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盾冬】定制品

Der Allgemeine eingeflei:

【盾冬】定制品 
我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写,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来问我,虽然我可能也不懂………… 
能接受就来看这个看似高逼格实际上作者本人都看不懂的文吧 
 
…………………………分割线………………………… 
也许曾经有某个人问过我,来自某处的某人在我出生以前 
 
Steve睁开眼睛,自己本该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低头一看,自己变成了一个瘦弱的男孩,身上的伤已经不知所踪。现在对面的棕发小男孩笑着看着他,红润的嘴唇里吐出一串他所熟悉的英文 
“过去或者未来,你可以看见其中一个,我给你一个选择,你要看哪一个?” 
Steve沉默了一会儿,他不能确认这是不是一个阴谋,那个男孩等急了似的催促着他 
“你选哪一个?” 
Steve抬起来头,笑着看着对方,回答了这个无厘头的问题,他内心深处相信这个棕发男孩,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 
“我选择过去,相比强者,我更希望能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因为成为这种人,我能了解什么叫做记忆。” 
在Steve说话的时候,他的面前已经不是那个棕发男孩,而是一个穿着军装的青年。他歪带着帽子,微笑着看着自己。这时Steve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个子青年。对方的手拍在自己肩膀上,有一瞬间史蒂夫觉得,他认识他 
“手臂,腿,嘴巴,耳朵,眼睛,心脏,胸部还有鼻孔,都成双成对的给你,这样可以吗?” 
史蒂夫仔细的观察着对方有些熟悉的脸颊,完全忘记了他所提出的问题,当对方等了好一会儿,有些无奈的催促时,Steve已经提出了他的答案 
“一张嘴巴就足够了,因为这样的话,我就不会自己和自己吵起来。” 
史蒂夫想了想,加了一句话,作为他的答案 
“这样,我就只能亲吻一个人。” 
 
Bucky看着史蒂夫,露出一个微笑,轻轻闭上了眼睛 
“我想忘记一切,但是我不能,这种感觉叫什么……” 
 
史蒂夫感觉面前刮过一阵风,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睁眼后,发现面前换了个人。那个人看起来脾气有些不好,摆着一张不爽脸看着自己,散发着金属光芒的机械臂,衬得他更加冷酷。这时,史蒂夫已经变回了原样,身上还穿着制服。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的制服是上一次大战的款式 
“最重要的心脏,给你一边一个,这样就可以了吗?” 
棕发青年看着他,好像在忍耐着什么,但是他还是仔细的听着对方的愿望。 
Steve抬头看着棕发青年纯净的绿眼睛,有一瞬间,Steve觉得他们曾经是交心的朋友,因为那双好看的眼睛好像看透了自己的心思一样,虽然带着他看不懂的忧伤 
等了一会儿,他没有听到Steve的回答,有些生气的催促着还在思考的Steve
“这样就可以了吗?” 
Steve回过了神,微笑着向有些生气的人提出了愿望,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想温柔的对待这个看起来很不爽的人 
“不好意思,我不想要右边那个心脏,提出这种要求,真的很抱歉。” 
当我有了非常重要的人的时候,当我拥抱她的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两个人跳动的心脏在胸膛之间的重要性。Steve这么想着,露出了微笑 
 
左边是我的右边是你的,右边是你的左边是我的。正因为这样,我学会了抛弃孤独,正因为这样,我学不会孤独的生活 
 
Bucky看着面前对自己毫无防备的人,不自觉朝对方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身体消逝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啊,bucky这么想着 
我终究还是无法触碰你啊………Steve……… 
Bucky朝闭上眼睛的Steve扯出一个生硬的笑容,他知道,给予对方新的生命是有代价的 
可是他无所谓,只要能让Steve好好活着,他无所谓 
即使他知道代价是什么,他也会去做 
“我也想忘记一切,可是我不能,这种感觉叫做什么………” 
 
胸口似乎出现了嘈杂声,但是好熟悉,这种感觉叫做什么……… 
 
“说起来,最后还有一件事情” 
Steve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对方空空的左臂让自己的心里莫名的难受 
“你需要泪水吗?尽管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因为很麻烦,所以很多人不想要,怎么办?” 
对方温柔的笑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你想怎么办?” 
Steve揉了揉眼睛,看着对方依然温柔的表情,忍着在眼中打转的泪,哽咽着提出了他的愿望 
“相比强者,我更喜欢温柔的人,因为这样,也正因为这样,我能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 
看着对方依然不变的笑颜,Steve忍不住想去抚摸他的脸颊。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像是永远都无法触摸还在微笑的棕发男人一样 
“嘛,至少选择眼泪是美好的。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味道,酸的,咸的,辣的,甜的,选一个你最喜欢的,你选哪个?” 
 
Bucky看着Steve透明的眼泪流进了开合的唇瓣,走向了身后的冷冻舱,朝他露出了这辈子最甜美的微笑 
“你的愿望全部都实现了对吧,因此向我展示你哭泣的面庞吧,向我展示你骄傲的一面吧。” 
 
Steve再次睁开了眼睛,凝视着面前的冷冻柜,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脸上流了下来。 
“真的很感谢你,我让每一件事情都变得很复杂,最后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隔着玻璃抚摸着对方像睡着了一样的脸颊,Steve像是对自己说一样,提出了这个根本就没有答案的问题 
 
“我能,知道你是谁吗?” 
 
 
 
End
评论
热度(5)
  1. 存文小仓库ERROR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