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小仓库

除了存文什么都没有
(若有太太不希望自己的文被转载,我感到非常抱歉,还麻烦私信或留言,会马上改正)

【Stucky无差】Sorry It Comes Unwrapped/聊表心意

Oxycontin:

短篇小甜饼,给友人的生贺,存个档。

憋了好久也就这样了,看来文笔这种东西我是没有的慎点。慎点。慎点。


Sorry It Comes Unwrapped/聊表心意

 

正文:

 

1937

 

门外传来钥匙响的声音,Steve停下手中铅笔的动作,迅速把素描本在腿上放平。

 

Bucky。他忍不住傻笑起来,暂时把笔和本子摆在旁边的桌上,站起身来三两步走向门口。奇怪的是,这次Bucky开门的时间比平时要长。这不是他的某种错觉——就算迫不及待他也不至于可笑到这地步——因为赶在Bucky打开门之前,Steve已经抢先开了门,而通常这是不会发生的。门一开,Bucky姿势扭曲地站在门口,钥匙已经脱手而出,却还没十分反应过来。

 

他好像在外套下藏着什么东西。

 

Bucky僵在原地没动。“嗨,Steve。”

 

“那是什么?”

 

Bucky做了个鬼脸。“呃,先放我进去行吗,哥们儿?”说罢还补了个讨好的笑。

 

Steve扬起眉毛,站到一边把门口给他让出来,看他小心翼翼走进来之后在他身后关上门,一面转身一面说,“什么事能搞得这么鬼鬼祟祟的——”然后瞪大眼睛说不出话了。

 

Bucky举着一朵红玫瑰。

 

Steve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后大笑起来。

 

“我的天呐,”Steve大步上前踮起脚来搂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吻。“你——”Steve头缩回来一点,笑着摇了摇头,又吻了上去。这次少了之前惊人的成分,Bucky渐渐开始回吻,许久之后,他们喘息着将吻断开,Bucky咧嘴一笑,追过来蹭了蹭他的鼻子。

 

“我们没拉窗帘,”Bucky含着笑说,话是这样,却顾不上担心的样子。

 

“没有人看,”Steve微笑道。

 

“你究竟打不打算接下来?”Bucky把花举到他面前,Steve伸手捏住花柄,Bucky走开去拉窗帘。“所以接下来我该干什么?嗅一嗅,说段肉麻的话,然后亲你脸一下表示感谢?像个姑娘一样?”

 

“要是你愿意那随你便,找个更有创意的方式道谢我也完全不介意,反正,”Bucky假笑着挑了挑眉毛。“你想怎么来我都会配合的。”

 

“也许略过说肉麻话的那部分吧,”Steve嗅了嗅玫瑰。大概是因为被藏在外套下面,花瓣有些受挤,但芬芳不减。“幸亏我不过敏。来,过来,脸给我亲一下。”

 

“喔唷,这么横?而且真这么简单就完事了?”

 

“用用脑子,今天肯定是不能让你一上床就睡觉的。”

 

Bucky走近,脸伸了过来,翻了翻眼睛。“口气真大。”

 

Steve抬脸亲了他一下。“一贯如此。再说,你是怎么弄来的?”

 

“还能怎么弄来的?他们都以为我是想爬进哪个姑娘的窗户了,没办法,哥名声在外啊。”闻言Steve哼了一声,Bucky接着说:“不过这么说也没差多少——”Steve胳膊肘狠狠顶了他一下——“喂!你不能这么对待一个虔诚的求爱者——”

 

“你又没从咱们窗户爬进来,还好意思叫自己虔诚的求爱者?”

 

“Stevie,咱们住在三楼,”Bucky瞪了他一眼。

 

“原来区区几尺的距离就能挡住你炽热的心啊,虔诚的求爱者。”

 

“混球。给你弄朵花就是这个下场。”

 

Steve探过头去在他嘴上啄了一口。“是,就这个下场,”之后语气又不禁柔和下来,“谢谢,Buck,真的。”

 

“只是,你知道的,一周了。”Bucky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是啊,一周了。没有酒给你壮胆,你还打算等多久?到死?”Steve抱住他。

 

“你还好意思说我。”Bucky低下头,脸贴着他头侧,鼻子埋进他头发深深呼吸着。“总之我想,还是得做点什么的。抱歉它没有包装。”

 

“多浪漫的人啊,你。”

 

“闭嘴。”

 

1944

 

夜里,Bucky放过哨被替下来,躺下挤在Steve旁边。过了没多久,Bucky轻声说:“你还没睡。”

 

他没有,于是动了动,难以置信地跟Bucky贴得更紧了些。过了不知多久,Bucky还是没有睡着,Steve感觉得出来。他嘟囔,“破地方真他妈冷。”Bucky哼了一声:“这还用你说。”然后他转过身来,面朝着Steve。

 

Steve等他开口。

 

终于,Bucky说:“有样东西我想让你收着。”

 

“什么?”

