Bucky那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八九点。

“你说谎。”Steve说。

Bucky被他吓了一跳,“什么?”

“你不在罗马尼亚。”

“你在胡说什么呢老兄,”Bucky摘了警帽,抓了两下头发,他不知道Steve在发什么神经,“我就在罗马尼亚,看,看我身后的广告牌——罗马尼亚语!”

电梯里的人因为Steve对着镜面自言自语的奇怪举动而有些躁动,几个同事拍了拍Steve的肩膀,“没事儿吧老兄?你看起来不太舒服……?”Steve当然只能谢过他们的好意,但来不及解释也不能解释什么。电梯门开了,Steve又对电梯说,“等着我。”

同事们确定这位受欢迎的美国甜心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不过也确实如此)。

Steve直接冲进了洗手间——没人会在早晨上班时间就来上厕所,所以Steve放心地关好门,准备跟镜子里的Bucky开展一场认真的学术交流。

Bucky显然是被刚刚的话启发到了什么,他眨着大眼睛,顶了顶歪歪地扣在脑袋上的帽子,“是的,我想美国和罗马尼亚一定会有时差的,可我这里是早上八点三十二分……呃,快到三十三分了。”

“一样。”

“哇哦,”Bucky舔了舔嘴唇,“酷。”

Steve不想放弃从这种奇怪现象里寻找突破口的机会,他开始仔细打量起Bucky,说不定他们见过,或许是小时候——毕竟Bucky说他也在布鲁克林生活过,那儿是他的家。

但Steve实在想不起来,Bucky的脸肉乎乎的——虽然这个形状更大程度上是因为骨架,眼睛又大又亮,呈着温柔的湖绿色。鼻梁……就是普通的白人的高鼻梁,不特别,但很漂亮。他的唇线有点长,但没人会给他起什么“大嘴”的外号,因为他的嘴并没有因为大而显得难看……天!Steve可不记得自己曾经见过这样的人。

但是——总之,一定有什么关联的……有关联,然后打破它,打破这该死的“跨国视讯”!

“或许……”Bucky首先开口,“今天是9月2号?”

不,不!这就是关键!

Steve拍着瓷制的洗手台,发出沉闷的响声,“不!老天……

“我这里是9月3号!”

“Steve……这酷得有些不像话。”

Steve有些心跳加速,这太神奇了不是吗?

微凉的风穿过各式各样的建筑,在Bucky脚边打了个旋,卷起了一片树叶,拍在Bucky的脚背上。他有点害怕,这种没头没脑的“缘分”他一点儿都不想要,即使是跟Steve这样一个一眼看上去就讨人喜欢的家伙。

过往的行人开始对Bucky侧目:他们的公仆站在那里,委屈巴巴地盯着大厦的玻璃幕墙。Bucky有点不自在,不过他也放下心来:大家似乎看不到Steve,当然,除了他自己。

“呃,你知道,”Bucky撅了撅嘴,指着自己的行头,“我得走了,否则我很可能错过一位漂亮的报案人。”

Steve点了点头,他也不能旷工太久。

“好运,老兄。”Bucky打算问Steve要个联系方式,但仔细一想,算了吧,有面镜子他就能跟Steve无限制视频,还不限网速!

“我相信你会在下班的路上顺便去买个小镜子随身携带……毕竟,”Bucky从胸前口袋里掏出了个小圆镜,那是他上班路上买的,“咱们得聊聊——很多事。”

Steve下了班就去买了个小镜子(在确保没有同事跟他顺路的情况下,尤其是跟Natasha顺路,天晓得她会怎么打趣他),但是当他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紧张兮兮的脸的时候,他开始后悔没有跟Bucky要个联系方式。

谁能保证他们俩能做到正好同时照镜子啊!




他们俩之间的奇怪现象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月。这段时间他们基本把对方摸了个八成透。Bucky发现Steve确实总有着吸引人的地方——不谈他的好身材和脸蛋,他是个难得自律的人,这在他好几次晚上在酒吧的镜面墙上看到正在埋头画logo设计图的Steve的时候就明了了。并且Steve很执拗,有点一根筋,但通常他的坚持最后都会被证明是对的。

Steve则觉得Bucky真的是全宇宙最甜的人了。Bucky是个风趣的家伙,从来不吝啬自己的笑容,跟他在一起,Steve可以天南地北地聊。聊到自己的设计师工作,Bucky是个合格的倾听者,他不会干涉Steve的决定,但总能温柔地提出中肯的建议;聊到生活,他们会一起谈谈布鲁克林,Steve了解到Bucky是十七岁的时候离开了家,来到罗马尼亚军队。

“你知道吗Steve,”Bucky喝了口啤酒,“上次你说的那个新闻,我跟同事们说,他们在第二天看报纸的时候吓了一跳!”

“嗯,也许他们在想,‘天呐,我的同事也许是个预言之神什么的’,这可够厉害的了!”

“天呐,我用这个赚钱现在也能成个富翁了。”

Steve关好灯上了床,有时候他会想起Bucky。他有点不那么想要“打破”这个怪现象了,他觉得Bucky就像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Steve愿意跟他多聊聊。

Bucky总是喜欢在Steve睡下之后用社交软件给Steve转载一些奇奇怪怪的段子和搞笑图片,然后附上一句,“看啊,这个小蠢蛋可真像你!”

纽约正值深冬的时候,Bucky套上了自己从布鲁克林带来的一套羽绒服,他还从来没在罗马尼亚穿过这玩意儿,但Steve想看。

“哈哈哈哈,Chubby Dumpling!”Steve终于明白了Bucky这个外号,他看着Bucky有点委屈的脸,在Bucky生气之前夸赞道,

“这没什么,太可爱了。”

Bucky却不吃这一套,他在Steve理发以后也给他起了个外号。

“布鲁克林的猕猴桃,去你的!”






●TBC

评论
热度(16)
  1. 存文小仓库今天不养鸡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