 

Bucky把胳膊抬上来,伸进了自己的领口,摸摸索索着一扯。“抱歉,没地方搞包装去。”

 

Steve愣住了。“你……不能把你的狗牌给我。”

 

“怎么就他妈不能。”

 

“你——”觉得你回不去了吗?Steve重重吞咽着,逼自己改口,“这样不是违规吗?”

 

Bucky顿了一下。“我还在这跟你说话,就是因为你个白痴违了规一个人跑到了奥地利。”Steve不知道说什么好,Bucky攥着狗牌的手已经找到了他的手。“拿着。”

 

他想了想,张手接了过来,另一手也伸进自己的领口,扯下了自己的牌子,塞在Bucky手里。Bucky迟疑了一下,毫无异议地戴在了脖子上。Steve也照着做了。

 

“现在——”我也正式是你的了。“我猜我们谁都没法真正死掉了。”Steve语气故作轻快。

 

Bucky无声地大笑起来,借着黑暗的掩护,轻轻地吻了他一下。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举动,他们只是停在那里,然后额头相抵。

 

“等我们回总部的,你该找个时间刮一下脸。”Steve耳语。

 

Bucky用手指狠狠戳了一下他的肋部,没有动地方。“Punk.”

 

“Jerk.”

 

2015

 

准备搬到Stark大厦的前一天晚上,Steve去请Sam吃了顿饭。他回到公寓,开门点灯,挂起外套,发现茶几上有一朵红玫瑰。单单一朵花摆在那里,没有任何其他的装饰。

 

Steve觉得膝盖一软,勉强走了几步瘫坐在沙发上。没有署名的纸条,但他觉得他知道是谁把它摆在那里的。

 

他想起好多年前那朵玫瑰,后来他们找了个空锡罐接上清水,把花插在了里面。赶在花开败之前,他画了好几个角度的素描。

 

他笑起来,泪流满面。

 

2017

 

Steve坐在床边的椅子上。Bucky装上了新的机械臂,刚从手术室出来几个小时,在强效麻醉的作用下还睡着。Steve两手握住他插着几个针头的那只手,拇指在他的指背上打着小小的圈儿。

 

Steve微笑起来。他可以一整天坐在这里,除了这个什么都不做。他弯下身去伏在Bucky手边,闭上眼。

 

过了一会,Steve感觉自己的手被轻轻捏了捏。他睁开眼睛坐起来,看着还在眨眼适应光线的Bucky。“嘿,Buck,”Steve笑容满面打着招呼。Bucky完全睁开眼后迅速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目光锁定在了Steve的脸上,懒懒一笑。“嘿。”

 

“感觉怎么样?”

 

“药劲还没过,”Bucky皱起眉头,含糊地说。“不管他们给我用的什么吧。你要叫人来吗?”

 

“嗯,不过……”Steve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下定决心,把手伸进了口袋。“先等一下,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Bucky扬起了眉毛。“你就是等不了,huh?”

 

“Yep,”Steve取出了一枚戒指,简单的纯金,没有什么花哨的装饰。“现在两个男的也可以这么做了。现在你醒了,还又有了只左手,我好像没有理由再等了。抱歉,我没心思搞包装。”

 

Bucky愣住了,瞪大了眼睛。“你——你认真的?”

 

“百分之百。”

 

“现在真的不是个好时候——”

 

“永远没有什么好时候,你想再等多久?再等个七十年吗?”

 

“而且我还——”

 

“打住。在这打住。我不管你现在怎么样。”Steve打断了他。

 

Bucky顿了一下,叹了口气。“我怎么说你都不会改主意的,是不是。”

 

“不会。你倒可以试试,来吧。”

 

“我没这精力跟你争,”Bucky无奈地撇了撇嘴,神色复杂地看着Steve。Steve拒绝退缩。

 

Bucky闭上眼睛,小声咕哝着,“算了,去他妈的。过来吧。”

 

“你这是答应了吗?”

 

“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Bucky好笑地说。

 

“哈,经常。在你自以为有理的时候。比如——”

 

“好了好了,我答应,我答应。别废话了,”他不耐烦地说,然后:“你到底要不要来吻我?”

 

“不,我要去跟别人倾诉我至死不渝的爱。你开玩笑的吧?怎么可能不要。”说罢,他凑了过去。

 

-End-

评论
热度(122)
  1. 存文小仓库Oxycontin 转载了此文字

© 存文小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